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上海版“大風廠”成功自救 奉賢法院“剛柔並濟”破解執行難

2017-12-7 11:46:56

來源:東方網 作者:毛麗君 選稿:任世傑

圖片説明:今天上午,奉賢法院召開“著力破解執行難兩年工作回顧”新聞發佈會。

  東方網記者毛麗君12月7日報道:外籍老闆跑路,公司資産被法院查封,被拖欠工資的員工們在法院的監管下發起自救,隨著被查封的部分生産材料解封,工廠生産恢復了,經過5個月的運營,員工被拖欠的68萬元工資款和補償金全部到位。這是一起真實發生在上海市奉賢區人民法院的關於執行的故事。東方網記者了解到,在對“老賴”保持高壓打擊的同時,奉賢法院創新執行舉措破解執行難,截至10月底,該院在最高院執行綜合質效評分中位居上海法院第一位。

  上海版“大風廠”成功自救 創新舉措破解執行難

  電視劇《人民的名義》中,大風廠出了問題之後,老員工們不想離去,發起自救,工會主席鄭西坡帶頭重新組建公司恢復生産。因和《人民的名義》中大風廠員工自救的故事情節類似,奉賢這家紡織品公司被稱為上海版“大風廠”。

  涉案公司是奉賢當地一家知名的紡織品公司,公司生産隔尿墊並出口海外。生意向來紅火,在奉賢四團鎮算是家喻戶曉的企業。因發展策略不當,導致資金鏈斷裂,2017年多家供應商將該紡織品公司告上法庭,外籍老闆無心收拾爛攤子,一跑了之,奉賢法院查封了紡織品廠的設備和一批進口的PVC料子,計劃拍賣彌補員工被拖欠的工資。

  “拍賣後的設備就不值錢了,客戶大部分我們還聯繫著。我們想恢復生産,把剩下的PVC料子加工好賣了,差不多就是我們員工的工資了。”一次約談中,生産廠長對法院執行法官説。

  經法院排摸了解,涉案公司的産品在市場上具有較強的競爭力,如果對剩餘原材料進行生産銷售,銷售額足以支付員工被拖欠的工資。經過詳細的計劃和安排,在法院的監管下,生産所需的原材料解封了,公司生産恢復了,職工組織起來有序生産自救。

  來自奉賢法院的最新消息,經過5個月的生産自救,該廠員工被拖欠的68萬元工資款和補償金目前已全部到位。“生道執行”是奉賢法院在破解執行難中的一項創新舉措。

  兩年累計直接案件18045件 失信被執行人懲戒高壓不減

  今天上午,奉賢法院召開“著力破解執行難兩年工作回顧”新聞發佈會。東方網記者了解到,創新執行舉措僅該院在破解執行難上的嘗試,而在執行工作中,對失信被執行人的懲戒該院始終保持著高壓態勢不減,最大限度擠壓“老賴”的生存空間。

  據奉賢法院副院長韓峰介紹,法院不斷強化執行強制措施力度。兩年來,該院累計對137名執行人實施司法拘留,97人被拘留後旅行義務,履行金額3300余萬元。同時,法院和區公案、檢察院聯手,合理對被執行人施壓,公安協查方面,奉賢公安兩年來查獲11人並全部予以司法拘留。

  兩年來,奉賢法院累計將3091名被執行人納入失信人黑名單,對6971名被執行人發送限制高消費令。為了最大限度擠壓“老賴”生存空間,法院每年都會製作失信人黑名單展板,並將黑名單直接送進“老賴”生活的社區,對失信人進行高壓打擊。

  據統計,截至10月底,奉賢法院兩年來累計執結案件18045件,實際執行率、執行標的清償率、案均執行標的清償率分別為80.97%、80.20%和81.34%,分別位列上海基層法院第三、第二和第一。截至10月底,奉賢法院在最高院執行綜合質效評分中位居上海法院第一位。

上一篇稿件

上海版“大風廠”成功自救 奉賢法院“剛柔並濟”破解執行難

2017年12月7日 11:46 來源:東方網

圖片説明:今天上午,奉賢法院召開“著力破解執行難兩年工作回顧”新聞發佈會。

  東方網記者毛麗君12月7日報道:外籍老闆跑路,公司資産被法院查封,被拖欠工資的員工們在法院的監管下發起自救,隨著被查封的部分生産材料解封,工廠生産恢復了,經過5個月的運營,員工被拖欠的68萬元工資款和補償金全部到位。這是一起真實發生在上海市奉賢區人民法院的關於執行的故事。東方網記者了解到,在對“老賴”保持高壓打擊的同時,奉賢法院創新執行舉措破解執行難,截至10月底,該院在最高院執行綜合質效評分中位居上海法院第一位。

  上海版“大風廠”成功自救 創新舉措破解執行難

  電視劇《人民的名義》中,大風廠出了問題之後,老員工們不想離去,發起自救,工會主席鄭西坡帶頭重新組建公司恢復生産。因和《人民的名義》中大風廠員工自救的故事情節類似,奉賢這家紡織品公司被稱為上海版“大風廠”。

  涉案公司是奉賢當地一家知名的紡織品公司,公司生産隔尿墊並出口海外。生意向來紅火,在奉賢四團鎮算是家喻戶曉的企業。因發展策略不當,導致資金鏈斷裂,2017年多家供應商將該紡織品公司告上法庭,外籍老闆無心收拾爛攤子,一跑了之,奉賢法院查封了紡織品廠的設備和一批進口的PVC料子,計劃拍賣彌補員工被拖欠的工資。

  “拍賣後的設備就不值錢了,客戶大部分我們還聯繫著。我們想恢復生産,把剩下的PVC料子加工好賣了,差不多就是我們員工的工資了。”一次約談中,生産廠長對法院執行法官説。

  經法院排摸了解,涉案公司的産品在市場上具有較強的競爭力,如果對剩餘原材料進行生産銷售,銷售額足以支付員工被拖欠的工資。經過詳細的計劃和安排,在法院的監管下,生産所需的原材料解封了,公司生産恢復了,職工組織起來有序生産自救。

  來自奉賢法院的最新消息,經過5個月的生産自救,該廠員工被拖欠的68萬元工資款和補償金目前已全部到位。“生道執行”是奉賢法院在破解執行難中的一項創新舉措。

  兩年累計直接案件18045件 失信被執行人懲戒高壓不減

  今天上午,奉賢法院召開“著力破解執行難兩年工作回顧”新聞發佈會。東方網記者了解到,創新執行舉措僅該院在破解執行難上的嘗試,而在執行工作中,對失信被執行人的懲戒該院始終保持著高壓態勢不減,最大限度擠壓“老賴”的生存空間。

  據奉賢法院副院長韓峰介紹,法院不斷強化執行強制措施力度。兩年來,該院累計對137名執行人實施司法拘留,97人被拘留後旅行義務,履行金額3300余萬元。同時,法院和區公案、檢察院聯手,合理對被執行人施壓,公安協查方面,奉賢公安兩年來查獲11人並全部予以司法拘留。

  兩年來,奉賢法院累計將3091名被執行人納入失信人黑名單,對6971名被執行人發送限制高消費令。為了最大限度擠壓“老賴”生存空間,法院每年都會製作失信人黑名單展板,並將黑名單直接送進“老賴”生活的社區,對失信人進行高壓打擊。

  據統計,截至10月底,奉賢法院兩年來累計執結案件18045件,實際執行率、執行標的清償率、案均執行標的清償率分別為80.97%、80.20%和81.34%,分別位列上海基層法院第三、第二和第一。截至10月底,奉賢法院在最高院執行綜合質效評分中位居上海法院第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