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上海現“亞洲最高墻繪”:46米高墻上用色彩勾勒城市景觀

2017-12-7 17:53:11

來源:上觀新聞 作者:黃尖尖 選稿:王珂然

原標題:上海現“亞洲最高墻繪”:登上46米高空,用色彩勾勒城市景觀

  “轟”,高空車一陣轟鳴後發動起來,Millo熟練地操控著手柄,作業鬥緩緩升上高空,在一幢建築物外墻前停下來。他揮動畫筆,一個在高樓大廈中間拉大提琴的小女孩躍然墻上。粗壯的樹榦變成提琴,雲朵和甜甜圈懸浮在天空中,樹上落下的紅色梧桐葉子,仿佛一片片飄出了墻外。

  近日,行經楊浦大學路的人們會看到這樣一幕:一個大鬍子義大利人操控著高空車,站在三四十米的高墻前作畫。大學路上兩幢原本空白的樓面,像被施展了魔法般一夜之間變成充滿立體感的油畫。其中一幅高46米的巨型作品,是迄今為止亞洲最高的墻繪。

大學路上高46米的亞洲最高的墻繪。

  城市變成孩子的遊樂場

  在Millo的畫中,總有這樣一個小男孩和小女孩,他們在大城市的鋼筋水泥環抱下無憂無慮地玩傳聲筒、放紙飛機、騎木馬、抓迷藏、拉大提琴……從都靈到倫敦、從巴黎到上海,全世界20多個國家的高樓墻面成了Millo的畫布,畫裏畫外,夢幻的場景與真實的城市空間融為一體。

Millo的作品

  “畫中的小男孩是誰?是你自己嗎?”“其實這個男孩和女孩並不是真的小孩,而是我們每一個人。”這就是Millo畫筆下的故事:在這座城市的鋼筋水泥裏盡情遊戲的孩子,其實就是每個成年人心裏住著的一個小孩。

  神話裏的龍很大,在畫裏卻變成了一條可愛的紅色小龍。男孩把小女孩背在身上,在密集的樓房間穿行,翻過一片片巨大的荷葉,就為了看一眼這條小龍的模樣——這副高46米的墻繪呈現了一個充滿童趣的場景。

  我們小時候都有探尋新奇事物的經歷,可是高樓大廈間不可能有荷葉,龍也不可能真的出現。而這些“不可能”都在Millo的畫中成真。Millo説,他每到一個城市都會先閒逛一日採集素材,小龍、荷葉、梧桐等具有中國特色的元素就是從上海的城市風光中獲得的靈感。

最高墻繪的創作過程。

  最終這幅46米高的墻繪,從草稿到完工,加上中間兩天因下雨被迫停工,前後歷時14天才完成。

  在46米高空作畫

  來到上海以後,經紀人曹彬開始為Millo尋找適合繪畫的大樓,在眾多的建築當中,楊浦的大學路給她留下最深的印象。“大學路正在打造藝術社區,這裡的氛圍也很適合藝術墻繪的風格。”曹彬在這裡拍了一些大樓的照片給Millo挑選,從眾多照片中他一眼就看中了這幢高46米的大樓。“我感覺這是個巨大的挑戰,這也是我迄今為止畫過最高的墻繪。”

  為了完成這幅畫,曹彬專門租了一輛45米的高空車。在高空中畫巨幅的墻繪,和在平地上是完全不同的挑戰。記者親身體會了一下,大樓頂上的風特別大,巨大的墻面近在咫尺如同一個龐然大物,幾乎無法判斷方位,一點點細微的晃動,在高空中就會引起劇烈的震動。但這一切對於Millo來説都駕輕就熟。

Millo操控著高空車升上空中。

  真正作畫前,Millo會根據樓房形態和現場周邊環境設計一個草稿圖。但即便有草稿圖,上到高空中面對這麼巨大的墻面,如何把握畫面比例和方位就全憑感覺了。“很多藝術家都問他是怎麼做到的,這就是Millo的神奇之處。”曹彬告訴記者。

  創作的第一天,Millo先用一根長7米的加長桿站在高空車上遠遠地打一層草稿。與墻面保持一定距離是為了更好地把握整體畫面感。雖然有草稿,但他幾乎不看,上去徒手就開始畫。第二天開始近距離作畫。首先上陰影,不同的畫面元素有不同灰度的陰影,使得畫具有強烈的立體感。然後是線條和顏色,畫中的人物和樓房用簡約的黑白線條勾勒,具有創意點的重要元素用鮮明的色彩來點睛。

在高空中作畫的Millo

  墻繪最怕遇上雨天,為了搶時間,Millo的工作安排得非常緊湊,在上面一待就是幾個小時,從早到晚幾乎只有吃飯的時間才能停下來休息。白天連著黑夜,到了晚上,他就打著一盞探照燈繼續工作。樓下街燈閃爍,車輛川流不息,樓上,Millo忙碌的身影在繁忙的城市背景下顯得如此渺小……

