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86歲的老勞模托黃寶妹:這裡是我們的幸福源泉

2018-1-14 04:22:40

來源:解放日報 作者:彭薇 選稿:吳春偉

  

  最近,86歲的黃寶妹在電視新聞裏看見,上海發佈黨的誕生地形象標識,她開心地招呼家人一起看。“上海是黨的誕生地,上海人民很光榮,有責任把上海建設得更好。”老人托孫子為她辦件事,專程去中共一大會址留言。

  黃寶妹曾是上海市國棉十七廠的紡織工人,上世紀五十年代被評為全國勞模和上海市勞模,多次受到毛澤東、周恩來等老一輩國家領導人接見。“想想過去的艱辛,更要珍惜今天的幸福。”她説,“幸福不會從天上掉下來,要靠每個人艱苦奮鬥,努力奉獻,國家才會越來越強,生活才會越來越好。”

  辦公室裏坐不住,“我願意一直當工人”

  黃寶妹對黨特別有感情,從舊社會一路走來的她深知,是共産黨帶領大家走向幸福,人民當家做了主人,社會安定不再動蕩。

  “解放前,我們今天逃難,明天受災,吃了上頓愁下頓。”為了全家人的生計,黃寶妹12歲起就跟著母親,每天下午去東海灘,赤腳踏海水,上船挑一擔20多斤的鹽回家,第二天早早起床,挑上鹽再趕十公里路,到高廟賣鹽。

  後來,鹽不好賣,她又轉去一家日本人開設的工廠紡紗勞動,常受工頭欺壓。“工頭做一個動作,讓我們一練就是三四個小時,腿站酸了不説,手指的皮被紗磨破,勒出了血。”那些年,社會動蕩,生活得不到安寧。

  黃寶妹回憶,1949年5月27日那天,上海解放了。“像天降神兵一樣,上海駐滿了解放軍,他們露宿街頭,待人和氣。”當宣佈廢除“拿摩溫”制度和抄身制時,曾經是包身工的工人們心情舒暢,揚眉吐氣。

  從那時起,黃寶妹懷著對共産黨的感激之情,積極勞動,一心想著多紡紗、紡好紗。在一些技能好手的啟發下,她摸索了許多工作法,降低了生産成本,提高了生産效率。1952年11月,她光榮入黨。1953年,她被評為紡織工業部首屆全國勞模。之後,黃寶妹跟隨黨組織第一次踏入一大會址,腦海裏就像“放電影”一樣,曾經的苦難和如今的幸福全部涌了出來,“我們對這裡的感情很獨特,對我來説它很神聖,因為這裡是我們幸福的原點。”

  評上勞模,黃寶妹坐火車去北京開會途中,看到許多農民在田地裏光著膀子幹活,沒衣服穿,皮膚曬得通紅,孩子們衣衫襤褸。那一刻,她鼻酸了,心中暗想:好好勞動,好好工作,不單是報恩感恩,紡織工人還有責任讓全國人民穿上新衣。

  26歲那年,組織任命黃寶妹當幹部。可坐在辦公室沒幾天,她渾身不舒服,又找到上級部門要求回車間,“生産很有意義,我願意一直當工人。”就這樣,黃寶妹當了一輩子工人,她説,“人活著有事情做,為社會做貢獻就有意義,也活得更幸福。”

  工作可以退休,“黨員身份可沒有退休”

  大橋街道近日的一次創新創業志願者活動中,86歲的黃寶妹又趕來了,大家都親熱地叫她“黃媽媽”。她中氣十足,聲音洪亮,“工作可以退休,黨員身份可沒有退休,思想上不能退休。”她説,入黨宣誓時説要為共産主義事業奮鬥終身,“自己應該量力而行,做點事情”。

  黃媽媽所在的小區正在進行業委會換屆,居委幹部找到她,讓她幫忙尋覓人選。黃媽媽又開始走家串戶,遊説熱心人士。“小區也是家。”她説,居委幹部只有幾個人,不靠大家怎麼行?“我們黨幹革命、搞建設,歷來是發動群眾、依靠群眾。”在她看來,不忘初心、牢記使命、永遠奮鬥,就要靠大家,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

  退休後,作為本市“百老講師團”的一員,黃寶妹多次踏入一大會址參加宣講活動。在這個我們黨出征的地方,她誠懇地和年輕人説心裏話。“現在我們的生活比以前好多了,我們不能忘本,要飲水思源。”黃媽媽説,説到底,幸福不是索取,而是奉獻,發揮自己的價值。上世紀八十年代,黃寶妹退休後,應新疆某建設兵團邀請,前往新疆石河子市協助建棉紡廠。她不計報酬,數次進出新疆,從廠房設計到購買設備、人員挑選、技術培訓,熱心幫忙。“如果全國的黨員都能嚴格要求自己,國家能不繁榮富強嗎?”

