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黑天鵝能否成治理水葫蘆“新兵”?滬市容部門:小範圍試點可以

2017-10-13 01:38:42

來源:解放網 作者:鬱文艷 選稿:李婉怡

原標題:黑天鵝能否成治理水葫蘆“新兵”?

  

在金陵東路輪渡口,水葫蘆已團團包圍碼頭,遠遠望去如一片“綠毯”。 /晨報記者 任國強

  每年10月、11月是水葫蘆打撈高峰。而受到多種因素影響,今年申城水葫蘆打撈量創近年來新高,從6月至今已打撈14.7萬噸。面對鋪天蓋地的水葫蘆,有人提出,能不能讓黑天鵝來吃掉這些水葫蘆,因為水葫蘆本身就是黑天鵝最愛的美食之一。

  對此,市容部門相關負責人表示,這一舉措可以在小範圍內試點,但大規模推廣有局限性。

  黑天鵝很愛吃水葫蘆

  黃海伯是青浦大千生態莊園的主人,也是上海野生動植物保護協會常務理事。大千生態莊園是國內最大的黑天鵝養殖基地之一,飼養了約黑天鵝種鵝1000對,每年可以産小天鵝約1萬隻。黃海伯表示,水葫蘆、水花生、綠萍是黑天鵝最愛的美食之一,可是現在城市市容管理中,卻把它們當作了垃圾來處理,實在可惜,“不如讓黑天鵝來解決上海的水葫蘆。”

  據介紹,大千生態莊園引進養殖黑天鵝已有16年。從5年前開始,莊園開始了讓黑天鵝參與“消滅”水生物的試驗,“每次水葫蘆通過涵洞進入天鵝湖,大群黑天鵝便從四面八方快速游來,搶食物,吃得很歡。很快就會把一大片水葫蘆消滅得乾乾淨淨。”黃海伯介紹,因為飼養的黑天鵝數量多、食量大,莊園除了定期從外部水域打撈收集綠萍、水花生、水葫蘆外,還要在園內水面上辟出一塊地方來養這些水生植物,到了冬季水葫蘆枯萎了,還要種草給它們吃。

  據悉,青浦高級中學和市農科院專家曾在大千生態莊園開展過相關研究,發現每只成年黑天鵝每天可以“消滅”2.5公斤水葫蘆。“與其到處撈水草、養水草給它們吃,不如讓它們到更廣闊的水域去參與治理綠萍、水花生、水葫蘆的戰鬥。”黃海伯説。

  “參戰”要講究方法

  不過,怎麼讓黑天鵝參與水葫蘆治理要講究方法。黃海伯告訴記者,首先,要選擇放養黑天鵝的時間,“要在春天三四月份水葫蘆萌芽的時候,讓它們去吃掉芽,等到它們都氾濫了,那肯定是來不及吃了。”此外,還要選擇合理的地點。“可以選擇水葫蘆流入本市的河口處放養黑天鵝,而不是市區水域。”

  至於黑天鵝被盜的問題,黃海伯也想了一個解決之道,“我可以讓在河口處生活的農民參與飼養、管理黑天鵝,這些黑天鵝長大後可以銷售,這樣一來,農民有了收入,自然也會看管好黑天鵝。”而據了解,目前大千生態莊園孵化出來的小天鵝就有一部分讓當地農民飼養,然後再由他來銷售。目前,一隻黑天鵝的售價在2000元左右。

  此外,黃海伯還告訴記者,黑天鵝咀嚼之後,可以把水葫蘆等“絞”成細纖維排泄出來,給水裏的魚類和其他生物作餌料,促使其快速成長;而魚類生長繁育,又能促成水體保潔,這樣構成了一條完整的生物迴圈鏈。

