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菲傭要來?除了216小時培訓我們服務業還差什麼

2017-8-13 07:39:28

來源:上觀新聞 作者:吳衛群 選稿:張侃理

  原標題:焦點|菲傭要來?除了216小時培訓我們還差什麼

  逢年過節家政市場一人難求、日常生活專業保姆跪地難找、金牌月嫂薪酬早已過萬元……對專業家政人員的迫切需求,已成為眼下一個頗為棘手的問題。

  近日,外媒報道菲律賓勞動就業部發佈一份報告稱:“中國打算聘請菲律賓家政服務人員前往中國5個大城市就業,這5個城市包括北京、上海、廈門等。”難道是菲籍家政員真的要來了?對此,中國駐菲律賓大使館新聞發言人李淩霄稱,“不掌握此事情況”。截至發稿,中國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亦未作出官方回應。

  再不努力,真的要失業了!

  事實上,此前菲籍家政員入滬,政策上開過一個“小口子”。在2015年7月和2016年6月,公安部為支援上海科創中心建設,先後為高端外籍人才引入頒布“十二條”“新十條”便民政策。兩項政策放開和降低了外籍家政服務人員在滬取得居留權的門檻。今年3月,上海浦東公安已為一名菲籍家政員辦出該區首張居留許可證。這張加注“家政服務”的居留許可,也是浦東公安分局出入境管理辦公室落實出入境科創新政後,首次成功辦理外籍家政服務人員居留許可。這名人員名叫瑪麗(Mary,女,44歲,菲律賓籍),她是上海某生物醫藥科技公司總裁劉先生聘雇的外籍家政服務人員,可以長期有效在上海居留一年。

  該新政實施前,外籍人員一般無法在華合法從事家政服務。按照《出境入境管理法》,在中國就業的外國人應持職業簽證入境,入境後取得《外國人就業證》和外國人居留證件,方可在中國境內就業。目前我國不允許境外低端勞動者到國內打工,菲籍家政員這樣的純勞務輸出,不能合法取得工作簽證,做家政服務自然屬於非法務工。此外,《外國人在中國就業管理規定》第34條還強調,“禁止個體經濟組織和公民個人聘用外國人”。

  “上海作為國際大都市,適度引進外籍家政員,能滿足高層次人才對外籍家政服務人員的客觀需求,有利於推進上海家政服務市場職業化、標準化、專業化,有利於促進本土家政服務員形成職業精神和競爭意識。”上海家庭服務業行業協會秘書長張寶霞充分認可“放開和降低外籍家政服務人員在滬取得居留權門檻”。

  而金麗家政的方老師更是快人快語:“中國的家政員再不努力學習,真的要失業了!”

  菲籍家政員的優勢在哪

  張寶霞説,在家政行業,菲籍家政員(民間稱“菲傭”)已是一個世界知名品牌。

  菲律賓政府極為重視家政服務業發展。菲律賓政府允許和鼓勵菲籍家政員到海外務工,為國家賺取外匯。在菲律賓,家政員享有很重要的地位,菲各大主要國際機場的出入境海關,甚至都為其設立了專用通道。

  在民間層面,菲律賓的家政教育也十分普及。菲律賓的中學和大學都開設家政課,有針對性地注重對女性的家政教育培養。在馬尼拉街頭,關於家政的短期培訓班更是比比皆是。也正因此,菲籍家政員對於持家,照顧老人、兒童、動物,護理花園及溝通的能力相對較高。

  正式入行前,家政員還要接受菲律賓勞工和就業部專門提供的培訓和考核,主要包括兩部分:一是技能培訓,一是語言文化培訓。在菲律賓,要成為一名真正合格的家政服務人員,首先必須前往技術教育和技能開發署授權的培訓學校,接受216個小時的培訓課程。技能培訓課教各種常見的家用電器的用法,如洗衣機、微波爐、吸塵器等,還要求學會洗熨各種布料的衣物、清理房間、根據菜譜烹飪適合僱主口味的飯菜、照料老人和兒童等;語言和文化課,則主要包括阿拉伯語、希伯來語、中文普通話和廣東話以及英文,家政員們需要熟練運用各種語言表達問候、時間、數字、廚具和電器名稱、食物和調料名稱、度量衡以及家庭成員稱謂等。

