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滬六院每年進行1000多例斷肢再植 成功率95%以上

2017-9-14 05:25:29

來源:文匯報 作者:唐聞佳 選稿:吳春偉

  斷肢再植技術雖然難度高、壓力大,但它的社會意義也很大。市六醫院如今每年進行1000多例斷肢再植,如果有更多醫院、更多醫生掌握這門技術,就能幫助更多病患、更多家庭

  連夜送來七例斷手指的病例,又是一個不眠夜。上海市第六人民醫院骨科近日又遭遇一場硬仗,黎明時分,七根手指都已接上。日前,第53期全國四肢顯微外科新技術推廣學習班在市六醫院開班,又有一批醫生前來學習“再植”技術。

  斷肢再植,是市六醫院的“看家本領”。去年召開的全國衛生與健康大會上,四項醫療技術重大突破被提及,上海市六醫院在1963年施行的國際醫學史上第一例斷肢再植手術位列其中。這是中國醫學技術影響世界的典範。

  近日,記者再次來到被譽為斷肢再植發源地的市六醫院骨科病區發現,這裡已是全球規模最大的斷肢再植中心,每年完成1000多例斷肢再植手術,而這門技術還在不斷精益求精。

  0.2毫米血管吻合,超顯微時代的繡花功

  無影燈下,清創、固定骨骼、修復伸指屈指肌腱、啟動手術顯微鏡、探查神經血管、接通血管、吻合神經……漫長的手術過程中,決定手術成敗很重要的一點就是高品質的血管吻合。三根粗細只有0.3毫米的動靜脈血管,需在顯微鏡下,用肉眼幾乎不可見的絲線縫合五針,以此重新恢復血液迴圈。

  這是一種極精細的手術,借助醫用顯微鏡,骨科醫生手中那些比頭髮還細的絲線在微米間飛舞,繡花功了不得。“我們已經在開展0.2毫米的血管移植與吻合手術了,這意味著以前不能做的超顯微手術,現在也能做了。”市六醫院骨科主任柴益民説。

  把血管吻合技術推向極致的0.2毫米,對患者意味著什麼?舉例來説,當醫生在設計組織瓣時,可以不選用那些有名有姓的“知名大血管”,而是利用這些知名血管上、直徑在0.2至0.5毫米間的小分支作為組織瓣的供氧血管,將它們移植到病人受損的肢體上,用於接通遠端血流。這些“被犧牲”的小血管,就是人們日常碰磕出現烏青時所破裂的那些小血管。如此聰明的移花接木可最大程度保留患者的外觀和器官的功能,同時使供區損傷最小化。

  都説市六醫院是世界斷肢再植的搖籃、國家發明一等獎“中國手”的發源地,技術轟動世界。半個多世紀以來,這裡的骨科團隊沒有止步于榮譽,在摸索中把再植技術不斷精益求精。目前在市六醫院,斷肢、斷掌、斷指(趾)再植技術及各種組織移植術已相當成熟,具備再植條件的手術成功率達到95%以上。

  高難度保肢手術,患者一生一次的機會

  因為名氣大,全國病人慕名而來。拇指被機器咬碎缺損,取足趾再造拇指,神形兼備;車禍傷導致小腿毀損離斷,顯微鏡下吻合血管,再植皮瓣,保肢成功……這些奇跡般的手術,每週都在市六醫院進行著。

  “以前是工傷比較多,現在是以車禍傷為主,給我們帶來新挑戰。”這裡的醫生説,與工傷“整塊切斷”的特點不同,車禍傷導致的嚴重碾壓傷,血管、神經、肌腱亂做一團。患者病情的變化,推動著醫生追求保肢技術的再進步。

  截肢,還是保肢,是一個難題。截肢手術相對容易,但對患者來説是難以承受之痛;保肢,意味著複雜的手術和巨大的風險,但對患者來説,如果成功,則是不幸中的萬幸。

  在市六醫院斷肢病房,因車禍、墜落、機械等高能量創傷導致嚴重肢體受損的病人躺了一屋子。比如22床,送來時整個大腿遭車碾壓,血肉模糊。在另一家醫院搶救時,他已被告知要從大腿處截肢,病人接受不了,保肢的意願非常強烈。於是,柴益民帶領修復重建團隊開始了一場爭分奪秒的保肢戰。

