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上百萬隻候鳥崇明歇腳 滬邊防衛士開展護鳥行動

2018-1-14 04:26:20

來源:解放日報 作者:陳瓊珂 選稿:吳春偉

  

  邊防官兵徒步在蘆葦蕩裏搜尋,十分消耗體力。均劉浩攝

  每年,全球有數十億隻候鳥會在自己的繁殖地和越冬地之間進行跨越洲際的遷徙。我國長江口的崇明島因其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和自然環境,是西伯利亞至澳大利亞鳥類遷徙航線上的最佳歇腳點,每年在此聚集的鳥類有上百萬隻。

  近日,記者隨上海市公安邊防總隊崇明邊防大隊的官兵深入崇明島和橫沙島腹地,實地體驗護鳥行動。

  蘆葦叢中發現可疑物品

  12月13日中午,東灘氣溫接近冰點。驅車進入保護區後,邊防官兵將警車停在海堤上,隨即換上了連體下水服,攜帶著望遠鏡,調試好對講機,做好巡邏前的各項準備。

  “警車只能在海堤上開,保護區內的灘塗深淺不一,且車輛進入會影響到鳥類生息。”橫沙港邊防派出所副教導員王思銘叮囑著巡邏注意事項。

  “看1點鐘方向!”橫沙港邊防派出所警官施囿馳把望遠鏡遞給身邊的戰士,“當中有塊凹陷的蘆葦叢,邊上還有根竹竿。”

  他安排一名戰士在海堤制高點觀察,又帶領一名戰士隨他進入蘆葦叢搜索。進入一人高的蘆葦叢,沒走幾步就容易迷路,他們一邊聽著堤上戰士給出的方向訊號,一邊艱難地在蘆葦叢中趟出一條道。

  在靠近搜索目標的過程中,一名戰士突然痛苦蹲下並呼叫戰友!原來,尖銳的蘆葦稈刺破了他的防水連體褲,他的腳踝被蘆葦稈擦傷,短暫調整後,他繼續和戰友搜索前進。

  在灘塗上艱難前進了約30分鐘後,邊防官兵抵達望遠鏡中觀察到的可疑位置,發現了一塊被壓平的約10平方米蘆葦叢,裏面有礦泉水瓶和塑膠桶若干、一根帶有殘留網絲的竹竿。“這裡有不止一人逗留的痕跡,殘留的網絲是撤網後留下的。”

  鳥類天堂不容有偷獵者

  跟隨邊防官兵繼續搜索前進兩個多小時,手機已經沒有了通訊信號,腕錶顯示步數已接近9000步。

  按照今天的巡查重點,邊防官兵手拉著手,深一腳淺一腳進入灘塗涉水搜索,腳面不慎陷入淤泥的邊防戰士幾次踉蹌差點跌倒。等候20分鐘後,官兵們拖著一長串“地龍”從濕地中現身。“這個‘地龍’主要是捕撈濕地裏魚類、蟹類的,但是鳥類一旦捕食也容易被困住,我們都要清理。”

  在岸上清理網具的過程中,邊防官兵發現一隻困死的小鳥。經鑒定,這是一隻不慎被纏住的林鳥,並非越冬候鳥。

  傍晚時分,氣溫驟降,邊防官兵褪去滿是泥漿的防水褲,整理裝具。閃耀的警燈劃過保護區,護衛著這一片鳥類天堂的安寧與祥和。

  據工作人員介紹,來保護區越冬的候鳥每年以3000隻左右的速度增加,其中不乏東方白鸛、黑鸛、白頭鶴等瀕危鳥類。就在近期一次巡查中,科研人員一次性發現十余只國家一級保護動物東方白鸛。

  隨著圍墾工程的開展,崇明三島的濕地資源愈加豐富,位於上海長江口最東端的橫沙島,是崇明三島中最嬌小的一座島,被譽為上海最後一塊“處女地”,裏面至今未通隧橋,保持著良好的生態環境。近年來,橫沙東灘圍墾工程已將小島向東擴大了100余平方公里,圍墾後的灘塗環境成為越冬鳥群的“新寵”,在此逗留的候鳥逐年增長,而捕獵者也蠢蠢欲動。

  邊防官兵是愛鳥宣傳員

  東灘國家鳥類自然保護區位於東旺沙邊防派出所轄區內,面積192平方公里,是世界上為數不多的野生鳥類集居、棲息地之一。

  包伣是上海市邊防總隊東旺沙邊防派出所教導員,身穿一身綠軍裝,膚色黝黑,性格爽朗,語調鏗鏘。從2005年起就在此守護著鳥類,也是2011年度中國野生動物保護協會“斯巴魯生態保護獎”的獲得者。

  每逢秋冬季節,在192平方公里的保護區內,隱蔽布網、定點投毒的不法分子就和他打起了“遊擊戰”。除了每日帶領邊防派出所官兵進行巡邏和搜索,包伣還積極和當地動物保護部門、企事業單位、黨團組織組成護鳥志願者團隊,建立聯勤機制。

  “現在我手機裏有十幾個鳥類保護的微信群,有的是當地工作和生活的志願者,也有的是熱愛鳥類的攝影愛好者。”邊防官兵還是愛鳥宣傳員。每年“愛鳥周”,官兵們都要帶著地球儀和宣傳板向居民和遊客宣傳愛鳥知識,為當地農戶出謀劃策,在農田搭建頂棚、扎捆稻草人,驅散啄食莊稼的越冬候鳥。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上百萬隻候鳥崇明歇腳 滬邊防衛士開展護鳥行動

