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淞滬會戰80週年 向先烈致敬!

2017-8-12 19:19:58

來源:上觀新聞 作者:張熠 選稿:田雨霖

原標題:淞滬會戰80週年,向先烈致敬!

  8月12日晚,塔高53.6米的11層淞滬塔亮起了燈,以紀念淞滬會戰80週年。隨後,根據吳必堯小説《姚子青》改編的同名連環畫舉行首發式,由寶山區普通百姓主演的綜藝紀實評話《抗日英烈姚子青》在上海淞滬抗戰紀念公園勝利廣場展演,吸引了不少觀眾。12日、13日,在淞滬會戰80週年之際,上海淞滬抗戰紀念館舉行一系列紀念活動,“海峽兩岸抗戰史論壇”同期召開,匯集抗戰史研究專家、紀念館從業人員的“上海抗戰與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研究會正式揭牌成立。

  紀實評話講述抗日英烈姚子青

  在上海淞滬抗戰紀念公園西南側的草坪上,有一座“姚子青營抗日犧牲處”石刻紀念碑,由上海市政府于1995年所修建。1937年8月31日,姚子青奉命率領近600名官兵,駐防寶山,抗擊日軍聯隊,與日軍浴血奮戰六晝夜,終因敵眾我寡,全營官兵壯烈殉國。

無名英雄墓

  綜藝紀實評話《抗日英烈姚子青》由年逾七旬的老説書人朱慶濤策劃創作,所有演職人員幾乎都是寶山當地的老百姓。幾年前,他在淞滬抗戰紀念館看到了大量史料,了解到抗日英烈姚子青的故事,“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看史料的時候,我一直在流淚,存放在家裏的史料上都是淚痕。姚子青的身上是中國人的精神。”姚子青的故事令他感動,而同時,評話也是他一輩子的事業。何不將兩者合二為一?朱慶濤曾旅居美國十餘年,這段經歷使他開始重新思考評話的生命力,“美國有脫口秀,中國有説書,兩者都是講故事的藝術。中國的評話正在走下坡路,我們需要從題材、形式、內容上進行創新。”

88師士兵在閘北環形工事內向日軍射擊(歷史資料)

保安隊奮勇阻擊日本侵略軍(歷史資料)

  評話只講三國、水滸,吸引不到年輕人。姚子青的抗日故事是他尋找到的新的評話題材。而這還不夠,評話也必須從表現形式上開始創新。於是,舞臺上的演出中融入了寶山當地的滬劇,融入了民樂甚至於芭蕾,此外還有多媒體影像與朗誦。“以年輕人喜歡的方式去講故事,豐富評話的表現內容。”

閘北八字橋中國軍隊防線(歷史資料)

  10歲的邱馨儀是寶山實驗小學四年級學生,飾演劇中的一位小姑娘,她説,“姚子青把國家放在第一位,就像大禹一樣。”羅店人嚴平兩年前參演過抗戰劇《血色豐碑》,從那時便聽説過姚子青的事跡,“他是一位英雄,而在寶山演繹寶山的抗戰故事,令我們更加了解這段歷史。”

  淞滬抗戰紀念館將籌建新館

  八一三淞滬會戰是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後的第一次重大戰役,也是世界反法西斯戰爭中第一次大規模會戰。在三個多月的時間裏,中國軍隊以劣勢的裝備、高昂的鬥志和空前的犧牲來對抗日本最為精銳的部隊和陸海空立體化大兵團進攻。此次會戰,規模之巨大、作戰之持久、傷亡之慘重、戰鬥之激烈、影響之廣泛,不僅在中國抗戰史上絕無僅有,就是在中外戰爭史上也極為罕見。

  上海淞滬抗戰紀念館是一座反映兩次淞滬抗戰(1932年1月28日、1937年8月13日)的主題紀念館,採用塔館合一的建築風格,與上海淞滬抗戰紀念公園形成“館園合一”“文綠結合”的模式。紀念館共11層, 1—2層為陳列區,2015年,為迎接抗戰勝利70週年,進行了改陳布展,主題陳列《血沃淞滬—八一三淞滬會戰史料展》。4層以上為塔式建築,11層設觀景臺,可遠眺長江口,俯瞰寶山城。

淞滬抗戰紀念館內景

  “改陳布展後的兩年內,觀眾流量成倍增長,單日峰值達10683人次。現在每年的觀眾量超過50萬了。”淞滬抗戰紀念館館長唐磊介紹,由於現有展廳面積不足,不少館藏文物無法充分發揮作用,未來將在紀念館老館東側建設上海淞滬抗戰紀念館新館,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全面爆發80週年之時對外開放。

淞滬抗戰紀念館二期改造效果圖

  “上海有了戰鬥館,如四行倉庫;有了戰役館,如淞滬抗戰紀念館;但缺少全面反映上海抗戰歷史的戰爭館。”唐磊説,新館總建築面積約5700平方米,展陳內容也將與老館有所區別,“老館著重表現兩次淞滬戰役,新館將通過重要事件、重要人物全景式地展示上海14年抗日鬥爭史,讓觀眾系統、直觀地了解上海在抗戰中的歷史地位和巨大貢獻。”

  與此同時,“上海抗戰與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研究會正式成立。將通過學會這個平臺共同開展國際、國內和海峽兩岸的學術交流,定期舉辦抗戰史研討會;整合上海地區抗戰史學術機構和研究隊伍,組織、推動、協調上海抗日戰爭史研究工作者從政治、經濟、軍事、文化、外交等各個方面展開上海抗戰與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研究;整合上海地區抗戰史展示場館力量,共用有關檔案、照片、資料、文物等,使上海淞滬抗戰史相關展示場館在深度、廣度和層次上得到更進一步的拓展和延伸。


上一篇稿件

淞滬會戰80週年 向先烈致敬!

