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5000輛首汽網約車上路 申城計程車行業如何應對

2017-9-14 04:43:34

來源:解放日報 作者:李蕾 選稿:吳春偉

  最近,越來越多的乘客使用“首汽約車”叫車。經常用“首汽約車”叫車的乘客張小姐告訴記者,原因很簡單:車內乾淨,充電線、餐巾紙、飲用水都有,司機服務態度好,如果使用優惠券,有時比計程車還便宜。

  為何一傢具有國資背景的網約車平臺,受到不少乘客的歡迎?首汽約車的“鯰魚效應”對上海計程車行業創新發展、重塑形象,有無示範和啟示?

  司機們看中首汽約車有保障

  2016年11月,首汽約車和大眾平臺開始合作。在上海,兩個平臺的網約車可以互通、共用。也就是説,在首汽約車的平臺上可以叫到大眾的網約車,在大眾出行的平臺上也能叫到首汽的網約車。但這一合作僅限于“網約車”領域,計程車並不涉及。首汽約車表示,這次合作為了充分發揮各自在本地市場的客戶資源及車輛資源的優勢,實現優勢互補。

  目前,首汽約車在上海有5000多輛車,大部分是首汽自行購買的,加盟的網約車也是符合上海網約車新政的合作企業車隊。如今,首汽約車在上海約有5000多名司機,由公司為他們統一繳納四金和社保。司機康偉,在首汽約車工作了1年零2個月,有上海本地戶口,他説,在上海的首汽約車司機基本上都是上海戶籍,全部是全職司機,沒有兼職司機。

  進入首汽約車平臺的司機必須保證有三年以上的從業經歷,且無重大責任交通事故、無重大服務投訴和違反行業法規的行為。首汽約車還要求司機無犯罪記錄,在歷史工作單位無劣跡。首汽約車也會與公安機關合作審查司機是否有刑事治安處罰記錄,盡最大可能保證司機團隊的基本素質。對於司機的外貌,首汽約車也有一定要求,例如無可視、可嗅缺陷,也不能有暴露在外的文身等。

  司機們要嚴格按照相關道路和交通指示的規定駕駛。首汽約車會對司機進行培訓考核,只有考核通過才能進入上崗工作的流程。即便是正式司機團隊,也要參加公司內部的定期培訓和不定期培訓,以保證優質的服務水準。

  首汽約車對司機的著裝也有嚴格的要求:司機自己配置白襯衫、黑西褲、黑皮鞋;公司則為每一個司機配發白手套,和帶有灰色黑點的、首汽標誌的領帶。在工作過程中,工作手機必須顯示給客人看,行駛公里數和時間一目了然。康偉説:“工作手機不能安裝第三方軟體,一旦安裝,公司會檢測到,這樣做的目的是防止作弊,保障乘客利益。”康偉強調,工作手機上只有微信;一旦發現安裝第三方軟體,第一次口頭警告,第二次罰款,第三次就會被開除。這條規定看起來很嚴苛,但不少司機還是願意留在首汽約車。收入較高、穩定,是最重要的因素。

  專車已經過了高峰期,進入一個平穩的階段,司機更多看中保障。在首汽約車,不少司機曾在優步、神州都開過專車。他們告訴記者,雖然在首汽開車收入和平臺差不多,但司機有保障,專心開車就行。和開計程車相比,開網約車稍微輕鬆一點,時間可以自己把控,也沒有“份子錢”一説,車是公司的,每一單的收入和公司分成,司機拿大頭。康偉説,他們一般“做六休一”,第6天算是加班工資,收入是平時工資的2倍。一般來説,一個司機每天工作8小時,實行分班制,平均月收入1萬元左右。

  計程車低運價會導致“逆需求”

  那麼,首汽約車的網約車模式,能否在上海全面推廣?答案是否定的。

  如果全上海只有網約車,沒有計程車,那麼整個上海多元化的出行需求就存在很大的缺口。首先,網約車價格偏高。記者測算過,目前網約車的價格大約是計程車價格的2倍,如果遇到堵車、路況不好,翻3倍的情況時有發生。比如説,從浦東世紀大道地鐵站打車到威海路茂名南路,計程車只要30多元,但如果在早高峰叫網約車的話,則要100多元。試想一下,如果上海只有網約車,沒有計程車,那麼網約車出行成本將很高,“打車貴”問題將出現。

  説到底,首汽約車的背後是有高資金投入做支撐的。而高投入一方面來自資本,另一方面來自車價。資本的投入,作為前期的市場培養或許可以支撐一段時間,但不可能長期依靠資本,而且資本是要追求回報的。