2018年1月14日 04:26 來源:解放日報

  

  邊防官兵徒步在蘆葦蕩裏搜尋,十分消耗體力。均劉浩攝

  每年,全球有數十億隻候鳥會在自己的繁殖地和越冬地之間進行跨越洲際的遷徙。我國長江口的崇明島因其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和自然環境,是西伯利亞至澳大利亞鳥類遷徙航線上的最佳歇腳點,每年在此聚集的鳥類有上百萬隻。

  近日,記者隨上海市公安邊防總隊崇明邊防大隊的官兵深入崇明島和橫沙島腹地,實地體驗護鳥行動。

  蘆葦叢中發現可疑物品

  12月13日中午,東灘氣溫接近冰點。驅車進入保護區後,邊防官兵將警車停在海堤上,隨即換上了連體下水服,攜帶著望遠鏡,調試好對講機,做好巡邏前的各項準備。

  “警車只能在海堤上開,保護區內的灘塗深淺不一,且車輛進入會影響到鳥類生息。”橫沙港邊防派出所副教導員王思銘叮囑著巡邏注意事項。

  “看1點鐘方向!”橫沙港邊防派出所警官施囿馳把望遠鏡遞給身邊的戰士,“當中有塊凹陷的蘆葦叢,邊上還有根竹竿。”

  他安排一名戰士在海堤制高點觀察,又帶領一名戰士隨他進入蘆葦叢搜索。進入一人高的蘆葦叢,沒走幾步就容易迷路,他們一邊聽著堤上戰士給出的方向訊號,一邊艱難地在蘆葦叢中趟出一條道。

  在靠近搜索目標的過程中,一名戰士突然痛苦蹲下並呼叫戰友!原來,尖銳的蘆葦稈刺破了他的防水連體褲,他的腳踝被蘆葦稈擦傷,短暫調整後,他繼續和戰友搜索前進。

  在灘塗上艱難前進了約30分鐘後,邊防官兵抵達望遠鏡中觀察到的可疑位置,發現了一塊被壓平的約10平方米蘆葦叢,裏面有礦泉水瓶和塑膠桶若干、一根帶有殘留網絲的竹竿。“這裡有不止一人逗留的痕跡,殘留的網絲是撤網後留下的。”

  鳥類天堂不容有偷獵者

  跟隨邊防官兵繼續搜索前進兩個多小時,手機已經沒有了通訊信號,腕錶顯示步數已接近9000步。

  按照今天的巡查重點,邊防官兵手拉著手,深一腳淺一腳進入灘塗涉水搜索,腳面不慎陷入淤泥的邊防戰士幾次踉蹌差點跌倒。等候20分鐘後,官兵們拖著一長串“地龍”從濕地中現身。“這個‘地龍’主要是捕撈濕地裏魚類、蟹類的,但是鳥類一旦捕食也容易被困住,我們都要清理。”

  在岸上清理網具的過程中,邊防官兵發現一隻困死的小鳥。經鑒定,這是一隻不慎被纏住的林鳥,並非越冬候鳥。

  傍晚時分,氣溫驟降,邊防官兵褪去滿是泥漿的防水褲,整理裝具。閃耀的警燈劃過保護區,護衛著這一片鳥類天堂的安寧與祥和。

  據工作人員介紹,來保護區越冬的候鳥每年以3000隻左右的速度增加,其中不乏東方白鸛、黑鸛、白頭鶴等瀕危鳥類。就在近期一次巡查中,科研人員一次性發現十余只國家一級保護動物東方白鸛。

  隨著圍墾工程的開展,崇明三島的濕地資源愈加豐富,位於上海長江口最東端的橫沙島,是崇明三島中最嬌小的一座島,被譽為上海最後一塊“處女地”,裏面至今未通隧橋,保持著良好的生態環境。近年來,橫沙東灘圍墾工程已將小島向東擴大了100余平方公里,圍墾後的灘塗環境成為越冬鳥群的“新寵”,在此逗留的候鳥逐年增長,而捕獵者也蠢蠢欲動。

  邊防官兵是愛鳥宣傳員

  東灘國家鳥類自然保護區位於東旺沙邊防派出所轄區內,面積192平方公里,是世界上為數不多的野生鳥類集居、棲息地之一。

  包伣是上海市邊防總隊東旺沙邊防派出所教導員,身穿一身綠軍裝,膚色黝黑,性格爽朗,語調鏗鏘。從2005年起就在此守護著鳥類,也是2011年度中國野生動物保護協會“斯巴魯生態保護獎”的獲得者。

  每逢秋冬季節,在192平方公里的保護區內,隱蔽布網、定點投毒的不法分子就和他打起了“遊擊戰”。除了每日帶領邊防派出所官兵進行巡邏和搜索,包伣還積極和當地動物保護部門、企事業單位、黨團組織組成護鳥志願者團隊,建立聯勤機制。

  “現在我手機裏有十幾個鳥類保護的微信群,有的是當地工作和生活的志願者,也有的是熱愛鳥類的攝影愛好者。”邊防官兵還是愛鳥宣傳員。每年“愛鳥周”,官兵們都要帶著地球儀和宣傳板向居民和遊客宣傳愛鳥知識,為當地農戶出謀劃策,在農田搭建頂棚、扎捆稻草人,驅散啄食莊稼的越冬候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