  據悉,為了實現這個想法,近年來,黃海伯和友人與市綠化和市容局、市水務局、“蘇辦”等多次聯絡、接觸,積極推進這個事情。他還告訴記者,前天還有太湖流域宜興的相關部門來找他,溝通讓他的黑天鵝去當地剿滅水葫蘆一事,“這當然是一個系統工程,要真的執行,需要先設計好方案,但假以時日,肯定有效果。”

  大規模推廣有局限性

  “和黃海伯接觸過,他的想法很好,可以在小範圍試點,但大規模推廣有局限性。”市水管處相關負責人昨天表示,就“黑天鵝吃水葫蘆”的建議已經和相關人士溝通過。

  該負責人指出,大規模推廣的局限性主要在於:首先,面對申城近年來如此大量的水葫蘆,大千生態莊園的黑天鵝遠遠無法解決這些水葫蘆,可以讓黑天鵝解決莊園周邊小範圍的水葫蘆;其次,水葫蘆的吸附能力較強,有可能含有重金屬污染,黑天鵝多吃以後,恐怕不利身體健康;此外,黑天鵝也屬珍貴動物,放養到蘇州河、黃浦江等開放水域之後,萬一發生盜竊或者獵殺現象怎麼辦?況且,黃浦江裏多外來船隻,把黑天鵝抓了開船走了,追回有難度,“此前,徐家匯公園裏那麼小的水域,在有安保巡邏的情況下,還發生了盜竊現象。”

  要有多種手段處理水葫蘆

  水葫蘆原産巴西,在當地由於受生物天敵的控制,僅以一種觀賞性種群零散分佈于水體。被引入我國部分地區後,卻逐漸氾濫成災,成了入侵植物。其實,它是害,也是寶。除了可作為雞鴨等動物飼料外,也有凈化水體等作用。此外,還可以用來製作堆肥。青浦練塘一家企業就開展了水葫蘆堆肥試點。

  據悉,這家企業最初是做茭白堆肥的,近兩年也開始嘗試利用水葫蘆堆肥,“不過,規模不大,也就一二百噸。此外,水葫蘆季節性比較強,如果為了處理它們,盲目擴大企業規模或者單獨建廠,從經濟效益上來説,並不划算。”相關人士介紹。

  那麼,本市目前如何處理打撈上來的水葫蘆?市水管處相關負責人説:“主要是去掉水分之後,填埋。但填埋需要場地,現在也正考慮把它們納入濕垃圾處理系統。”

  此外,本市還在研究建立一套水葫蘆預警機制,目前已在小範圍試點,希望能夠綜合水文、氣候、地理等各方面因素的影響,對水葫蘆的污染趨勢進行有效預判,為後續及時防控、攔撈工作提供依據。

  “總的來説,要有多種手段來處理水葫蘆,光靠一種手段目前還不行。”市水管處相關負責人表示。

  相關新聞

  今年申城水葫蘆量多、出現時間早

  今年,受到多種因素影響,本市水葫蘆打撈量創近年來新高。據統計,從今年6月開始打撈至今,全市已打撈水葫蘆14.7萬噸,較近3年同期增長約226%,而眼下,正是打撈最高峰,各作業單位正全力打撈中。

  市水管處介紹,今年本市的水葫蘆不僅量特別大,而且出現時間早,水葫蘆正常應該在9月才會出現在本市河道中,今年最早6月份就出現了。蘇州河還出現了罕見的綠萍、水葫蘆“碰頭”現象。

  為何今年的水葫蘆量多、出現時間早?市水管處相關負責人介紹,經排摸,蘇州河水葫蘆主要來自上游省市,在梅雨季,上游省市因排澇需要,開閘放水,使得大量冬季沒有被處置的水葫蘆順水而下,造成了蘇州河水生植物污染。此外,去年冬天是暖冬,水葫蘆沒有枯萎的較多,也增加了下游的量。還有一個因素是,今年上海的梅雨季雨量並不大,但近期雨水充沛,閘口開閘放水之後,大量水葫蘆又進入本市水域,造成了近期的打撈高峰。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黑天鵝能否成治理水葫蘆“新兵”?滬市容部門:小範圍試點可以

2017年10月13日 01:38 來源:解放網

原標題:黑天鵝能否成治理水葫蘆“新兵”?

