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大國工匠”周平紅勇奪內鏡診療領域“中國話語權”

2017-8-13 04:55:10

來源:解放日報 作者:顧泳 選稿:吳春偉

  8月7日,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內,來自埃及的奈波爾女士在床邊向記者述説,“我的主刀醫生在埃及相當有名望,他這樣告訴我,要醫好我的病必須來上海找周醫生。”漂亮的奈波爾忽閃著大眼睛,這是她第一次來到上海,“5年前我曾聽醫生推薦,前往德國進行治療;早知這樣,5年前我就來上海了,這樣可以少走許多彎路。”

  奈波爾口中的周醫生,就是中山醫院內鏡中心主任周平紅教授,已在曾經歐美主導的內鏡舞臺上“所向披靡”。迄今,他獲得美國、希臘、澳大利亞、埃及、德國等國家的臨時行醫執照,在200余場國際大會演講和手術演示。

  機會從不垂青沒準備的人

  作為全球最大內鏡中心的帶頭人,周平紅每天幾乎都在開刀與看病、出差與講課中度過。難得的是,他臉上總是洋溢著笑容。

  “周醫生既開朗又幽默,看到他信心滿滿的樣子,我對手術不再懼怕。”奈波爾的病情,可謂相當棘手。自28歲起,她患上潰瘍性結腸炎,2012年復查發現直腸近肛門口有巨大扁平息肉。當地醫生建議行“直腸癌根治術+人造肛門永久造瘺術”,奈波爾無法接受人工肛門術,輾轉求治于德國。從埃及到德國再到歐洲其他國家,頂尖內鏡專家都束手無策。飛越數千里,奈波爾只為最後的“救命稻草”——來自上海的周平紅教授。

  成為世界內鏡舞臺的“領軍人物”,周平紅花了近20年時間——

  “時機抓得好,更取決於個人的悟性與勤勉。”周平紅的老師、內鏡中心姚禮慶教授如此評價他的得意門生。1992年,大學畢業分配到中山醫院普外科的周平紅,工作相當清閒,有時上午開個刀、中午還能打個盹兒,如此“浪費”了兩年,他越想越不是滋味,“再這樣下去可不行,趁著年輕必須再掌握一門技術。”

  彼時內鏡技術方興未艾。“當年業界普遍認為,能剖膛開腹的才是大醫生,做內鏡的只是小醫生。”周平紅回憶。不過放眼全球,情況卻並非如此:手術經人體自然腔道實施,體表不留疤痕,體內創傷小,優勢已經凸顯,學科發展苗頭相當好。

  2000年前後,周平紅爭取到機會,首次赴日學習超聲內鏡技術。學成歸來,他卻苦於國內內鏡學科起步太晚,沒有適宜手術器材。之後的6年時間,他利用空閒時間,看各種國外內鏡醫生手術錄影,孜孜不倦如海綿般吸收知識,最終找到突破口——胃腸道早期腫瘤內鏡黏膜下剝離術。2006年,他再次赴日學習技術,自此在內鏡診療領域逐漸嶄露頭角。

  內鏡“世界盃”的中國裁判

  8月8日下午,奈波爾的內鏡手術開始了。內鏡中心的蔡明琰醫生介紹:患者之前手術造成直腸狹窄,此後又不間斷接受球囊擴張治療,反覆電凝燒灼治療復發病變,使復發部位疤痕纍纍。這讓內鏡黏膜下剝離術困難重重,隨時有穿孔的風險。

  周平紅嫺熟地開始了消化道內鏡黏膜下剝離術,黏膜下注射正如預料中那樣,並沒有為術者提供清晰的層次。腸鏡下4釐米×5釐米的復發腫瘤清晰可見,同時伴有瘢痕組織,“這是內鏡治療最擔心、最害怕的問題,這種地方最易穿孔。細緻入微的操作,最終確保腫瘤完整切除、同時不會穿透腸壁。周平紅解釋,“以前國外醫生做分片切除,創面會有腫瘤殘留,這會埋下禍根,復發率高達10%至30%。此次手術採用的整塊切除,復發率可控制在1%以下。”

  這意味著,術後奈波爾的病情復發率極低。奈波爾的丈夫興奮地説,“我們千里迢迢來上海,找對了專家!”