  反觀目前上海的巡遊車行業。多年來,雖然購車成本有所降低,但是運營的主要成本——人工、場地、燃料、維修、保險等費用均有大幅上升。雖然,上海各大出租汽車公司嚴格控制管理成本,但公司利潤仍逐年下滑,全行業走向虧損邊緣。計程車公司紛紛表示,公司的營運指標5年連降4次,從2007年9595元/月下降到2011年8220元/月,每年投入的勞動力成本多達3000萬,其中多為剛性成本。2007年,司機的社保佔營運指標的11.4%,現在佔41%。也就是説,對於企業來説,幾年來盈利的“天花板”維持不變,但運營的剛性成本卻不斷上漲,企業利潤在不斷壓縮中。

  令大多數人覺得“偏低”的,還有巡遊車的定價。在國外,本地人很少乘計程車,大部分乘客是旅遊者,或對公共交通不熟悉的人。1998年,上海出租汽車小型客車起步價統一為10元,桑塔納車型起租里程由5公里調整為3公里,超起租里程單價每公里調整為2元。此後20年間,上海出租汽車運價僅有四次價格調整,且幅度很小。與其他國際大都市相比,上海計程車運價水準偏低。倫敦和東京的計程車素來以高品質服務和高價位著稱,雖然這兩個城市人均收入是上海的3—4倍,但計程車運價水準是上海的6—7倍。倫敦和東京的居民很少把計程車作為主要出行工具。

  計程車低運價的一大弊端是導致“逆需求”,本可依靠公共交通出行的需求,會轉向滿足特殊需求的計程車,後者性價比更高,最終出現計程車難叫、服務品質滑坡的局面。

  最怕計程車司機交鑰匙不幹了

  網約車不可能全部替代巡遊車,巡遊車要健康發展下去,就必須正視生存現狀。由於出租司機收入偏低、勞動強度大,行業吸引力不夠,司機緊俏已是十分棘手的問題。

  眾所週知,一輛計程車標配2個司機輪班。但在採訪中記者發現,不少計程車企業都出於無奈配了單班車。大眾出租有關負責人介紹,大眾出租有8000多輛,目前司機只有1.4萬名左右,再加上病假等,司機缺口比較大,不少車輛只能是單班車。海博出租一位負責人説,目前,海博在市區共有4800多輛計程車,司機7000多名,且平均年齡在47歲左右,其中單班車就佔35%。

  更令人驚訝的是:海博有600張“擱單”,也就是有了車牌額度,但沒有買新車。這位負責人説:“不是不想買,而是沒人開不能買。”他坦言,一輛VISTA車停在場地裏,每個月折舊費約1530多元,保險費800多元,光這兩項就要浪費2300多元。“對於企業來説,寧願提前報廢,也不願車子閒置。”大眾出租有關負責人介紹,大眾出租有8000多輛,每月有幾十輛閒置。如桑塔納4000型,閒置一個月,折舊成本約1300元,保險成本約1200元,車船稅約40元,合計約2500元左右。途安1.6閒置一個月,折舊成本約1700元,保險成本約1300元,車船稅30元,合計每個月浪費3030元左右。

  為什麼有這麼多車子閒置?沒人開!老司機逐漸退休,本地年輕人很少有人願意當計程車司機。“不光是收入偏低、勞動強度偏高的原因,是整個社會心態發生了變化。”海博出租這位負責人説。在上世紀90年代,學校裏的大學老師月收入才200多元,那時計程車司機一個月可以拿到4000元左右的收入,大家都搶著當計程車司機。

  強生控股副總經理程林認為,司機緊缺,是計程車企業共同面臨的難題。目前,強生出租約有1.2萬輛出租,司機僅有約2萬名,平均年齡53歲;公司“擱單”數量達1000張,也因為沒有司機。現在,上海計程車司機的平均收入每小時25元,可上海鐘點工收入是30元/小時,司機平均每天工作10多個小時。“現在,最怕的就是計程車司機交鑰匙不幹了。”因為司機短缺,出租企業對司機的不規範行為處罰也不敢用力過猛。

  業內專家建議,解決司機的來源可以從三個方面入手:出租行業內60歲退休的老司機,如果願意,可以做到65歲,像日本的老司機因為熟悉道路、服務態度好,很受歡迎。第二,向整個社會60歲以上的人開放,經過相關考核,可招聘成為計程車司機。第三,設法增加計程車行業對年輕人的吸引力,以獲得可持續的新司機資源。

