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上海與手拎馬桶的告別 一場至為生動的城市變遷

2017-8-13 07:37:26

來源:上觀新聞 作者:江曾培 選稿:張侃理

  原標題:上海與手拎馬桶的告別,一場至為生動的城市變遷

  近日傳來好消息:地處上海市中心的靜安寺街道轄區內最後的144隻手拎馬桶,終於消失了。受惠的市民歡欣鼓舞,覺得盼出了頭。

  在印象中,如今不要説大城市,就是小城鎮,人們如廁也早用上抽水馬桶了。然而,這只是一種總的情況,沒能用上抽水馬桶的居民還大有人在,即使像上海這樣現代化水準很高的大都市,也仍有一些市民在用手拎馬桶。

  人的生存,要進食,也要排泄,缺一不可。適應排泄的需要,就得有便器。二千多年前的漢朝,我國就出現了手拎馬桶,此後代代相傳,至今未絕。由於馬桶是生活必需品,女兒出嫁的陪嫁嫁粧,圓圓的木製木桶是其中的一項標配。上海現代化起步較早,隨著西風東進,在19世紀末20世紀初就出現了抽水馬桶,但開始多為洋人與富貴人士所享用,一般市民還多是用手拎馬桶。

  五六十年前,我曾在大世界鈄對面的恒茂裏住過(現已拆除成為上海音樂廳的綠地),這是地處市中心一條建築還比較好的里弄,當時除少量住房有衛生設施外,大部分居民還是用馬桶。每天清晨四五點鐘,就有倒糞工推著倒糞車在弄堂裏叫“倒馬桶了”,要居民將馬桶拎到大門口。隨即,只聽到一片開門聲、下樓聲,每個大門口都放了好幾隻馬桶,倒糞工一一將馬桶污物倒進倒糞車,再倒些水用刷子清洗一下,將馬桶放到原處,待晾幹後再由主人拎回。有些沒有倒糞工的弄堂,則是每天清晨由女主人拎出馬桶到指定的地方去倒去洗。因此,“倒馬桶”成了當時上海弄堂的一種市聲、一種市景。這在一些反映老上海風情的文藝作品裏,都有所表現。

  較之抽水馬桶,木製馬桶既不衛生,也不方便,每天還要拎出去傾倒清洗,費力又費心,改善居住的衛生設施,也就成了解放後上海市民的一大渴望。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我在新民晚報工作,曾就這一問題作過採訪調查,當時戲稱上海的手拎馬桶數,猶如曹操下江南時的八十三萬大軍,也為八十三萬隻——實際上,恐怕還不止這個數。政府也曾在這方面做了些工作,比如建造了一些有衛生設施的新村,但限于歷史條件,成效不大。

  改革開放後,隨著人民生活水準的提高,市民“換馬”的渴望更加突出。國外有個調查問卷,問20世紀最偉大的發明是什麼,排名第一的回答不是原子彈、網際網路,竟是抽水馬桶。這一回答雖不盡科學,但它反映了抽水馬桶對改善提高現代人生活品質的重要作用。

  近些年來,上海的發展日新月異,包括居住條件在內市民生活都有了顯著的改善,絕大多數人都用上了抽水馬桶。然而,手拎馬桶並未絕跡。這是因為,雖然高樓大廈與高檔小區大量出現,但在光鮮亮麗的背後,也還有一些簡居陋屋,它們限于條件,要裝抽水馬桶存在諸多困難,或因居住面積太小,擠不出地方;或因房屋結構特殊,管線接不出來;或雖具備安裝條件,但樓下鄰居不同意。針對這一情況,有關方面知難而進,千方百計來破這一難題。

  上海靜安告別“最後的手拎馬桶”,這説明,“世上無難事,只要肯登攀。”靜安寺街道的“登攀”之道,是把工作做深做細,因地制宜制定了“一戶一策”。儘管幾乎沒有一戶能順順利利推進,但他們耐心地反覆與群眾溝通,開展民主協商,群策群力,終於“鐵杵磨成針”。而他們所以能不畏艱難,百折不回,則由於他們心中裝著百姓,以百姓之憂為憂,百姓之樂為樂。