  “周老師最令我欽佩的,是他的開拓創新、膽大心細。”蔡明琰説。

  無數次的操練、無數次的反思,最終成就精湛醫技。但僅有病例積累還不夠,如何做出屬於中國人自己的東西、勇奪內鏡診療領域的“中國話語權”?這是周平紅在反覆臨床操作中,始終思索的問題。2007年,他獨創“內鏡全層切除術”,“挖穿”胃腸壁全層,全層清除腫瘤,再用3至5隻血管夾補上“洞口”,摘除胃腸壁黏膜下層以下的腫瘤,EFR 就此成為清除胃壁深層良性腫瘤的利器;2010年,他再度突破自我,在國內首先開展“經口內鏡下肌切開術”,實現了“無切口、微創傷”根治賁門失馳緩症。

  2013年,周平紅代表中國大陸醫生,首度入圍內鏡世界盃決賽。當年世界內鏡組織協會主席讚賞“這支團隊建立的內鏡治療新策略,世界領先!”如今,有賴於精湛技術、豐富經驗,他已從內鏡世界盃的“選手”轉型為“裁判”,為全球範圍內的內鏡後來者提供經驗指導。

  國外同行競相來華“取經”

  8月初才剛閉幕的“日本2017內鏡論壇”上,周平紅的演講與示範,再度成為眾多國外同行競相來滬學習的目標。他告訴記者,“國外醫生排隊來我這裡學習內鏡技術,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啦!”

  豈止是日本。每年前往中山醫院培訓的醫護人員超過100名,累計超過1000名。歐美知名醫院(如美國梅奧診所等)90余名專家,紛紛前來進修學習,與“中山標準”接軌。

  德國不萊梅消化內科醫生海因裏希‧舒爾茨,便是眾多“洋學徒”之一。在一次介紹內鏡最新技術的網站上,他閱讀到周平紅的文章,自此對周平紅的醫術産生極大興趣。2012年,在德國杜塞爾多夫舉行的國際內鏡年會上,海因裏希醫生遇到了周平紅,提出前往學習的請求。整整一週,他獲益頗多,返回德國前留下一封感謝信,“這裡每天都有非常龐大的病例數,我驚嘆于周醫生的精湛醫技,更感動於他的敬業精神。”

  數據顯示:來自中山醫院內鏡中心的創新成果,已推廣至包括美國、英國、新加坡在內的7個國家和地區75家醫院,累計診治消化道疾病5萬餘例,顯著提高消化道疾病療效。除此之外,“DrZhou工作室”在海外逐步落地開花,埃及工作室已開業,美國工作室也正在緊鑼密鼓籌備之中……

  創新的腳步並未停歇。

  8月8日晚上,奈波爾的手術才剛完成,周平紅又進了手術室。這次是國際最領先的內鏡技術——內鏡經胃保膽取石術。周平紅在全球首度嘗試,通過胃鏡在患者胃腔裏開個“小窗”,直達腹腔,一個飽滿的膽囊躍入視野。他熟練運用內鏡切開刀打開膽囊,吸走膽汁,伸入內鏡下網兜,滿袋的膽囊結石被從口腔撈出。如此操作重復多次,直至膽囊石頭被取盡,細心的護士一數——居然有229顆大小不一的結石!術後次日,患者一切恢復良好。

  就在去年,作為全國醫療界的唯一代表,周平紅入選由中宣部、全國總工會和中央電視臺聯合製作的新聞專題片《大國工匠》,社會反響強烈。目前,“周平紅大國工匠工作站”還先後在揚州蘇北人民醫院、雲南省曲靖市第二醫院、中山醫院徐匯醫院等地掛牌。這位“大國工匠”説,“未來的路還很長,內鏡為我打開了一片世界,我將以更出色的技術回報患者。”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大國工匠”周平紅勇奪內鏡診療領域“中國話語權”