  此外,菲籍家政員大都具有中專以上學歷,其中不乏教育、心理學、財會專業畢業的大學生,部分菲籍家政員還持有護士、醫師或教師執照。張寶霞説:“菲籍家政員具有較高的文化素養和專業技能,隨著上海這座城市國際化程度的提高以及高收入群體的增多,對她們的需求事實上已漸成氣候。”

  據記者從業內人士處了解,因為政策受限,目前在上海工作的菲籍家政員,都是通過“曲線”進入的。一般有兩條途徑,一是以教師或培訓師的身份來華,實際上提供家政服務;二是通過旅遊簽證或商務簽證入境,然後“黑”在僱主家打工。菲籍家政員年齡一般在25歲到50歲之間,僱主通常為境外人士,也有些是本地高收入群體,但這些人群多有海歸背景或已辦好移民,能夠用英語交談,他們的孩子則就讀于國際學校。這些家庭最為看重的,正是菲籍家政員的學歷和語言優勢。

  在陸家嘴某金融機構工作的張女士曾被外派到香港工作過兩年,期間雇傭了一名菲籍家政員照料日常生活。她對記者説,比起回滬後雇傭的本土家政員,那位菲籍家政員的優勢除了英語,還有“職業化”——整理房間井井有條,不需要僱主多吩咐一句,連僱主出差的行李,她都能幫忙整理。張女士更欣賞的,是這名家政員在為人處世上的分寸感。她從不主動打聽僱主的隱私,也不會在社區裏隨便結交朋友、背後對僱主説三道四。當然,同樣是因為”職業化”,到了規定的休息日,這名家政員手機便關機,僱主有天大的事情也別想打擾她的休息……

  能否倒逼家政服務業提質

  菲籍家政員的工資高嗎?

  令人大跌眼鏡的是,與本土家政員相比,菲籍家政員的月工資並不會高出很多。據了解,在上海工作的菲籍家政員月收入低位數在5000元左右,高位數有10000元左右。“兩者差距主要在其他費用,比如每年帶薪休假和來回飛機票。”從事涉外家政服務的上海金文家政公司負責人孔靜説。

  為何市場上有雇傭菲籍家政員“很貴”的説法?記者調查發現,主要是因為這一領域目前尚遊走于“灰色地帶”,加之需求大,因此僱主需承擔不菲的一次性仲介費用。

  張寶霞認為,菲籍家政員如果能夠通過正規渠道進入本市的家政服務市場,對倒逼本市家政服務業提高服務品質是件好事。“就專業化來説,目前上海家政行業社會化的培訓體系還未形成。”

  如前所述,菲籍家政員之所以有名,是因為菲律賓有一套自成體系的菲傭培訓制度,即使是大學生做菲傭,也要經過培訓才能上崗。類似做法並非菲律賓獨有。早在1862年,美國政府就通過立法並提供資金來鼓勵社會各級學校廣泛開設家政課程,目前全美共有700多所大學設有家政係科,每年有數百萬人在各類院校接受家政培訓;在中國香港,勞工處下設僱員再培訓局,負責家政傭工的培訓和就業推介。僱員再培訓局設有“實務技能培訓及評估中心”,為學員提供技能評估並頒發資格證書。這些系統性、成規模的培訓體系,在上海仍是空白。

  市商務委副主任吳星寶表示:“如果通過政府的引導、輿論的宣傳,我們的廣大家政服務人員能得到更多的教育培訓機會、受到尊重,那麼就會有更多優秀人才加入到家政服務領域。”他説,未來三五年內,上海將通過多層次家政服務業培訓體系的建立,全面提升家政服務業的能級,滿足市民多層次消費需求。具體措施包括:一是將家政服務教育逐步納入學歷教育體系,在高校、中高職院校的相關專業中設置面向家政服務從業者和經營管理者的有關課程;二是完善家政服務培訓體系,建立專業技能培訓站和示範性培訓基地,編寫等級考試教程,組織等級培訓和考試;三是將家政從業人員分為若干等級,分等級制(修)訂職業技能標準。

  採訪中,不少家政公司表示,與其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相比引進菲籍家政員,當前更應引進菲籍家政員培養機制。”孔靜透露,她們公司已打算邀請專業從事家政員培訓的菲律賓講師來滬授課,傳授“菲式”服務,“授課是全英文的”。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菲傭要來?除了216小時培訓我們服務業還差什麼