夜色瀰漫大學路,Millo仍在探照燈下堅持作畫。

  將藝術引入城市空間

  在上海,人們最熟悉的外國塗鴉藝術家可能是在康定路、自忠路等拆遷工地上塗鴉的法國人“柒先生”(Seth)。一年前,“柒先生”發起了一個名叫“為愛上色”的藝術項目,在全球範圍內召集了15位來自法國、阿根廷、德國、義大利、美國、巴西等國的藝術家,到中國的5座城市、11個鄉村畫墻繪,將藝術和色彩融入當地文化。Millo就是其中之一。

  “巨幅墻繪不同於塗鴉,它會改變城市的景觀,因此要充分利用周邊環境,讓畫面上的色彩和元素與周邊建築物搭配起來,更好地融入城市氛圍。”Millo不用噴漆,而是用畫筆和刷子手繪,每一筆都是一次過,不能重來。

工作中的Millo

  Millo原本是建築系學生,從小對繪畫的熱愛促使他投身街頭藝術,參加了各種大大小小的街頭藝術大會,最終在2014年的B.Art大賽上贏得了在都靈13座建築外墻上作畫的機會。如今,這13幅墻繪遍佈城市的各個角落,串聯起一條都靈的觀光旅遊線路。從那時起,Millo的墻繪作品就越畫越大,去的地方也越來越多。

  “Millo從小就有過人的繪畫天賦。”在Millo世界各地的墻繪之旅中,一直陪伴在旁的女友兼助理Ele回憶起小時候到MIllo家的經歷時説:“Millo從小在奶奶家長大,南義大利村莊的大山、河流、各種人物在他的筆下都成了栩栩如生的畫面,而那時Millo只有4歲。”長大後學建築,到後來癡迷于墻繪,他一直沒有停止過畫畫。

  米蘭、博洛尼亞、佛羅倫薩、倫敦、巴黎、盧森堡、裏約熱內盧、布宜諾斯艾利斯、聖地亞哥、摩洛哥、波蘭、泰國、中國……世界上各座城市看起來都很相似,是什麼讓城市變得不一樣?抱著這個疑問,Millo開始了他的瘋狂實驗,用黑白線條描繪城市景觀,用腦洞大開的創作和色彩講述城市中發生的意想不到的故事。讓每一座城市都變得不一樣,這也是他作為建築師的另一種改造城市的方式。

  Millo在上海一個月,分別在大學路和虹橋天地完成了3幅墻繪作品,異想天開的畫面為人們開啟了不一樣的想像世界。

  Millo在世界各地的墻繪作品: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上海現“亞洲最高墻繪”:46米高墻上用色彩勾勒城市景觀

2017年12月7日 17:53 來源:上觀新聞

原標題:上海現“亞洲最高墻繪”:登上46米高空,用色彩勾勒城市景觀

  “轟”,高空車一陣轟鳴後發動起來,Millo熟練地操控著手柄,作業鬥緩緩升上高空,在一幢建築物外墻前停下來。他揮動畫筆,一個在高樓大廈中間拉大提琴的小女孩躍然墻上。粗壯的樹榦變成提琴,雲朵和甜甜圈懸浮在天空中,樹上落下的紅色梧桐葉子,仿佛一片片飄出了墻外。

  近日,行經楊浦大學路的人們會看到這樣一幕:一個大鬍子義大利人操控著高空車,站在三四十米的高墻前作畫。大學路上兩幢原本空白的樓面,像被施展了魔法般一夜之間變成充滿立體感的油畫。其中一幅高46米的巨型作品,是迄今為止亞洲最高的墻繪。

大學路上高46米的亞洲最高的墻繪。

  城市變成孩子的遊樂場

  在Millo的畫中,總有這樣一個小男孩和小女孩,他們在大城市的鋼筋水泥環抱下無憂無慮地玩傳聲筒、放紙飛機、騎木馬、抓迷藏、拉大提琴……從都靈到倫敦、從巴黎到上海,全世界20多個國家的高樓墻面成了Millo的畫布,畫裏畫外,夢幻的場景與真實的城市空間融為一體。

Millo的作品

  “畫中的小男孩是誰?是你自己嗎?”“其實這個男孩和女孩並不是真的小孩,而是我們每一個人。”這就是Millo畫筆下的故事:在這座城市的鋼筋水泥裏盡情遊戲的孩子,其實就是每個成年人心裏住著的一個小孩。

  神話裏的龍很大,在畫裏卻變成了一條可愛的紅色小龍。男孩把小女孩背在身上,在密集的樓房間穿行,翻過一片片巨大的荷葉,就為了看一眼這條小龍的模樣——這副高46米的墻繪呈現了一個充滿童趣的場景。

  我們小時候都有探尋新奇事物的經歷,可是高樓大廈間不可能有荷葉,龍也不可能真的出現。而這些“不可能”都在Millo的畫中成真。Millo説,他每到一個城市都會先閒逛一日採集素材,小龍、荷葉、梧桐等具有中國特色的元素就是從上海的城市風光中獲得的靈感。