  改革對計程車行業來説勢在必行

  優化計程車結構性運價

  首汽約車模式引出一個思考,既然計程車不同於公共交通,網約車與巡遊車也相互不可替代,那麼,就要重新調整新市場環境下的計程車定位。

  無論是計程車司機緊缺,還是計程車價,其實都和整個計程車行業的定位息息相關。如今,隨著地鐵等公共交通網路拓展,道路資源變得有限,計程車已不再是人們出行的主要交通方式。

  更重要的是,公交車是按高峰時段需求來配置的,而計程車只能按低峰時刻的需求或平均需求配置,遇高峰勢必供不應求。如果按高峰時刻需求配置,低谷時段就會有大量空車在馬路上巡遊。因此,計程車不可能滿足廣大市民出行。

  改革,對於計程車行業來説,勢在必行。但是,計程車改革是個系統工程,不是簡單的漲價或降價,價格體系的調整包括計價方式等都要調整。交通部深化出租汽車改革首席專家徐康明認為,出租汽車運力供給、價格水準和服務品質,是衡量出租汽車服務水準的主要指標,也是政府實施行業管理的主要著力點。三者既相互關聯又相互制約,其中任何一項短板都會制約行業整體改革的順利推進。優化完善價格機制,是當前深化出租汽車行業改革的重要一環,也是促進新老業態有序競爭、逐步融合,實現行業健康可持續發展的關鍵因素之一。

  中國出租汽車産業聯盟秘書長葛磊建議,巡遊計程車運價採用政府指導與市場調節相結合的方式,建立運價聯動機制。目前大多數城市的巡遊車價格聽證為單次調整,流程過於繁瑣、客觀標準模糊、形式大於本質。建議將運價與當地的物價指數、人均可支配收入、燃料成本等數據建立聯動關係,對運價聯動機制進行一次聽證後,可以定期根據條件的變化,自動進行調價,降低重復價格聽證的行政成本和時間成本。

  同時,優化完善巡遊車結構性運價,允許出租汽車公司根據不同車型、不同時段設置多種運價,有統一標準的浮動價格。應鼓勵企業使用中高端車型作為計程車,為乘客提供差異化服務,滿足不同層次的出行需求,並設置與之相匹配的運價。如深夜23時—淩晨5時的加價,可以調整到早晚高峰,通過價格杠桿,高峰時段的打車需求會降低,司機積極性會更高。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5000輛首汽網約車上路 申城計程車行業如何應對

2017年9月14日 04:43 來源:解放日報

  最近,越來越多的乘客使用“首汽約車”叫車。經常用“首汽約車”叫車的乘客張小姐告訴記者,原因很簡單:車內乾淨,充電線、餐巾紙、飲用水都有,司機服務態度好,如果使用優惠券,有時比計程車還便宜。

  為何一傢具有國資背景的網約車平臺,受到不少乘客的歡迎?首汽約車的“鯰魚效應”對上海計程車行業創新發展、重塑形象,有無示範和啟示?

  司機們看中首汽約車有保障

  2016年11月,首汽約車和大眾平臺開始合作。在上海,兩個平臺的網約車可以互通、共用。也就是説,在首汽約車的平臺上可以叫到大眾的網約車,在大眾出行的平臺上也能叫到首汽的網約車。但這一合作僅限于“網約車”領域,計程車並不涉及。首汽約車表示,這次合作為了充分發揮各自在本地市場的客戶資源及車輛資源的優勢,實現優勢互補。

  目前,首汽約車在上海有5000多輛車,大部分是首汽自行購買的,加盟的網約車也是符合上海網約車新政的合作企業車隊。如今,首汽約車在上海約有5000多名司機,由公司為他們統一繳納四金和社保。司機康偉,在首汽約車工作了1年零2個月,有上海本地戶口,他説,在上海的首汽約車司機基本上都是上海戶籍,全部是全職司機,沒有兼職司機。

  進入首汽約車平臺的司機必須保證有三年以上的從業經歷,且無重大責任交通事故、無重大服務投訴和違反行業法規的行為。首汽約車還要求司機無犯罪記錄,在歷史工作單位無劣跡。首汽約車也會與公安機關合作審查司機是否有刑事治安處罰記錄,盡最大可能保證司機團隊的基本素質。對於司機的外貌,首汽約車也有一定要求,例如無可視、可嗅缺陷,也不能有暴露在外的文身等。

  司機們要嚴格按照相關道路和交通指示的規定駕駛。首汽約車會對司機進行培訓考核,只有考核通過才能進入上崗工作的流程。即便是正式司機團隊,也要參加公司內部的定期培訓和不定期培訓,以保證優質的服務水準。

