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治國理政新實踐‧上海篇】上海教育綜改先行先試 讓學生有更多選擇為全面發展奠基

2017-8-13 04:54:27

來源:解放日報 作者:彭德倩 選稿:吳春偉

  臨近新學期,華師大一附中教務處、科研處老師們,正根據上學期末高一學生的選課情況,會商準備高二高三的課表。兩個年級共16個班,傳統上16張課表就能搞定;可如今需要“填”完的,卻是550張——550位同學,一人一張。

  從16到550,課程表度身定制背後,是走班制教學在該校探索實施走過的3年,更是上海作為國家教育綜合改革試驗區先行先試的縮影之一。從經歷“變革焦慮”到迎接“變革挑戰”,慎而又慎、細而又細的探索步伐,正一步步向教育現代化邁進。

  一位準大學生的走班記憶

  今年,從華師大一附中畢業的姚傑考進了同濟大學土木工程系,現在正努力預習。説起高中上課,這位首批經歷新高考改革的學子,記憶猶新。

  新政策中,高考“3+3”,除前一個“3”的語數外以外,後一個“3”由學生在“物化生史地政”6門課中自選,至少産生20種組合。如何滿足不同學生的需求,2014年起,包括華師大一附中在內的許多高中開始摸索以課程為中心的走班制。

  “每週三四五上午三四節課、週二三五下午第一節、週一上午第三節,都是需要走出原來固定班級,到大家自選的需要等級或合格考試的公共教室去,聽著挺複雜,其實很快就習慣了……”離開高中兩個月,他依然熟背自己那張獨一無二的課表。

  “其實,真正變化的主體是學校,是校內發展多年的教學管理模式”,教務處主任江源説,背後的推動力,來自教育綜合改革,來自全新高招政策的變革需求。

  當時,兩種大方案擺在眼前:其一,是推出“課程套餐”,將可能的20多種組合,縮減為方便學校安排的少量套餐;其二是“應選盡選”,滿足學生自身選擇“+3”的所有選擇。最終,大原則定為後者,因為在學校看來,教育綜合改革的目標是以人為本,讓學生獲得更多選擇。

  “但這也面臨相當大的問題,時空制約。”她算了一筆賬:學校每屆學生近300人,須配備48個標準教室、12個特色化小教室,以一週4課時來算,如果參加合格考和水準考的學生全部分開上課,顯然對教師資源配備、教室數量,以及課程安排提出了更高要求。

  最終的走班方案,確定為高二開始,除語、數、外等科目以行政班為單位學習以外,其餘課程實行“大走班制”,分層分流,每位同學在每週40個課時裏,都能獲得最優化的18小時走班課時,一人一份的個性化課表,就此應運而生。

  一位化學教師的特殊轉型

  當前,上海教育部門正在實施縱向改革與橫向改革相結合的教育綜合改革。

  既然是改革,孤木不成林,在教育這一環環相扣的體系中,可能遇到的羈絆同樣不少。其中涉及到人的,最複雜。

  僅以高考“3+3”模式為例,它和它引領的走班教學,令不少高中裏物理化學這樣的傳統強勢科目需求有所降低;生物、政治等教師需求驟增。在這一過程中,華師大一附中裏,有著十多年教齡的優秀化學老師王書玉教的班級數,從原先的三四個,減到了2個。和不少人一樣,她也曾玩笑般感嘆:“是不是要沒飯碗了?”

  然而,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到了推行走班制的第三個年頭,學校反而開始計劃增招物理化學老師,王老師也比以前更忙了。

  原來,上海教育綜合改革試驗的另一大重要內容,是對學生的綜合素質評價體系落地,這一包含對學生學習情況、創新素質培養、道德品質考察以及社會責任感考量的重要評價體系,進一步引導著中學素質教育。其中,對學生創新課題的指導,成為不少物理、化學老師的天然強項。王老師同樣開啟了課堂教學和創新探索課題指導“雙肩挑”這一全新職業生涯。

  去年,王老師帶著學生張費爾一起寫的論文《氫氧化鎂奈米晶的超聲水熱法合成及其性能研究》,發表于國外SCI期刊。如今,她帶著梁轅臣等6位高二學生,申請奈米組裝球複合殺菌劑製備方法的專利,開學繼續改進工藝。