  保肢手術的風險非常高,這不僅僅是一台耗時漫長的手術,更是一個複雜的系統工程。清理傷口、血管重建接通、理順受傷組織、拼接碎骨、處理受損皮膚……近八小時的手術,五六個醫生同臺,讓患者得以重新站立———他的大腿保住了。

  “保肢,對患者來説就是一生一次的機會,錯過手術時間窗口,就再不可能接上。”柴益民説,每台手術都可能影響病人一生的幸福,這促使他們不斷追求技術精進。

  制定再植技術標準,把好技術傳到全球

  接上斷肢,還不能代表成功。接通是第一步,保證存活是第二步。在市六醫院斷肢病房,護士長黃新艷和同事每小時都得拿著皮溫儀給患者測皮膚溫度,這是為了觀察血管流通情況。一旦發生栓塞,斷了血供,再植肢體也“活”不了。

  為提高再植存活率,市六醫院骨科團隊開發出許多術後監測手段,包括血運監測、穿支定位、多普勒超聲等。也正是這一系列從手術到術後管理、監護的技術、理念和標準,吸引著全國乃至全球的醫學團隊不斷前來“取經”。國外同行把世界首例斷肢再植的主要完成者、時任市六醫院骨科醫生陳中偉教授稱為“斷指再植之父”,把此前市六醫院團隊制定的一系列再植技術與評價標準稱為“陳氏標準”。如今,“陳氏標準”還在不斷豐富,並培訓出一批批再植技術的新傳人。

  “這個技術雖然難度高、壓力大,但它的社會意義也很大。市六醫院如今每年進行1000多例斷肢再植,如果有更多醫院、更多醫生掌握這門技術,就能幫助更多病患、更多家庭。”柴益民説,救治不僅為了病人的生存,更要追求如何給患者及其家庭更大的幸福。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滬六院每年進行1000多例斷肢再植 成功率95%以上

2017年9月14日 05:25 來源:文匯報

  斷肢再植技術雖然難度高、壓力大,但它的社會意義也很大。市六醫院如今每年進行1000多例斷肢再植,如果有更多醫院、更多醫生掌握這門技術,就能幫助更多病患、更多家庭

  連夜送來七例斷手指的病例,又是一個不眠夜。上海市第六人民醫院骨科近日又遭遇一場硬仗,黎明時分,七根手指都已接上。日前,第53期全國四肢顯微外科新技術推廣學習班在市六醫院開班,又有一批醫生前來學習“再植”技術。

  斷肢再植,是市六醫院的“看家本領”。去年召開的全國衛生與健康大會上,四項醫療技術重大突破被提及,上海市六醫院在1963年施行的國際醫學史上第一例斷肢再植手術位列其中。這是中國醫學技術影響世界的典範。

  近日,記者再次來到被譽為斷肢再植發源地的市六醫院骨科病區發現,這裡已是全球規模最大的斷肢再植中心,每年完成1000多例斷肢再植手術,而這門技術還在不斷精益求精。

  0.2毫米血管吻合,超顯微時代的繡花功

  無影燈下,清創、固定骨骼、修復伸指屈指肌腱、啟動手術顯微鏡、探查神經血管、接通血管、吻合神經……漫長的手術過程中,決定手術成敗很重要的一點就是高品質的血管吻合。三根粗細只有0.3毫米的動靜脈血管,需在顯微鏡下,用肉眼幾乎不可見的絲線縫合五針,以此重新恢復血液迴圈。

  這是一種極精細的手術,借助醫用顯微鏡,骨科醫生手中那些比頭髮還細的絲線在微米間飛舞,繡花功了不得。“我們已經在開展0.2毫米的血管移植與吻合手術了,這意味著以前不能做的超顯微手術,現在也能做了。”市六醫院骨科主任柴益民説。