2017年8月13日 04:55 來源:解放日報

  8月7日,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內,來自埃及的奈波爾女士在床邊向記者述説,“我的主刀醫生在埃及相當有名望,他這樣告訴我,要醫好我的病必須來上海找周醫生。”漂亮的奈波爾忽閃著大眼睛,這是她第一次來到上海,“5年前我曾聽醫生推薦,前往德國進行治療;早知這樣,5年前我就來上海了,這樣可以少走許多彎路。”

  奈波爾口中的周醫生,就是中山醫院內鏡中心主任周平紅教授,已在曾經歐美主導的內鏡舞臺上“所向披靡”。迄今,他獲得美國、希臘、澳大利亞、埃及、德國等國家的臨時行醫執照,在200余場國際大會演講和手術演示。

  機會從不垂青沒準備的人

  作為全球最大內鏡中心的帶頭人,周平紅每天幾乎都在開刀與看病、出差與講課中度過。難得的是,他臉上總是洋溢著笑容。

  “周醫生既開朗又幽默,看到他信心滿滿的樣子,我對手術不再懼怕。”奈波爾的病情,可謂相當棘手。自28歲起,她患上潰瘍性結腸炎,2012年復查發現直腸近肛門口有巨大扁平息肉。當地醫生建議行“直腸癌根治術+人造肛門永久造瘺術”,奈波爾無法接受人工肛門術,輾轉求治于德國。從埃及到德國再到歐洲其他國家,頂尖內鏡專家都束手無策。飛越數千里,奈波爾只為最後的“救命稻草”——來自上海的周平紅教授。

  成為世界內鏡舞臺的“領軍人物”,周平紅花了近20年時間——

  “時機抓得好,更取決於個人的悟性與勤勉。”周平紅的老師、內鏡中心姚禮慶教授如此評價他的得意門生。1992年,大學畢業分配到中山醫院普外科的周平紅,工作相當清閒,有時上午開個刀、中午還能打個盹兒,如此“浪費”了兩年,他越想越不是滋味,“再這樣下去可不行,趁著年輕必須再掌握一門技術。”

  彼時內鏡技術方興未艾。“當年業界普遍認為,能剖膛開腹的才是大醫生,做內鏡的只是小醫生。”周平紅回憶。不過放眼全球,情況卻並非如此:手術經人體自然腔道實施,體表不留疤痕,體內創傷小,優勢已經凸顯,學科發展苗頭相當好。

  2000年前後,周平紅爭取到機會,首次赴日學習超聲內鏡技術。學成歸來,他卻苦於國內內鏡學科起步太晚,沒有適宜手術器材。之後的6年時間,他利用空閒時間,看各種國外內鏡醫生手術錄影,孜孜不倦如海綿般吸收知識,最終找到突破口——胃腸道早期腫瘤內鏡黏膜下剝離術。2006年,他再次赴日學習技術,自此在內鏡診療領域逐漸嶄露頭角。

  內鏡“世界盃”的中國裁判

  8月8日下午,奈波爾的內鏡手術開始了。內鏡中心的蔡明琰醫生介紹:患者之前手術造成直腸狹窄,此後又不間斷接受球囊擴張治療,反覆電凝燒灼治療復發病變,使復發部位疤痕纍纍。這讓內鏡黏膜下剝離術困難重重,隨時有穿孔的風險。

  周平紅嫺熟地開始了消化道內鏡黏膜下剝離術,黏膜下注射正如預料中那樣,並沒有為術者提供清晰的層次。腸鏡下4釐米×5釐米的復發腫瘤清晰可見,同時伴有瘢痕組織,“這是內鏡治療最擔心、最害怕的問題,這種地方最易穿孔。細緻入微的操作,最終確保腫瘤完整切除、同時不會穿透腸壁。周平紅解釋,“以前國外醫生做分片切除,創面會有腫瘤殘留,這會埋下禍根,復發率高達10%至30%。此次手術採用的整塊切除,復發率可控制在1%以下。”

  這意味著,術後奈波爾的病情復發率極低。奈波爾的丈夫興奮地説,“我們千里迢迢來上海,找對了專家!”