  “對學生的學科核心素質培養,不該目光局限于課堂內課時中,應開啟更廣闊視野,”王老師説,比起已經熟能生巧的課堂教學,創新課題指導也激發了她進一步提升自己的想法,剛剛在職拿到了同濟環境科學專業的博士學位,希望能成為專業更棒的化學老師。

  一位基層校長的“走出舒適區”

  根據《上海市深化高等學校考試招生綜合改革實施方案》,從2014年秋季入學的高中一年級學生開始實施“高考新政”。上海根據國家要求,結合實際情況,出臺新高考方案,開啟了新一輪高中教育教學改革。在職業生涯規劃指導基礎上,高中普遍實施走班,讓學習更個性化;實施綜合素質評價,為學生全面發展奠基;持續推進高中特色多樣化建設,讓高中課程更豐富。

  從某種意義上,伴隨著多種創新的改革,轉眼行至2017年——作為在一線的教育管理者,有著怎樣的感受?

  “把面對‘變革困境’的現實,理解為學校發展的‘變革機遇’,是我們正在努力做的,”華師大一附中校長陸磐良並不諱言困難。

  在他看來,改革,是對原來制度設計中一些不符合現代社會人才觀要求的培養模式、考試模式進行改良,這就對原來的學校辦學形成了衝擊。

  如教學管理中,學生選課使得原有的行政班功能被削弱,班級管理模式被打亂,那麼,學生思想教育工作如何抓?如何按需配置教師?如何調整教學內容、教學進度、教學節奏?由此引發的焦慮,歸根結底源自多方需要勇於“走出舒適區”。

  他記得,曾有對走班制不適應的老師提出,“因為走班,學生往往需要兩三分鐘才能真正進入上課狀態”,而如今不少人回首當初心裏“不可逾越的問題”,只會付之一笑。

  摸著石頭過河,以學生為本,成就基層實踐探索的每一步前進。最讓這位校長高興的是,學校教學品質得到提升,今年第一屆“3+3”高考中,更多學生考入心儀學校,而他們的學弟學妹們,也將在不斷完善的教學新模式下成長。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治國理政新實踐‧上海篇】上海教育綜改先行先試 讓學生有更多選擇為全面發展奠基

2017年8月13日 04:54 來源:解放日報

  臨近新學期,華師大一附中教務處、科研處老師們,正根據上學期末高一學生的選課情況,會商準備高二高三的課表。兩個年級共16個班,傳統上16張課表就能搞定;可如今需要“填”完的,卻是550張——550位同學,一人一張。

  從16到550,課程表度身定制背後,是走班制教學在該校探索實施走過的3年,更是上海作為國家教育綜合改革試驗區先行先試的縮影之一。從經歷“變革焦慮”到迎接“變革挑戰”,慎而又慎、細而又細的探索步伐,正一步步向教育現代化邁進。

  一位準大學生的走班記憶

  今年,從華師大一附中畢業的姚傑考進了同濟大學土木工程系,現在正努力預習。説起高中上課,這位首批經歷新高考改革的學子,記憶猶新。

  新政策中,高考“3+3”,除前一個“3”的語數外以外,後一個“3”由學生在“物化生史地政”6門課中自選,至少産生20種組合。如何滿足不同學生的需求,2014年起,包括華師大一附中在內的許多高中開始摸索以課程為中心的走班制。

  “每週三四五上午三四節課、週二三五下午第一節、週一上午第三節,都是需要走出原來固定班級,到大家自選的需要等級或合格考試的公共教室去,聽著挺複雜,其實很快就習慣了……”離開高中兩個月,他依然熟背自己那張獨一無二的課表。

  “其實,真正變化的主體是學校,是校內發展多年的教學管理模式”,教務處主任江源説,背後的推動力,來自教育綜合改革,來自全新高招政策的變革需求。

  當時,兩種大方案擺在眼前:其一,是推出“課程套餐”,將可能的20多種組合,縮減為方便學校安排的少量套餐;其二是“應選盡選”,滿足學生自身選擇“+3”的所有選擇。最終,大原則定為後者,因為在學校看來,教育綜合改革的目標是以人為本,讓學生獲得更多選擇。