最高墻繪的創作過程。

  最終這幅46米高的墻繪,從草稿到完工,加上中間兩天因下雨被迫停工,前後歷時14天才完成。

  在46米高空作畫

  來到上海以後,經紀人曹彬開始為Millo尋找適合繪畫的大樓,在眾多的建築當中,楊浦的大學路給她留下最深的印象。“大學路正在打造藝術社區,這裡的氛圍也很適合藝術墻繪的風格。”曹彬在這裡拍了一些大樓的照片給Millo挑選,從眾多照片中他一眼就看中了這幢高46米的大樓。“我感覺這是個巨大的挑戰,這也是我迄今為止畫過最高的墻繪。”

  為了完成這幅畫,曹彬專門租了一輛45米的高空車。在高空中畫巨幅的墻繪,和在平地上是完全不同的挑戰。記者親身體會了一下,大樓頂上的風特別大,巨大的墻面近在咫尺如同一個龐然大物,幾乎無法判斷方位,一點點細微的晃動,在高空中就會引起劇烈的震動。但這一切對於Millo來説都駕輕就熟。

Millo操控著高空車升上空中。

  真正作畫前,Millo會根據樓房形態和現場周邊環境設計一個草稿圖。但即便有草稿圖,上到高空中面對這麼巨大的墻面,如何把握畫面比例和方位就全憑感覺了。“很多藝術家都問他是怎麼做到的,這就是Millo的神奇之處。”曹彬告訴記者。

  創作的第一天,Millo先用一根長7米的加長桿站在高空車上遠遠地打一層草稿。與墻面保持一定距離是為了更好地把握整體畫面感。雖然有草稿,但他幾乎不看,上去徒手就開始畫。第二天開始近距離作畫。首先上陰影,不同的畫面元素有不同灰度的陰影,使得畫具有強烈的立體感。然後是線條和顏色,畫中的人物和樓房用簡約的黑白線條勾勒,具有創意點的重要元素用鮮明的色彩來點睛。

在高空中作畫的Millo

  墻繪最怕遇上雨天,為了搶時間,Millo的工作安排得非常緊湊,在上面一待就是幾個小時,從早到晚幾乎只有吃飯的時間才能停下來休息。白天連著黑夜,到了晚上,他就打著一盞探照燈繼續工作。樓下街燈閃爍,車輛川流不息,樓上,Millo忙碌的身影在繁忙的城市背景下顯得如此渺小……

夜色瀰漫大學路,Millo仍在探照燈下堅持作畫。

  將藝術引入城市空間

  在上海,人們最熟悉的外國塗鴉藝術家可能是在康定路、自忠路等拆遷工地上塗鴉的法國人“柒先生”(Seth)。一年前,“柒先生”發起了一個名叫“為愛上色”的藝術項目,在全球範圍內召集了15位來自法國、阿根廷、德國、義大利、美國、巴西等國的藝術家,到中國的5座城市、11個鄉村畫墻繪,將藝術和色彩融入當地文化。Millo就是其中之一。

  “巨幅墻繪不同於塗鴉,它會改變城市的景觀,因此要充分利用周邊環境,讓畫面上的色彩和元素與周邊建築物搭配起來,更好地融入城市氛圍。”Millo不用噴漆,而是用畫筆和刷子手繪,每一筆都是一次過,不能重來。

工作中的Millo

  Millo原本是建築系學生,從小對繪畫的熱愛促使他投身街頭藝術,參加了各種大大小小的街頭藝術大會,最終在2014年的B.Art大賽上贏得了在都靈13座建築外墻上作畫的機會。如今,這13幅墻繪遍佈城市的各個角落,串聯起一條都靈的觀光旅遊線路。從那時起,Millo的墻繪作品就越畫越大,去的地方也越來越多。

  “Millo從小就有過人的繪畫天賦。”在Millo世界各地的墻繪之旅中,一直陪伴在旁的女友兼助理Ele回憶起小時候到MIllo家的經歷時説:“Millo從小在奶奶家長大,南義大利村莊的大山、河流、各種人物在他的筆下都成了栩栩如生的畫面,而那時Millo只有4歲。”長大後學建築,到後來癡迷于墻繪,他一直沒有停止過畫畫。

  米蘭、博洛尼亞、佛羅倫薩、倫敦、巴黎、盧森堡、裏約熱內盧、布宜諾斯艾利斯、聖地亞哥、摩洛哥、波蘭、泰國、中國……世界上各座城市看起來都很相似,是什麼讓城市變得不一樣?抱著這個疑問,Millo開始了他的瘋狂實驗,用黑白線條描繪城市景觀,用腦洞大開的創作和色彩講述城市中發生的意想不到的故事。讓每一座城市都變得不一樣,這也是他作為建築師的另一種改造城市的方式。

  Millo在上海一個月,分別在大學路和虹橋天地完成了3幅墻繪作品,異想天開的畫面為人們開啟了不一樣的想像世界。

  Millo在世界各地的墻繪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