  首汽約車對司機的著裝也有嚴格的要求:司機自己配置白襯衫、黑西褲、黑皮鞋;公司則為每一個司機配發白手套,和帶有灰色黑點的、首汽標誌的領帶。在工作過程中,工作手機必須顯示給客人看,行駛公里數和時間一目了然。康偉説:“工作手機不能安裝第三方軟體,一旦安裝,公司會檢測到,這樣做的目的是防止作弊,保障乘客利益。”康偉強調,工作手機上只有微信;一旦發現安裝第三方軟體,第一次口頭警告,第二次罰款,第三次就會被開除。這條規定看起來很嚴苛,但不少司機還是願意留在首汽約車。收入較高、穩定,是最重要的因素。

  專車已經過了高峰期,進入一個平穩的階段,司機更多看中保障。在首汽約車,不少司機曾在優步、神州都開過專車。他們告訴記者,雖然在首汽開車收入和平臺差不多,但司機有保障,專心開車就行。和開計程車相比,開網約車稍微輕鬆一點,時間可以自己把控,也沒有“份子錢”一説,車是公司的,每一單的收入和公司分成,司機拿大頭。康偉説,他們一般“做六休一”,第6天算是加班工資,收入是平時工資的2倍。一般來説,一個司機每天工作8小時,實行分班制,平均月收入1萬元左右。

  計程車低運價會導致“逆需求”

  那麼,首汽約車的網約車模式,能否在上海全面推廣?答案是否定的。

  如果全上海只有網約車,沒有計程車,那麼整個上海多元化的出行需求就存在很大的缺口。首先,網約車價格偏高。記者測算過,目前網約車的價格大約是計程車價格的2倍,如果遇到堵車、路況不好,翻3倍的情況時有發生。比如説,從浦東世紀大道地鐵站打車到威海路茂名南路,計程車只要30多元,但如果在早高峰叫網約車的話,則要100多元。試想一下,如果上海只有網約車,沒有計程車,那麼網約車出行成本將很高,“打車貴”問題將出現。

  説到底,首汽約車的背後是有高資金投入做支撐的。而高投入一方面來自資本,另一方面來自車價。資本的投入,作為前期的市場培養或許可以支撐一段時間,但不可能長期依靠資本,而且資本是要追求回報的。

  反觀目前上海的巡遊車行業。多年來,雖然購車成本有所降低,但是運營的主要成本——人工、場地、燃料、維修、保險等費用均有大幅上升。雖然,上海各大出租汽車公司嚴格控制管理成本,但公司利潤仍逐年下滑,全行業走向虧損邊緣。計程車公司紛紛表示,公司的營運指標5年連降4次,從2007年9595元/月下降到2011年8220元/月,每年投入的勞動力成本多達3000萬,其中多為剛性成本。2007年,司機的社保佔營運指標的11.4%,現在佔41%。也就是説,對於企業來説,幾年來盈利的“天花板”維持不變,但運營的剛性成本卻不斷上漲,企業利潤在不斷壓縮中。

  令大多數人覺得“偏低”的,還有巡遊車的定價。在國外,本地人很少乘計程車,大部分乘客是旅遊者,或對公共交通不熟悉的人。1998年,上海出租汽車小型客車起步價統一為10元,桑塔納車型起租里程由5公里調整為3公里,超起租里程單價每公里調整為2元。此後20年間,上海出租汽車運價僅有四次價格調整,且幅度很小。與其他國際大都市相比,上海計程車運價水準偏低。倫敦和東京的計程車素來以高品質服務和高價位著稱,雖然這兩個城市人均收入是上海的3—4倍,但計程車運價水準是上海的6—7倍。倫敦和東京的居民很少把計程車作為主要出行工具。

  計程車低運價的一大弊端是導致“逆需求”,本可依靠公共交通出行的需求,會轉向滿足特殊需求的計程車,後者性價比更高,最終出現計程車難叫、服務品質滑坡的局面。

  最怕計程車司機交鑰匙不幹了

  網約車不可能全部替代巡遊車,巡遊車要健康發展下去,就必須正視生存現狀。由於出租司機收入偏低、勞動強度大,行業吸引力不夠,司機緊俏已是十分棘手的問題。

  眾所週知,一輛計程車標配2個司機輪班。但在採訪中記者發現,不少計程車企業都出於無奈配了單班車。大眾出租有關負責人介紹,大眾出租有8000多輛,目前司機只有1.4萬名左右,再加上病假等,司機缺口比較大,不少車輛只能是單班車。海博出租一位負責人説,目前,海博在市區共有4800多輛計程車,司機7000多名,且平均年齡在47歲左右,其中單班車就佔35%。

