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女醫生顧海慧的援藏故事 家中的寶寶才一歲多

2018-1-14 04:26:45

來源:解放日報 作者:陳瓊珂 選稿:吳春偉

  顧海慧推開家門,18個月大的寶寶躲在爸爸身後,害羞地看著媽媽。這一刻,與她之前設想的場景並不一樣。一兩個小時之後,寶寶才又和媽媽親密無間。

  近日,受上海市衛計委指派,上海長海醫院輸血科醫師顧海慧,作為軍隊和輸血醫學的唯一一名專家代表,圓滿完成赴西藏日喀則地區援建任務,載譽回滬。

  “我是中共黨員,是一名軍人,科室裏沒有比我更合適的人選了!”顧海慧身材修長,看上去有些文弱、不善言辭,但做事認真、業務精湛,目前擔任上海市醫學會臨床輸血分會青委會副主任委員、上海市臨床輸血質控中心秘書。任務10月份下達後,她克服腰椎間盤突出、右側膝關節半月板II°損傷,以及寶寶剛滿周歲無人照看等困難,主動請纓踏上援藏路。

  日喀則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一下飛機,顧海慧就感受了雪域高原特有的高原反應,心率直達100次/分,氧飽和度降至82%,頭疼欲裂、眼漲酸痛、四肢無力。顧不上調整休息,她立即投入到工作中去。

  援建的日喀則市人民醫院剛搬至新院區,還處於試運行階段,沒有獨立的輸血科。醫院的血庫和交叉配血室設置在門診二樓檢驗科內,位置不合理,佈局不符合衛生學要求,污染區與非污染區沒有分開,是急需解決的首要問題。

  然而,經過多次溝通、協調,方案做了好幾套,還是不能將輸血科改善達標。缺氧加上焦慮,睡眠成了大問題,每天晚上她必須依靠安眠藥才能入睡。後來,她將輸血科的位置和佈局拍成視頻,傳給長海醫院輸血科錢寶華主任,在錢主任的指導下,終於將輸血科重新佈局到合理位置。

  該醫院也沒有實現輸血資訊化,交叉配血和發血都是手工登記並核查。沒有資訊化,她就用最原始的數據統計方法,和藏族同事一起翻閱交叉配血本和發血本,經過一週的加班加點,將近年發出的血液,按照品種、血型和科室進行匯總並統計分析,制定出下一步臨床用血計劃並指導臨床合理用血。

  空氣乾燥和紫外線強烈造成顧海慧每天鼻部出血,眼睛乾燥,睡覺依賴安眠藥。她一邊吸氧一邊工作成了常態。身體的痛苦可以咬牙堅持,但思念之情卻讓她幾次淚下。援藏期間,家中寶寶生病、嘔吐、腹瀉,哭著找媽媽,顧海慧只能看著視頻偷偷抹眼淚。

  為了讓她安心工作,家中老人專程從老家趕到上海,幫她照顧孩子,解決她的後顧之憂。回到家中,她欣喜地看到,寶寶長高了不少,獨立了不少。

  經過不懈努力,日喀則市人民醫院獨立的輸血科、完整的科室規章制度和品質管理體系得以建立。作為第一負責人,顧海慧帶領輸血科同事在日喀則市人民醫院三甲現場評審中,分別接受了醫療、護理和院感三個組的檢查,順利通過“三甲”評審。

  現在援藏工作雖然結束了,顧海慧表示要以日喀則市人民醫院援建為契機,建立長期幫扶工作,促進高原輸血醫學的發展,“能為西藏同胞盡一份力,我感到很自豪”。

上一篇稿件

女醫生顧海慧的援藏故事 家中的寶寶才一歲多

2018年1月14日 04:26 來源:解放日報

  顧海慧推開家門,18個月大的寶寶躲在爸爸身後,害羞地看著媽媽。這一刻,與她之前設想的場景並不一樣。一兩個小時之後,寶寶才又和媽媽親密無間。

  近日,受上海市衛計委指派,上海長海醫院輸血科醫師顧海慧,作為軍隊和輸血醫學的唯一一名專家代表,圓滿完成赴西藏日喀則地區援建任務,載譽回滬。

  “我是中共黨員,是一名軍人,科室裏沒有比我更合適的人選了!”顧海慧身材修長,看上去有些文弱、不善言辭,但做事認真、業務精湛,目前擔任上海市醫學會臨床輸血分會青委會副主任委員、上海市臨床輸血質控中心秘書。任務10月份下達後,她克服腰椎間盤突出、右側膝關節半月板II°損傷,以及寶寶剛滿周歲無人照看等困難,主動請纓踏上援藏路。

  日喀則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一下飛機,顧海慧就感受了雪域高原特有的高原反應,心率直達100次/分,氧飽和度降至82%,頭疼欲裂、眼漲酸痛、四肢無力。顧不上調整休息,她立即投入到工作中去。

  援建的日喀則市人民醫院剛搬至新院區,還處於試運行階段,沒有獨立的輸血科。醫院的血庫和交叉配血室設置在門診二樓檢驗科內,位置不合理,佈局不符合衛生學要求,污染區與非污染區沒有分開,是急需解決的首要問題。

  然而,經過多次溝通、協調,方案做了好幾套,還是不能將輸血科改善達標。缺氧加上焦慮,睡眠成了大問題,每天晚上她必須依靠安眠藥才能入睡。後來,她將輸血科的位置和佈局拍成視頻,傳給長海醫院輸血科錢寶華主任,在錢主任的指導下,終於將輸血科重新佈局到合理位置。

  該醫院也沒有實現輸血資訊化,交叉配血和發血都是手工登記並核查。沒有資訊化,她就用最原始的數據統計方法,和藏族同事一起翻閱交叉配血本和發血本,經過一週的加班加點,將近年發出的血液,按照品種、血型和科室進行匯總並統計分析,制定出下一步臨床用血計劃並指導臨床合理用血。

  空氣乾燥和紫外線強烈造成顧海慧每天鼻部出血,眼睛乾燥,睡覺依賴安眠藥。她一邊吸氧一邊工作成了常態。身體的痛苦可以咬牙堅持,但思念之情卻讓她幾次淚下。援藏期間,家中寶寶生病、嘔吐、腹瀉,哭著找媽媽,顧海慧只能看著視頻偷偷抹眼淚。

  為了讓她安心工作,家中老人專程從老家趕到上海,幫她照顧孩子,解決她的後顧之憂。回到家中,她欣喜地看到,寶寶長高了不少,獨立了不少。

  經過不懈努力,日喀則市人民醫院獨立的輸血科、完整的科室規章制度和品質管理體系得以建立。作為第一負責人,顧海慧帶領輸血科同事在日喀則市人民醫院三甲現場評審中,分別接受了醫療、護理和院感三個組的檢查,順利通過“三甲”評審。

  現在援藏工作雖然結束了,顧海慧表示要以日喀則市人民醫院援建為契機,建立長期幫扶工作,促進高原輸血醫學的發展,“能為西藏同胞盡一份力,我感到很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