  把血管吻合技術推向極致的0.2毫米,對患者意味著什麼?舉例來説,當醫生在設計組織瓣時,可以不選用那些有名有姓的“知名大血管”,而是利用這些知名血管上、直徑在0.2至0.5毫米間的小分支作為組織瓣的供氧血管,將它們移植到病人受損的肢體上,用於接通遠端血流。這些“被犧牲”的小血管,就是人們日常碰磕出現烏青時所破裂的那些小血管。如此聰明的移花接木可最大程度保留患者的外觀和器官的功能,同時使供區損傷最小化。

  都説市六醫院是世界斷肢再植的搖籃、國家發明一等獎“中國手”的發源地,技術轟動世界。半個多世紀以來,這裡的骨科團隊沒有止步于榮譽,在摸索中把再植技術不斷精益求精。目前在市六醫院,斷肢、斷掌、斷指(趾)再植技術及各種組織移植術已相當成熟,具備再植條件的手術成功率達到95%以上。

  高難度保肢手術,患者一生一次的機會

  因為名氣大,全國病人慕名而來。拇指被機器咬碎缺損,取足趾再造拇指,神形兼備;車禍傷導致小腿毀損離斷,顯微鏡下吻合血管,再植皮瓣,保肢成功……這些奇跡般的手術,每週都在市六醫院進行著。

  “以前是工傷比較多,現在是以車禍傷為主,給我們帶來新挑戰。”這裡的醫生説,與工傷“整塊切斷”的特點不同,車禍傷導致的嚴重碾壓傷,血管、神經、肌腱亂做一團。患者病情的變化,推動著醫生追求保肢技術的再進步。

  截肢,還是保肢,是一個難題。截肢手術相對容易,但對患者來説是難以承受之痛;保肢,意味著複雜的手術和巨大的風險,但對患者來説,如果成功,則是不幸中的萬幸。

  在市六醫院斷肢病房,因車禍、墜落、機械等高能量創傷導致嚴重肢體受損的病人躺了一屋子。比如22床,送來時整個大腿遭車碾壓,血肉模糊。在另一家醫院搶救時,他已被告知要從大腿處截肢,病人接受不了,保肢的意願非常強烈。於是,柴益民帶領修復重建團隊開始了一場爭分奪秒的保肢戰。

  保肢手術的風險非常高,這不僅僅是一台耗時漫長的手術,更是一個複雜的系統工程。清理傷口、血管重建接通、理順受傷組織、拼接碎骨、處理受損皮膚……近八小時的手術,五六個醫生同臺,讓患者得以重新站立———他的大腿保住了。

  “保肢,對患者來説就是一生一次的機會,錯過手術時間窗口,就再不可能接上。”柴益民説,每台手術都可能影響病人一生的幸福,這促使他們不斷追求技術精進。

  制定再植技術標準,把好技術傳到全球

  接上斷肢,還不能代表成功。接通是第一步,保證存活是第二步。在市六醫院斷肢病房,護士長黃新艷和同事每小時都得拿著皮溫儀給患者測皮膚溫度,這是為了觀察血管流通情況。一旦發生栓塞,斷了血供,再植肢體也“活”不了。

  為提高再植存活率,市六醫院骨科團隊開發出許多術後監測手段,包括血運監測、穿支定位、多普勒超聲等。也正是這一系列從手術到術後管理、監護的技術、理念和標準,吸引著全國乃至全球的醫學團隊不斷前來“取經”。國外同行把世界首例斷肢再植的主要完成者、時任市六醫院骨科醫生陳中偉教授稱為“斷指再植之父”,把此前市六醫院團隊制定的一系列再植技術與評價標準稱為“陳氏標準”。如今,“陳氏標準”還在不斷豐富,並培訓出一批批再植技術的新傳人。

  “這個技術雖然難度高、壓力大,但它的社會意義也很大。市六醫院如今每年進行1000多例斷肢再植,如果有更多醫院、更多醫生掌握這門技術,就能幫助更多病患、更多家庭。”柴益民説,救治不僅為了病人的生存,更要追求如何給患者及其家庭更大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