  “周老師最令我欽佩的,是他的開拓創新、膽大心細。”蔡明琰説。

  無數次的操練、無數次的反思,最終成就精湛醫技。但僅有病例積累還不夠,如何做出屬於中國人自己的東西、勇奪內鏡診療領域的“中國話語權”?這是周平紅在反覆臨床操作中,始終思索的問題。2007年,他獨創“內鏡全層切除術”,“挖穿”胃腸壁全層,全層清除腫瘤,再用3至5隻血管夾補上“洞口”,摘除胃腸壁黏膜下層以下的腫瘤,EFR 就此成為清除胃壁深層良性腫瘤的利器;2010年,他再度突破自我,在國內首先開展“經口內鏡下肌切開術”,實現了“無切口、微創傷”根治賁門失馳緩症。

  2013年,周平紅代表中國大陸醫生,首度入圍內鏡世界盃決賽。當年世界內鏡組織協會主席讚賞“這支團隊建立的內鏡治療新策略,世界領先!”如今,有賴於精湛技術、豐富經驗,他已從內鏡世界盃的“選手”轉型為“裁判”,為全球範圍內的內鏡後來者提供經驗指導。

  國外同行競相來華“取經”

  8月初才剛閉幕的“日本2017內鏡論壇”上,周平紅的演講與示範,再度成為眾多國外同行競相來滬學習的目標。他告訴記者,“國外醫生排隊來我這裡學習內鏡技術,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啦!”

  豈止是日本。每年前往中山醫院培訓的醫護人員超過100名,累計超過1000名。歐美知名醫院(如美國梅奧診所等)90余名專家,紛紛前來進修學習,與“中山標準”接軌。

  德國不萊梅消化內科醫生海因裏希‧舒爾茨,便是眾多“洋學徒”之一。在一次介紹內鏡最新技術的網站上,他閱讀到周平紅的文章,自此對周平紅的醫術産生極大興趣。2012年,在德國杜塞爾多夫舉行的國際內鏡年會上,海因裏希醫生遇到了周平紅,提出前往學習的請求。整整一週,他獲益頗多,返回德國前留下一封感謝信,“這裡每天都有非常龐大的病例數,我驚嘆于周醫生的精湛醫技,更感動於他的敬業精神。”

  數據顯示:來自中山醫院內鏡中心的創新成果,已推廣至包括美國、英國、新加坡在內的7個國家和地區75家醫院,累計診治消化道疾病5萬餘例,顯著提高消化道疾病療效。除此之外,“DrZhou工作室”在海外逐步落地開花,埃及工作室已開業,美國工作室也正在緊鑼密鼓籌備之中……

  創新的腳步並未停歇。

  8月8日晚上,奈波爾的手術才剛完成,周平紅又進了手術室。這次是國際最領先的內鏡技術——內鏡經胃保膽取石術。周平紅在全球首度嘗試,通過胃鏡在患者胃腔裏開個“小窗”,直達腹腔,一個飽滿的膽囊躍入視野。他熟練運用內鏡切開刀打開膽囊,吸走膽汁,伸入內鏡下網兜,滿袋的膽囊結石被從口腔撈出。如此操作重復多次,直至膽囊石頭被取盡,細心的護士一數——居然有229顆大小不一的結石!術後次日,患者一切恢復良好。

  就在去年,作為全國醫療界的唯一代表,周平紅入選由中宣部、全國總工會和中央電視臺聯合製作的新聞專題片《大國工匠》,社會反響強烈。目前,“周平紅大國工匠工作站”還先後在揚州蘇北人民醫院、雲南省曲靖市第二醫院、中山醫院徐匯醫院等地掛牌。這位“大國工匠”説,“未來的路還很長,內鏡為我打開了一片世界,我將以更出色的技術回報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