  

在金陵東路輪渡口,水葫蘆已團團包圍碼頭,遠遠望去如一片“綠毯”。 /晨報記者 任國強

  每年10月、11月是水葫蘆打撈高峰。而受到多種因素影響,今年申城水葫蘆打撈量創近年來新高,從6月至今已打撈14.7萬噸。面對鋪天蓋地的水葫蘆,有人提出,能不能讓黑天鵝來吃掉這些水葫蘆,因為水葫蘆本身就是黑天鵝最愛的美食之一。

  對此,市容部門相關負責人表示,這一舉措可以在小範圍內試點,但大規模推廣有局限性。

  黑天鵝很愛吃水葫蘆

  黃海伯是青浦大千生態莊園的主人,也是上海野生動植物保護協會常務理事。大千生態莊園是國內最大的黑天鵝養殖基地之一,飼養了約黑天鵝種鵝1000對,每年可以産小天鵝約1萬隻。黃海伯表示,水葫蘆、水花生、綠萍是黑天鵝最愛的美食之一,可是現在城市市容管理中,卻把它們當作了垃圾來處理,實在可惜,“不如讓黑天鵝來解決上海的水葫蘆。”

  據介紹,大千生態莊園引進養殖黑天鵝已有16年。從5年前開始,莊園開始了讓黑天鵝參與“消滅”水生物的試驗,“每次水葫蘆通過涵洞進入天鵝湖,大群黑天鵝便從四面八方快速游來,搶食物,吃得很歡。很快就會把一大片水葫蘆消滅得乾乾淨淨。”黃海伯介紹,因為飼養的黑天鵝數量多、食量大,莊園除了定期從外部水域打撈收集綠萍、水花生、水葫蘆外,還要在園內水面上辟出一塊地方來養這些水生植物,到了冬季水葫蘆枯萎了,還要種草給它們吃。

  據悉,青浦高級中學和市農科院專家曾在大千生態莊園開展過相關研究,發現每只成年黑天鵝每天可以“消滅”2.5公斤水葫蘆。“與其到處撈水草、養水草給它們吃,不如讓它們到更廣闊的水域去參與治理綠萍、水花生、水葫蘆的戰鬥。”黃海伯説。

  “參戰”要講究方法

  不過,怎麼讓黑天鵝參與水葫蘆治理要講究方法。黃海伯告訴記者,首先,要選擇放養黑天鵝的時間,“要在春天三四月份水葫蘆萌芽的時候,讓它們去吃掉芽,等到它們都氾濫了,那肯定是來不及吃了。”此外,還要選擇合理的地點。“可以選擇水葫蘆流入本市的河口處放養黑天鵝,而不是市區水域。”

  至於黑天鵝被盜的問題,黃海伯也想了一個解決之道,“我可以讓在河口處生活的農民參與飼養、管理黑天鵝,這些黑天鵝長大後可以銷售,這樣一來,農民有了收入,自然也會看管好黑天鵝。”而據了解,目前大千生態莊園孵化出來的小天鵝就有一部分讓當地農民飼養,然後再由他來銷售。目前,一隻黑天鵝的售價在2000元左右。

  此外,黃海伯還告訴記者,黑天鵝咀嚼之後,可以把水葫蘆等“絞”成細纖維排泄出來,給水裏的魚類和其他生物作餌料,促使其快速成長;而魚類生長繁育,又能促成水體保潔,這樣構成了一條完整的生物迴圈鏈。

