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身為哨兵的酸甜苦辣:在武警“申城第一哨”站崗

2018-1-14 04:26:39

來源:解放日報 作者:陳瓊珂 選稿:吳春偉

  寒風蕭瑟,明月高挂。

  李偉康第一次踏上上海市政府門前的中隊禮賓哨。這個哨位的全稱是武警上海總隊執勤四支隊十二中隊市政府禮賓哨,被稱為“申城第一哨”,位於上海最中心,面朝寬闊的人民廣場,背靠南京路的盛世繁華。

  此時此刻,李偉康眼前的世界無比富足、充實。然而,寒徹骨髓的夜風讓他激動、興奮的心情在15分鐘內消耗殆盡。人民廣場的哨兵是萬千矚目的焦點,可眼前除了偶爾路過的外賣小哥,僅有幽黃的路燈與之相伴。

  次日早飯後,副班長曾增看著無精打采的李偉康,調侃道:“原本以為儘是繁華,沒想到成了形單影隻的雕像,估計就是你現在的感受吧。”

  曾增給李偉康講了個故事。2010年世博會,中隊擔負執勤安保任務。一次,因為任務需要,禮賓哨延後交接,班長孫明智從淩晨0時一直站到早上5時。

  “其實每個哨兵都一樣,一開始滿懷期待,真正站上哨位才知道其中的心酸與不易。‘明星哨’不是因為地理位置特殊,而是因為能在繁華世界中守得住寂寞。”

  在這個哨位,與親朋好友相遇的幾率並不低。士官宋林留隊後還未休過假,父母想兒心切,特地來隊看望兒子,從人民廣場地鐵站出來時,正趕上宋林接哨,看到幾年未見的父母,宋林也沒有辦法言語,父母一直等到宋林下哨才進中隊。

  去年,孫明智的父母給他找了對象,打算過了年休假回去見面,節前女方公司在上海開年會,聽説即將見面的男友在人民廣場當兵,女孩特地拿著“牽線人”給的照片,到人民廣場希望“一睹真容”,約莫等了3個鐘頭,女孩發現哨位上真人版的孫明智比“牽線人”口中的描述有過之而無不及。

  “同志,請離開,我們正在執勤!”未等女孩靠近,孫明智馬上發出警告。突如其來的冷漠,女孩始料未及。其實,孫明智也存有女孩照片,女孩在哨位停留許久,早已引起孫明智警覺,雖有80%的確認度,但因為執勤規定,只能假裝不識。

  後來,消除誤解,冰釋前嫌,女孩在微信中説:路過你的全世界,我願陪你看霓虹閃爍,也願意陪你守候寂寞,我不想只當一個過客。

  在中隊,大家都喜歡站4時到6時的哨,因為這一班哨能與一位早鍛鍊的大爺“偶遇”。這位大爺姓吳,家住附近的石庫門弄堂內,年輕的時候也曾參軍入伍,從地方工廠退休以後養成晨跑的習慣。每天5點,老人都會雷打不動地出現在人民廣場國旗臺前,遠遠向執勤哨兵敬一個莊重的軍禮,然後開始跑步,十幾年來從未間斷。

  親人相視無言、女友尷尬路過、老人默默鼓勵……哨位上的全世界,如同蒙太奇一樣從哨兵眼前略過,五味雜陳。

  李偉康慢慢體會到屬於哨兵的悲歡離合和忠誠擔當。三年前,他坐著卡車進入軍營,略帶緊張地四處張望。如今,他各項軍事技能過硬,肩負起守衛申城核心區的重任。三年時光,每天在晨曦中迎來嘹亮的哨音,開啟一天緊張的生活。營區、哨位,兩點一線,週而复始。有時也覺得哨位上的世界機械乏味,甚至有點寂寞和無趣,但是每一滴汗水都代表著一份驕傲,每一道傷疤都是警衛兵的勳章。

  又是一個夜哨。眼前的人流車流轉瞬即逝,眼前的世界千變萬化,唯一不變的,就是那三尺崗臺,那昂然挺立的市政府警衛兵和一顆軍人的心。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身為哨兵的酸甜苦辣:在武警“申城第一哨”站崗