2017年8月13日 07:39 來源:上觀新聞

  原標題:焦點|菲傭要來?除了216小時培訓我們還差什麼

  逢年過節家政市場一人難求、日常生活專業保姆跪地難找、金牌月嫂薪酬早已過萬元……對專業家政人員的迫切需求,已成為眼下一個頗為棘手的問題。

  近日,外媒報道菲律賓勞動就業部發佈一份報告稱:“中國打算聘請菲律賓家政服務人員前往中國5個大城市就業,這5個城市包括北京、上海、廈門等。”難道是菲籍家政員真的要來了?對此,中國駐菲律賓大使館新聞發言人李淩霄稱,“不掌握此事情況”。截至發稿,中國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亦未作出官方回應。

  再不努力,真的要失業了!

  事實上,此前菲籍家政員入滬,政策上開過一個“小口子”。在2015年7月和2016年6月,公安部為支援上海科創中心建設,先後為高端外籍人才引入頒布“十二條”“新十條”便民政策。兩項政策放開和降低了外籍家政服務人員在滬取得居留權的門檻。今年3月,上海浦東公安已為一名菲籍家政員辦出該區首張居留許可證。這張加注“家政服務”的居留許可,也是浦東公安分局出入境管理辦公室落實出入境科創新政後,首次成功辦理外籍家政服務人員居留許可。這名人員名叫瑪麗(Mary,女,44歲,菲律賓籍),她是上海某生物醫藥科技公司總裁劉先生聘雇的外籍家政服務人員,可以長期有效在上海居留一年。

  該新政實施前,外籍人員一般無法在華合法從事家政服務。按照《出境入境管理法》,在中國就業的外國人應持職業簽證入境,入境後取得《外國人就業證》和外國人居留證件,方可在中國境內就業。目前我國不允許境外低端勞動者到國內打工,菲籍家政員這樣的純勞務輸出,不能合法取得工作簽證,做家政服務自然屬於非法務工。此外,《外國人在中國就業管理規定》第34條還強調,“禁止個體經濟組織和公民個人聘用外國人”。

  “上海作為國際大都市,適度引進外籍家政員,能滿足高層次人才對外籍家政服務人員的客觀需求,有利於推進上海家政服務市場職業化、標準化、專業化,有利於促進本土家政服務員形成職業精神和競爭意識。”上海家庭服務業行業協會秘書長張寶霞充分認可“放開和降低外籍家政服務人員在滬取得居留權門檻”。

  而金麗家政的方老師更是快人快語:“中國的家政員再不努力學習,真的要失業了!”

  菲籍家政員的優勢在哪

  張寶霞説,在家政行業,菲籍家政員(民間稱“菲傭”)已是一個世界知名品牌。

  菲律賓政府極為重視家政服務業發展。菲律賓政府允許和鼓勵菲籍家政員到海外務工,為國家賺取外匯。在菲律賓,家政員享有很重要的地位,菲各大主要國際機場的出入境海關,甚至都為其設立了專用通道。

  在民間層面,菲律賓的家政教育也十分普及。菲律賓的中學和大學都開設家政課,有針對性地注重對女性的家政教育培養。在馬尼拉街頭,關於家政的短期培訓班更是比比皆是。也正因此,菲籍家政員對於持家,照顧老人、兒童、動物,護理花園及溝通的能力相對較高。

  正式入行前,家政員還要接受菲律賓勞工和就業部專門提供的培訓和考核,主要包括兩部分:一是技能培訓,一是語言文化培訓。在菲律賓,要成為一名真正合格的家政服務人員,首先必須前往技術教育和技能開發署授權的培訓學校,接受216個小時的培訓課程。技能培訓課教各種常見的家用電器的用法,如洗衣機、微波爐、吸塵器等,還要求學會洗熨各種布料的衣物、清理房間、根據菜譜烹飪適合僱主口味的飯菜、照料老人和兒童等;語言和文化課,則主要包括阿拉伯語、希伯來語、中文普通話和廣東話以及英文,家政員們需要熟練運用各種語言表達問候、時間、數字、廚具和電器名稱、食物和調料名稱、度量衡以及家庭成員稱謂等。

