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遲到早退 託人代打卡 哺乳期女職工“任性妄為”遭解聘

2017-10-13 09:22:49

來源:東方網 作者:毛麗君 通訊員王丹 選稿:任世傑

  東方網通訊員王丹、記者毛麗君10月13日報道:處於懷孕期、産期、哺乳期等“三期”的女職工的權益應該保障,但這並不意味著女職工可以濫用權益“任意妄為”。王女士就職于一家商務公司,在哺乳期期間,多次請同事代打卡考勤,自己則遲到、早退、甚至曠工。事情敗露後,公司以王女士嚴重違反勞動紀律為由將其辭退。王女士不服,認為自己處在哺乳期,且並無違紀行為,故訴至虹口法院,要求公司支付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經審理,王女士的訴請未獲支援。

  2016年3、4月份,公司多次接到王女士上級主管的投訴,稱王女士多次遲到早退、工作時間不在崗。公司的人事部門對此高度重視,曾找她談話,但王女士拒不承認自己託人代打卡的事實。

  為此,公司調取了考勤記錄和監控視頻,經比對發現1月至3月期間,王女士託人代打卡30余次,公司也約談了代打卡的同事,該同事對代打卡的事實予以承認。

  公司認為,王女士的行為已經嚴重違反了公司的規章制度,於是,再次找王女士談話,告知其行為的嚴重性,並於2016年4月19日解除與王女士的勞動合同。公司認為解除行為合法有據,不同意支付王女士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

  王女士表示,自己處在哺乳期的特殊階段,主管領導為了照顧自己讓同事替其打卡,不算違紀,公司擅自辭退自己係違法解除勞動合同,需承擔賠償責任。然而,王女士聲稱其代打卡行為係獲主管領導批准,卻沒有提供相應的證據,亦無證人證言的支援。法院不予採信。

  法院經審理認為,無論用人單位有無明確具體的規章制度,嚴格執行用人單位上下班作息制度是勞動者有義務遵循的基本勞動紀律,況且王女士在短短三個月內存在30余次、持續的託人代打卡,遲到、早退、曠工等行為,情節嚴重。如果王女士放任此行為,勢必産生不良效應,影響生産經營的正常順利進行。

  再則,根據公司《員工手冊》規定,王女士多達數十次託人代打卡亦可記為嚴重違紀,她的行為已經嚴重違反勞動紀律和用人單位規章制度,被告因此解除勞動合同,並無不當。

  【法官提醒】

  我國勞動法對“三期”女員工的特殊保護並非意味著禁止用人單位依法解雇“三期”女員工。根據《勞動合同法》第三十九條的規定,若勞動者嚴重違反公司規章制度、嚴重失職,營私舞弊,給用人單位造成重大損害的等等,用人單位仍可與其解除勞動關係。因此,我們要提醒處於特殊時期的女員工,法律雖對於“三期”女職工有相應的特殊保護,但女職工在這段特殊時期內仍不得罔顧單位的勞動紀律、肆意違背單位的管理制度,否則單位依然可以依據《勞動合同法》規定解除勞動關係。(以上人物均係化名)

上一篇稿件

遲到早退 託人代打卡 哺乳期女職工“任性妄為”遭解聘

2017年10月13日 09:22 來源:東方網

  東方網通訊員王丹、記者毛麗君10月13日報道:處於懷孕期、産期、哺乳期等“三期”的女職工的權益應該保障,但這並不意味著女職工可以濫用權益“任意妄為”。王女士就職于一家商務公司,在哺乳期期間,多次請同事代打卡考勤,自己則遲到、早退、甚至曠工。事情敗露後,公司以王女士嚴重違反勞動紀律為由將其辭退。王女士不服,認為自己處在哺乳期,且並無違紀行為,故訴至虹口法院,要求公司支付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經審理,王女士的訴請未獲支援。

  2016年3、4月份,公司多次接到王女士上級主管的投訴,稱王女士多次遲到早退、工作時間不在崗。公司的人事部門對此高度重視,曾找她談話,但王女士拒不承認自己託人代打卡的事實。

  為此,公司調取了考勤記錄和監控視頻,經比對發現1月至3月期間,王女士託人代打卡30余次,公司也約談了代打卡的同事,該同事對代打卡的事實予以承認。

  公司認為,王女士的行為已經嚴重違反了公司的規章制度,於是,再次找王女士談話,告知其行為的嚴重性,並於2016年4月19日解除與王女士的勞動合同。公司認為解除行為合法有據,不同意支付王女士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

  王女士表示,自己處在哺乳期的特殊階段,主管領導為了照顧自己讓同事替其打卡,不算違紀,公司擅自辭退自己係違法解除勞動合同,需承擔賠償責任。然而,王女士聲稱其代打卡行為係獲主管領導批准,卻沒有提供相應的證據,亦無證人證言的支援。法院不予採信。

  法院經審理認為,無論用人單位有無明確具體的規章制度,嚴格執行用人單位上下班作息制度是勞動者有義務遵循的基本勞動紀律,況且王女士在短短三個月內存在30余次、持續的託人代打卡,遲到、早退、曠工等行為,情節嚴重。如果王女士放任此行為,勢必産生不良效應,影響生産經營的正常順利進行。

  再則,根據公司《員工手冊》規定,王女士多達數十次託人代打卡亦可記為嚴重違紀,她的行為已經嚴重違反勞動紀律和用人單位規章制度,被告因此解除勞動合同,並無不當。

  【法官提醒】

  我國勞動法對“三期”女員工的特殊保護並非意味著禁止用人單位依法解雇“三期”女員工。根據《勞動合同法》第三十九條的規定,若勞動者嚴重違反公司規章制度、嚴重失職,營私舞弊,給用人單位造成重大損害的等等,用人單位仍可與其解除勞動關係。因此,我們要提醒處於特殊時期的女員工,法律雖對於“三期”女職工有相應的特殊保護,但女職工在這段特殊時期內仍不得罔顧單位的勞動紀律、肆意違背單位的管理制度,否則單位依然可以依據《勞動合同法》規定解除勞動關係。(以上人物均係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