2018年1月14日 04:26 來源:解放日報

  寒風蕭瑟,明月高挂。

  李偉康第一次踏上上海市政府門前的中隊禮賓哨。這個哨位的全稱是武警上海總隊執勤四支隊十二中隊市政府禮賓哨,被稱為“申城第一哨”,位於上海最中心,面朝寬闊的人民廣場,背靠南京路的盛世繁華。

  此時此刻,李偉康眼前的世界無比富足、充實。然而,寒徹骨髓的夜風讓他激動、興奮的心情在15分鐘內消耗殆盡。人民廣場的哨兵是萬千矚目的焦點,可眼前除了偶爾路過的外賣小哥,僅有幽黃的路燈與之相伴。

  次日早飯後,副班長曾增看著無精打采的李偉康,調侃道:“原本以為儘是繁華,沒想到成了形單影隻的雕像,估計就是你現在的感受吧。”

  曾增給李偉康講了個故事。2010年世博會,中隊擔負執勤安保任務。一次,因為任務需要,禮賓哨延後交接,班長孫明智從淩晨0時一直站到早上5時。

  “其實每個哨兵都一樣,一開始滿懷期待,真正站上哨位才知道其中的心酸與不易。‘明星哨’不是因為地理位置特殊,而是因為能在繁華世界中守得住寂寞。”

  在這個哨位,與親朋好友相遇的幾率並不低。士官宋林留隊後還未休過假,父母想兒心切,特地來隊看望兒子,從人民廣場地鐵站出來時,正趕上宋林接哨,看到幾年未見的父母,宋林也沒有辦法言語,父母一直等到宋林下哨才進中隊。

  去年,孫明智的父母給他找了對象,打算過了年休假回去見面,節前女方公司在上海開年會,聽説即將見面的男友在人民廣場當兵,女孩特地拿著“牽線人”給的照片,到人民廣場希望“一睹真容”,約莫等了3個鐘頭,女孩發現哨位上真人版的孫明智比“牽線人”口中的描述有過之而無不及。

  “同志,請離開,我們正在執勤!”未等女孩靠近,孫明智馬上發出警告。突如其來的冷漠,女孩始料未及。其實,孫明智也存有女孩照片,女孩在哨位停留許久,早已引起孫明智警覺,雖有80%的確認度,但因為執勤規定,只能假裝不識。

  後來,消除誤解,冰釋前嫌,女孩在微信中説:路過你的全世界,我願陪你看霓虹閃爍,也願意陪你守候寂寞,我不想只當一個過客。

  在中隊,大家都喜歡站4時到6時的哨,因為這一班哨能與一位早鍛鍊的大爺“偶遇”。這位大爺姓吳,家住附近的石庫門弄堂內,年輕的時候也曾參軍入伍,從地方工廠退休以後養成晨跑的習慣。每天5點,老人都會雷打不動地出現在人民廣場國旗臺前,遠遠向執勤哨兵敬一個莊重的軍禮,然後開始跑步,十幾年來從未間斷。

  親人相視無言、女友尷尬路過、老人默默鼓勵……哨位上的全世界,如同蒙太奇一樣從哨兵眼前略過,五味雜陳。

  李偉康慢慢體會到屬於哨兵的悲歡離合和忠誠擔當。三年前,他坐著卡車進入軍營,略帶緊張地四處張望。如今,他各項軍事技能過硬,肩負起守衛申城核心區的重任。三年時光,每天在晨曦中迎來嘹亮的哨音,開啟一天緊張的生活。營區、哨位,兩點一線,週而复始。有時也覺得哨位上的世界機械乏味,甚至有點寂寞和無趣,但是每一滴汗水都代表著一份驕傲,每一道傷疤都是警衛兵的勳章。

  又是一個夜哨。眼前的人流車流轉瞬即逝,眼前的世界千變萬化,唯一不變的,就是那三尺崗臺,那昂然挺立的市政府警衛兵和一顆軍人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