  此外,菲籍家政員大都具有中專以上學歷,其中不乏教育、心理學、財會專業畢業的大學生,部分菲籍家政員還持有護士、醫師或教師執照。張寶霞説:“菲籍家政員具有較高的文化素養和專業技能,隨著上海這座城市國際化程度的提高以及高收入群體的增多,對她們的需求事實上已漸成氣候。”

  據記者從業內人士處了解,因為政策受限,目前在上海工作的菲籍家政員,都是通過“曲線”進入的。一般有兩條途徑,一是以教師或培訓師的身份來華,實際上提供家政服務;二是通過旅遊簽證或商務簽證入境,然後“黑”在僱主家打工。菲籍家政員年齡一般在25歲到50歲之間,僱主通常為境外人士,也有些是本地高收入群體,但這些人群多有海歸背景或已辦好移民,能夠用英語交談,他們的孩子則就讀于國際學校。這些家庭最為看重的,正是菲籍家政員的學歷和語言優勢。

  在陸家嘴某金融機構工作的張女士曾被外派到香港工作過兩年,期間雇傭了一名菲籍家政員照料日常生活。她對記者説,比起回滬後雇傭的本土家政員,那位菲籍家政員的優勢除了英語,還有“職業化”——整理房間井井有條,不需要僱主多吩咐一句,連僱主出差的行李,她都能幫忙整理。張女士更欣賞的,是這名家政員在為人處世上的分寸感。她從不主動打聽僱主的隱私,也不會在社區裏隨便結交朋友、背後對僱主説三道四。當然,同樣是因為”職業化”,到了規定的休息日,這名家政員手機便關機,僱主有天大的事情也別想打擾她的休息……

  能否倒逼家政服務業提質

  菲籍家政員的工資高嗎?

  令人大跌眼鏡的是,與本土家政員相比,菲籍家政員的月工資並不會高出很多。據了解,在上海工作的菲籍家政員月收入低位數在5000元左右,高位數有10000元左右。“兩者差距主要在其他費用,比如每年帶薪休假和來回飛機票。”從事涉外家政服務的上海金文家政公司負責人孔靜説。

  為何市場上有雇傭菲籍家政員“很貴”的説法?記者調查發現,主要是因為這一領域目前尚遊走于“灰色地帶”,加之需求大,因此僱主需承擔不菲的一次性仲介費用。

  張寶霞認為,菲籍家政員如果能夠通過正規渠道進入本市的家政服務市場,對倒逼本市家政服務業提高服務品質是件好事。“就專業化來説,目前上海家政行業社會化的培訓體系還未形成。”

  如前所述,菲籍家政員之所以有名,是因為菲律賓有一套自成體系的菲傭培訓制度,即使是大學生做菲傭,也要經過培訓才能上崗。類似做法並非菲律賓獨有。早在1862年,美國政府就通過立法並提供資金來鼓勵社會各級學校廣泛開設家政課程,目前全美共有700多所大學設有家政係科,每年有數百萬人在各類院校接受家政培訓;在中國香港,勞工處下設僱員再培訓局,負責家政傭工的培訓和就業推介。僱員再培訓局設有“實務技能培訓及評估中心”,為學員提供技能評估並頒發資格證書。這些系統性、成規模的培訓體系,在上海仍是空白。

  市商務委副主任吳星寶表示:“如果通過政府的引導、輿論的宣傳,我們的廣大家政服務人員能得到更多的教育培訓機會、受到尊重,那麼就會有更多優秀人才加入到家政服務領域。”他説,未來三五年內,上海將通過多層次家政服務業培訓體系的建立,全面提升家政服務業的能級,滿足市民多層次消費需求。具體措施包括:一是將家政服務教育逐步納入學歷教育體系,在高校、中高職院校的相關專業中設置面向家政服務從業者和經營管理者的有關課程;二是完善家政服務培訓體系,建立專業技能培訓站和示範性培訓基地,編寫等級考試教程,組織等級培訓和考試;三是將家政從業人員分為若干等級,分等級制(修)訂職業技能標準。

  採訪中,不少家政公司表示,與其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相比引進菲籍家政員,當前更應引進菲籍家政員培養機制。”孔靜透露,她們公司已打算邀請專業從事家政員培訓的菲律賓講師來滬授課,傳授“菲式”服務,“授課是全英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