  “但這也面臨相當大的問題,時空制約。”她算了一筆賬:學校每屆學生近300人,須配備48個標準教室、12個特色化小教室,以一週4課時來算,如果參加合格考和水準考的學生全部分開上課,顯然對教師資源配備、教室數量,以及課程安排提出了更高要求。

  最終的走班方案,確定為高二開始,除語、數、外等科目以行政班為單位學習以外,其餘課程實行“大走班制”,分層分流,每位同學在每週40個課時裏,都能獲得最優化的18小時走班課時,一人一份的個性化課表,就此應運而生。

  一位化學教師的特殊轉型

  當前,上海教育部門正在實施縱向改革與橫向改革相結合的教育綜合改革。

  既然是改革,孤木不成林,在教育這一環環相扣的體系中,可能遇到的羈絆同樣不少。其中涉及到人的,最複雜。

  僅以高考“3+3”模式為例,它和它引領的走班教學,令不少高中裏物理化學這樣的傳統強勢科目需求有所降低;生物、政治等教師需求驟增。在這一過程中,華師大一附中裏,有著十多年教齡的優秀化學老師王書玉教的班級數,從原先的三四個,減到了2個。和不少人一樣,她也曾玩笑般感嘆:“是不是要沒飯碗了?”

  然而,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到了推行走班制的第三個年頭,學校反而開始計劃增招物理化學老師,王老師也比以前更忙了。

  原來,上海教育綜合改革試驗的另一大重要內容,是對學生的綜合素質評價體系落地,這一包含對學生學習情況、創新素質培養、道德品質考察以及社會責任感考量的重要評價體系,進一步引導著中學素質教育。其中,對學生創新課題的指導,成為不少物理、化學老師的天然強項。王老師同樣開啟了課堂教學和創新探索課題指導“雙肩挑”這一全新職業生涯。

  去年,王老師帶著學生張費爾一起寫的論文《氫氧化鎂奈米晶的超聲水熱法合成及其性能研究》,發表于國外SCI期刊。如今,她帶著梁轅臣等6位高二學生,申請奈米組裝球複合殺菌劑製備方法的專利,開學繼續改進工藝。

  “對學生的學科核心素質培養,不該目光局限于課堂內課時中,應開啟更廣闊視野,”王老師説,比起已經熟能生巧的課堂教學,創新課題指導也激發了她進一步提升自己的想法,剛剛在職拿到了同濟環境科學專業的博士學位,希望能成為專業更棒的化學老師。

  一位基層校長的“走出舒適區”

  根據《上海市深化高等學校考試招生綜合改革實施方案》,從2014年秋季入學的高中一年級學生開始實施“高考新政”。上海根據國家要求,結合實際情況,出臺新高考方案,開啟了新一輪高中教育教學改革。在職業生涯規劃指導基礎上,高中普遍實施走班,讓學習更個性化;實施綜合素質評價,為學生全面發展奠基;持續推進高中特色多樣化建設,讓高中課程更豐富。

  從某種意義上,伴隨著多種創新的改革,轉眼行至2017年——作為在一線的教育管理者,有著怎樣的感受?

  “把面對‘變革困境’的現實,理解為學校發展的‘變革機遇’,是我們正在努力做的,”華師大一附中校長陸磐良並不諱言困難。

  在他看來,改革,是對原來制度設計中一些不符合現代社會人才觀要求的培養模式、考試模式進行改良,這就對原來的學校辦學形成了衝擊。

  如教學管理中,學生選課使得原有的行政班功能被削弱,班級管理模式被打亂,那麼,學生思想教育工作如何抓?如何按需配置教師?如何調整教學內容、教學進度、教學節奏?由此引發的焦慮,歸根結底源自多方需要勇於“走出舒適區”。

  他記得,曾有對走班制不適應的老師提出,“因為走班,學生往往需要兩三分鐘才能真正進入上課狀態”,而如今不少人回首當初心裏“不可逾越的問題”,只會付之一笑。

  摸著石頭過河,以學生為本,成就基層實踐探索的每一步前進。最讓這位校長高興的是,學校教學品質得到提升,今年第一屆“3+3”高考中,更多學生考入心儀學校,而他們的學弟學妹們,也將在不斷完善的教學新模式下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