  黃媽媽説,她打算帶著晚輩再去一大會址走走。“一大、二大、四大會址都在上海,是城市的驕傲與榮光。”黃寶妹説,一大會址是我們黨夢想起航的地方,新時代我們更要用自己的智慧和才幹踐行人生價值,“懷著初心,奮鬥吧,這是我們的幸福源泉。”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86歲的老勞模托黃寶妹:這裡是我們的幸福源泉

2018年1月14日 04:22 來源:解放日報

  

  最近,86歲的黃寶妹在電視新聞裏看見,上海發佈黨的誕生地形象標識,她開心地招呼家人一起看。“上海是黨的誕生地,上海人民很光榮,有責任把上海建設得更好。”老人托孫子為她辦件事,專程去中共一大會址留言。

  黃寶妹曾是上海市國棉十七廠的紡織工人,上世紀五十年代被評為全國勞模和上海市勞模,多次受到毛澤東、周恩來等老一輩國家領導人接見。“想想過去的艱辛,更要珍惜今天的幸福。”她説,“幸福不會從天上掉下來,要靠每個人艱苦奮鬥,努力奉獻,國家才會越來越強,生活才會越來越好。”

  辦公室裏坐不住,“我願意一直當工人”

  黃寶妹對黨特別有感情,從舊社會一路走來的她深知,是共産黨帶領大家走向幸福,人民當家做了主人,社會安定不再動蕩。

  “解放前,我們今天逃難,明天受災,吃了上頓愁下頓。”為了全家人的生計,黃寶妹12歲起就跟著母親,每天下午去東海灘,赤腳踏海水,上船挑一擔20多斤的鹽回家,第二天早早起床,挑上鹽再趕十公里路,到高廟賣鹽。

  後來,鹽不好賣,她又轉去一家日本人開設的工廠紡紗勞動,常受工頭欺壓。“工頭做一個動作,讓我們一練就是三四個小時,腿站酸了不説,手指的皮被紗磨破,勒出了血。”那些年,社會動蕩,生活得不到安寧。

  黃寶妹回憶,1949年5月27日那天,上海解放了。“像天降神兵一樣,上海駐滿了解放軍,他們露宿街頭,待人和氣。”當宣佈廢除“拿摩溫”制度和抄身制時,曾經是包身工的工人們心情舒暢,揚眉吐氣。

  從那時起,黃寶妹懷著對共産黨的感激之情,積極勞動,一心想著多紡紗、紡好紗。在一些技能好手的啟發下,她摸索了許多工作法,降低了生産成本,提高了生産效率。1952年11月,她光榮入黨。1953年,她被評為紡織工業部首屆全國勞模。之後,黃寶妹跟隨黨組織第一次踏入一大會址,腦海裏就像“放電影”一樣,曾經的苦難和如今的幸福全部涌了出來,“我們對這裡的感情很獨特,對我來説它很神聖,因為這裡是我們幸福的原點。”

  評上勞模,黃寶妹坐火車去北京開會途中,看到許多農民在田地裏光著膀子幹活,沒衣服穿,皮膚曬得通紅,孩子們衣衫襤褸。那一刻,她鼻酸了,心中暗想:好好勞動,好好工作,不單是報恩感恩,紡織工人還有責任讓全國人民穿上新衣。

  26歲那年,組織任命黃寶妹當幹部。可坐在辦公室沒幾天,她渾身不舒服,又找到上級部門要求回車間,“生産很有意義,我願意一直當工人。”就這樣,黃寶妹當了一輩子工人,她説,“人活著有事情做,為社會做貢獻就有意義,也活得更幸福。”

  工作可以退休,“黨員身份可沒有退休”

  大橋街道近日的一次創新創業志願者活動中,86歲的黃寶妹又趕來了,大家都親熱地叫她“黃媽媽”。她中氣十足,聲音洪亮,“工作可以退休,黨員身份可沒有退休,思想上不能退休。”她説,入黨宣誓時説要為共産主義事業奮鬥終身,“自己應該量力而行,做點事情”。

  黃媽媽所在的小區正在進行業委會換屆,居委幹部找到她,讓她幫忙尋覓人選。黃媽媽又開始走家串戶,遊説熱心人士。“小區也是家。”她説,居委幹部只有幾個人,不靠大家怎麼行?“我們黨幹革命、搞建設,歷來是發動群眾、依靠群眾。”在她看來,不忘初心、牢記使命、永遠奮鬥,就要靠大家,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

  退休後,作為本市“百老講師團”的一員,黃寶妹多次踏入一大會址參加宣講活動。在這個我們黨出征的地方,她誠懇地和年輕人説心裏話。“現在我們的生活比以前好多了,我們不能忘本,要飲水思源。”黃媽媽説,説到底,幸福不是索取,而是奉獻,發揮自己的價值。上世紀八十年代,黃寶妹退休後,應新疆某建設兵團邀請,前往新疆石河子市協助建棉紡廠。她不計報酬,數次進出新疆,從廠房設計到購買設備、人員挑選、技術培訓,熱心幫忙。“如果全國的黨員都能嚴格要求自己,國家能不繁榮富強嗎?”

  黃媽媽説,她打算帶著晚輩再去一大會址走走。“一大、二大、四大會址都在上海,是城市的驕傲與榮光。”黃寶妹説,一大會址是我們黨夢想起航的地方,新時代我們更要用自己的智慧和才幹踐行人生價值,“懷著初心,奮鬥吧,這是我們的幸福源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