  靜安街道為上海最後告別手拎馬桶破了題,相信不久的將來,手拎馬桶現象將完全成為現代化上海的記憶。而對一座城市的變遷來説,這最後的馬桶,實在是很好的縮影。

上一篇稿件

上海與手拎馬桶的告別 一場至為生動的城市變遷

2017年8月13日 07:37 來源:上觀新聞

  原標題:上海與手拎馬桶的告別,一場至為生動的城市變遷

  近日傳來好消息:地處上海市中心的靜安寺街道轄區內最後的144隻手拎馬桶,終於消失了。受惠的市民歡欣鼓舞,覺得盼出了頭。

  在印象中,如今不要説大城市,就是小城鎮,人們如廁也早用上抽水馬桶了。然而,這只是一種總的情況,沒能用上抽水馬桶的居民還大有人在,即使像上海這樣現代化水準很高的大都市,也仍有一些市民在用手拎馬桶。

  人的生存,要進食,也要排泄,缺一不可。適應排泄的需要,就得有便器。二千多年前的漢朝,我國就出現了手拎馬桶,此後代代相傳,至今未絕。由於馬桶是生活必需品,女兒出嫁的陪嫁嫁粧,圓圓的木製木桶是其中的一項標配。上海現代化起步較早,隨著西風東進,在19世紀末20世紀初就出現了抽水馬桶,但開始多為洋人與富貴人士所享用,一般市民還多是用手拎馬桶。

  五六十年前,我曾在大世界鈄對面的恒茂裏住過(現已拆除成為上海音樂廳的綠地),這是地處市中心一條建築還比較好的里弄,當時除少量住房有衛生設施外,大部分居民還是用馬桶。每天清晨四五點鐘,就有倒糞工推著倒糞車在弄堂裏叫“倒馬桶了”,要居民將馬桶拎到大門口。隨即,只聽到一片開門聲、下樓聲,每個大門口都放了好幾隻馬桶,倒糞工一一將馬桶污物倒進倒糞車,再倒些水用刷子清洗一下,將馬桶放到原處,待晾幹後再由主人拎回。有些沒有倒糞工的弄堂,則是每天清晨由女主人拎出馬桶到指定的地方去倒去洗。因此,“倒馬桶”成了當時上海弄堂的一種市聲、一種市景。這在一些反映老上海風情的文藝作品裏,都有所表現。

  較之抽水馬桶,木製馬桶既不衛生,也不方便,每天還要拎出去傾倒清洗,費力又費心,改善居住的衛生設施,也就成了解放後上海市民的一大渴望。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我在新民晚報工作,曾就這一問題作過採訪調查,當時戲稱上海的手拎馬桶數,猶如曹操下江南時的八十三萬大軍,也為八十三萬隻——實際上,恐怕還不止這個數。政府也曾在這方面做了些工作,比如建造了一些有衛生設施的新村,但限于歷史條件,成效不大。

  改革開放後,隨著人民生活水準的提高,市民“換馬”的渴望更加突出。國外有個調查問卷,問20世紀最偉大的發明是什麼,排名第一的回答不是原子彈、網際網路,竟是抽水馬桶。這一回答雖不盡科學,但它反映了抽水馬桶對改善提高現代人生活品質的重要作用。

  近些年來,上海的發展日新月異,包括居住條件在內市民生活都有了顯著的改善,絕大多數人都用上了抽水馬桶。然而,手拎馬桶並未絕跡。這是因為,雖然高樓大廈與高檔小區大量出現,但在光鮮亮麗的背後,也還有一些簡居陋屋,它們限于條件,要裝抽水馬桶存在諸多困難,或因居住面積太小,擠不出地方;或因房屋結構特殊,管線接不出來;或雖具備安裝條件,但樓下鄰居不同意。針對這一情況,有關方面知難而進,千方百計來破這一難題。

  上海靜安告別“最後的手拎馬桶”,這説明,“世上無難事,只要肯登攀。”靜安寺街道的“登攀”之道,是把工作做深做細,因地制宜制定了“一戶一策”。儘管幾乎沒有一戶能順順利利推進,但他們耐心地反覆與群眾溝通,開展民主協商,群策群力,終於“鐵杵磨成針”。而他們所以能不畏艱難,百折不回,則由於他們心中裝著百姓,以百姓之憂為憂,百姓之樂為樂。

  靜安街道為上海最後告別手拎馬桶破了題,相信不久的將來,手拎馬桶現象將完全成為現代化上海的記憶。而對一座城市的變遷來説,這最後的馬桶,實在是很好的縮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