  更令人驚訝的是:海博有600張“擱單”,也就是有了車牌額度,但沒有買新車。這位負責人説:“不是不想買,而是沒人開不能買。”他坦言,一輛VISTA車停在場地裏,每個月折舊費約1530多元,保險費800多元,光這兩項就要浪費2300多元。“對於企業來説,寧願提前報廢,也不願車子閒置。”大眾出租有關負責人介紹,大眾出租有8000多輛,每月有幾十輛閒置。如桑塔納4000型,閒置一個月,折舊成本約1300元,保險成本約1200元,車船稅約40元,合計約2500元左右。途安1.6閒置一個月,折舊成本約1700元,保險成本約1300元,車船稅30元,合計每個月浪費3030元左右。

  為什麼有這麼多車子閒置?沒人開!老司機逐漸退休,本地年輕人很少有人願意當計程車司機。“不光是收入偏低、勞動強度偏高的原因,是整個社會心態發生了變化。”海博出租這位負責人説。在上世紀90年代,學校裏的大學老師月收入才200多元,那時計程車司機一個月可以拿到4000元左右的收入,大家都搶著當計程車司機。

  強生控股副總經理程林認為,司機緊缺,是計程車企業共同面臨的難題。目前,強生出租約有1.2萬輛出租,司機僅有約2萬名,平均年齡53歲;公司“擱單”數量達1000張,也因為沒有司機。現在,上海計程車司機的平均收入每小時25元,可上海鐘點工收入是30元/小時,司機平均每天工作10多個小時。“現在,最怕的就是計程車司機交鑰匙不幹了。”因為司機短缺,出租企業對司機的不規範行為處罰也不敢用力過猛。

  業內專家建議,解決司機的來源可以從三個方面入手:出租行業內60歲退休的老司機,如果願意,可以做到65歲,像日本的老司機因為熟悉道路、服務態度好,很受歡迎。第二,向整個社會60歲以上的人開放,經過相關考核,可招聘成為計程車司機。第三,設法增加計程車行業對年輕人的吸引力,以獲得可持續的新司機資源。

  改革對計程車行業來説勢在必行

  優化計程車結構性運價

  首汽約車模式引出一個思考,既然計程車不同於公共交通,網約車與巡遊車也相互不可替代,那麼,就要重新調整新市場環境下的計程車定位。

  無論是計程車司機緊缺,還是計程車價,其實都和整個計程車行業的定位息息相關。如今,隨著地鐵等公共交通網路拓展,道路資源變得有限,計程車已不再是人們出行的主要交通方式。

  更重要的是,公交車是按高峰時段需求來配置的,而計程車只能按低峰時刻的需求或平均需求配置,遇高峰勢必供不應求。如果按高峰時刻需求配置,低谷時段就會有大量空車在馬路上巡遊。因此,計程車不可能滿足廣大市民出行。

  改革,對於計程車行業來説,勢在必行。但是,計程車改革是個系統工程,不是簡單的漲價或降價,價格體系的調整包括計價方式等都要調整。交通部深化出租汽車改革首席專家徐康明認為,出租汽車運力供給、價格水準和服務品質,是衡量出租汽車服務水準的主要指標,也是政府實施行業管理的主要著力點。三者既相互關聯又相互制約,其中任何一項短板都會制約行業整體改革的順利推進。優化完善價格機制,是當前深化出租汽車行業改革的重要一環,也是促進新老業態有序競爭、逐步融合,實現行業健康可持續發展的關鍵因素之一。

  中國出租汽車産業聯盟秘書長葛磊建議,巡遊計程車運價採用政府指導與市場調節相結合的方式,建立運價聯動機制。目前大多數城市的巡遊車價格聽證為單次調整,流程過於繁瑣、客觀標準模糊、形式大於本質。建議將運價與當地的物價指數、人均可支配收入、燃料成本等數據建立聯動關係,對運價聯動機制進行一次聽證後,可以定期根據條件的變化,自動進行調價,降低重復價格聽證的行政成本和時間成本。

  同時,優化完善巡遊車結構性運價,允許出租汽車公司根據不同車型、不同時段設置多種運價,有統一標準的浮動價格。應鼓勵企業使用中高端車型作為計程車,為乘客提供差異化服務,滿足不同層次的出行需求,並設置與之相匹配的運價。如深夜23時—淩晨5時的加價,可以調整到早晚高峰,通過價格杠桿,高峰時段的打車需求會降低,司機積極性會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