  據悉,為了實現這個想法,近年來,黃海伯和友人與市綠化和市容局、市水務局、“蘇辦”等多次聯絡、接觸,積極推進這個事情。他還告訴記者,前天還有太湖流域宜興的相關部門來找他,溝通讓他的黑天鵝去當地剿滅水葫蘆一事,“這當然是一個系統工程,要真的執行,需要先設計好方案,但假以時日,肯定有效果。”

  大規模推廣有局限性

  “和黃海伯接觸過,他的想法很好,可以在小範圍試點,但大規模推廣有局限性。”市水管處相關負責人昨天表示,就“黑天鵝吃水葫蘆”的建議已經和相關人士溝通過。

  該負責人指出,大規模推廣的局限性主要在於:首先,面對申城近年來如此大量的水葫蘆,大千生態莊園的黑天鵝遠遠無法解決這些水葫蘆,可以讓黑天鵝解決莊園周邊小範圍的水葫蘆;其次,水葫蘆的吸附能力較強,有可能含有重金屬污染,黑天鵝多吃以後,恐怕不利身體健康;此外,黑天鵝也屬珍貴動物,放養到蘇州河、黃浦江等開放水域之後,萬一發生盜竊或者獵殺現象怎麼辦?況且,黃浦江裏多外來船隻,把黑天鵝抓了開船走了,追回有難度,“此前,徐家匯公園裏那麼小的水域,在有安保巡邏的情況下,還發生了盜竊現象。”

  要有多種手段處理水葫蘆

  水葫蘆原産巴西,在當地由於受生物天敵的控制,僅以一種觀賞性種群零散分佈于水體。被引入我國部分地區後,卻逐漸氾濫成災,成了入侵植物。其實,它是害,也是寶。除了可作為雞鴨等動物飼料外,也有凈化水體等作用。此外,還可以用來製作堆肥。青浦練塘一家企業就開展了水葫蘆堆肥試點。

  據悉,這家企業最初是做茭白堆肥的,近兩年也開始嘗試利用水葫蘆堆肥,“不過,規模不大,也就一二百噸。此外,水葫蘆季節性比較強,如果為了處理它們,盲目擴大企業規模或者單獨建廠,從經濟效益上來説,並不划算。”相關人士介紹。

  那麼,本市目前如何處理打撈上來的水葫蘆?市水管處相關負責人説:“主要是去掉水分之後,填埋。但填埋需要場地,現在也正考慮把它們納入濕垃圾處理系統。”

  此外,本市還在研究建立一套水葫蘆預警機制,目前已在小範圍試點,希望能夠綜合水文、氣候、地理等各方面因素的影響,對水葫蘆的污染趨勢進行有效預判,為後續及時防控、攔撈工作提供依據。

  “總的來説,要有多種手段來處理水葫蘆,光靠一種手段目前還不行。”市水管處相關負責人表示。

  相關新聞

  今年申城水葫蘆量多、出現時間早

  今年,受到多種因素影響,本市水葫蘆打撈量創近年來新高。據統計,從今年6月開始打撈至今,全市已打撈水葫蘆14.7萬噸,較近3年同期增長約226%,而眼下,正是打撈最高峰,各作業單位正全力打撈中。

  市水管處介紹,今年本市的水葫蘆不僅量特別大,而且出現時間早,水葫蘆正常應該在9月才會出現在本市河道中,今年最早6月份就出現了。蘇州河還出現了罕見的綠萍、水葫蘆“碰頭”現象。

  為何今年的水葫蘆量多、出現時間早?市水管處相關負責人介紹,經排摸,蘇州河水葫蘆主要來自上游省市,在梅雨季,上游省市因排澇需要,開閘放水,使得大量冬季沒有被處置的水葫蘆順水而下,造成了蘇州河水生植物污染。此外,去年冬天是暖冬,水葫蘆沒有枯萎的較多,也增加了下游的量。還有一個因素是,今年上海的梅雨季雨量並不大,但近期雨水充沛,閘口開閘放水之後,大量水葫蘆又進入本市水域,造成了近期的打撈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