2017年8月12日 19:19 來源:上觀新聞

原標題:淞滬會戰80週年,向先烈致敬!

  8月12日晚,塔高53.6米的11層淞滬塔亮起了燈,以紀念淞滬會戰80週年。隨後,根據吳必堯小説《姚子青》改編的同名連環畫舉行首發式,由寶山區普通百姓主演的綜藝紀實評話《抗日英烈姚子青》在上海淞滬抗戰紀念公園勝利廣場展演,吸引了不少觀眾。12日、13日,在淞滬會戰80週年之際,上海淞滬抗戰紀念館舉行一系列紀念活動,“海峽兩岸抗戰史論壇”同期召開,匯集抗戰史研究專家、紀念館從業人員的“上海抗戰與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研究會正式揭牌成立。

  紀實評話講述抗日英烈姚子青

  在上海淞滬抗戰紀念公園西南側的草坪上,有一座“姚子青營抗日犧牲處”石刻紀念碑,由上海市政府于1995年所修建。1937年8月31日,姚子青奉命率領近600名官兵,駐防寶山,抗擊日軍聯隊,與日軍浴血奮戰六晝夜,終因敵眾我寡,全營官兵壯烈殉國。

無名英雄墓

  綜藝紀實評話《抗日英烈姚子青》由年逾七旬的老説書人朱慶濤策劃創作,所有演職人員幾乎都是寶山當地的老百姓。幾年前,他在淞滬抗戰紀念館看到了大量史料,了解到抗日英烈姚子青的故事,“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看史料的時候,我一直在流淚,存放在家裏的史料上都是淚痕。姚子青的身上是中國人的精神。”姚子青的故事令他感動,而同時,評話也是他一輩子的事業。何不將兩者合二為一?朱慶濤曾旅居美國十餘年,這段經歷使他開始重新思考評話的生命力,“美國有脫口秀,中國有説書,兩者都是講故事的藝術。中國的評話正在走下坡路,我們需要從題材、形式、內容上進行創新。”

88師士兵在閘北環形工事內向日軍射擊(歷史資料)

保安隊奮勇阻擊日本侵略軍(歷史資料)

  評話只講三國、水滸,吸引不到年輕人。姚子青的抗日故事是他尋找到的新的評話題材。而這還不夠,評話也必須從表現形式上開始創新。於是,舞臺上的演出中融入了寶山當地的滬劇,融入了民樂甚至於芭蕾,此外還有多媒體影像與朗誦。“以年輕人喜歡的方式去講故事,豐富評話的表現內容。”

閘北八字橋中國軍隊防線(歷史資料)

  10歲的邱馨儀是寶山實驗小學四年級學生,飾演劇中的一位小姑娘,她説,“姚子青把國家放在第一位,就像大禹一樣。”羅店人嚴平兩年前參演過抗戰劇《血色豐碑》,從那時便聽説過姚子青的事跡,“他是一位英雄,而在寶山演繹寶山的抗戰故事,令我們更加了解這段歷史。”

  淞滬抗戰紀念館將籌建新館

  八一三淞滬會戰是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後的第一次重大戰役,也是世界反法西斯戰爭中第一次大規模會戰。在三個多月的時間裏,中國軍隊以劣勢的裝備、高昂的鬥志和空前的犧牲來對抗日本最為精銳的部隊和陸海空立體化大兵團進攻。此次會戰,規模之巨大、作戰之持久、傷亡之慘重、戰鬥之激烈、影響之廣泛,不僅在中國抗戰史上絕無僅有,就是在中外戰爭史上也極為罕見。

  上海淞滬抗戰紀念館是一座反映兩次淞滬抗戰(1932年1月28日、1937年8月13日)的主題紀念館,採用塔館合一的建築風格,與上海淞滬抗戰紀念公園形成“館園合一”“文綠結合”的模式。紀念館共11層, 1—2層為陳列區,2015年,為迎接抗戰勝利70週年,進行了改陳布展,主題陳列《血沃淞滬—八一三淞滬會戰史料展》。4層以上為塔式建築,11層設觀景臺,可遠眺長江口,俯瞰寶山城。

淞滬抗戰紀念館內景

  “改陳布展後的兩年內,觀眾流量成倍增長,單日峰值達10683人次。現在每年的觀眾量超過50萬了。”淞滬抗戰紀念館館長唐磊介紹,由於現有展廳面積不足,不少館藏文物無法充分發揮作用,未來將在紀念館老館東側建設上海淞滬抗戰紀念館新館,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全面爆發80週年之時對外開放。

淞滬抗戰紀念館二期改造效果圖

  “上海有了戰鬥館,如四行倉庫;有了戰役館,如淞滬抗戰紀念館;但缺少全面反映上海抗戰歷史的戰爭館。”唐磊説,新館總建築面積約5700平方米,展陳內容也將與老館有所區別,“老館著重表現兩次淞滬戰役,新館將通過重要事件、重要人物全景式地展示上海14年抗日鬥爭史,讓觀眾系統、直觀地了解上海在抗戰中的歷史地位和巨大貢獻。”

  與此同時,“上海抗戰與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研究會正式成立。將通過學會這個平臺共同開展國際、國內和海峽兩岸的學術交流,定期舉辦抗戰史研討會;整合上海地區抗戰史學術機構和研究隊伍,組織、推動、協調上海抗日戰爭史研究工作者從政治、經濟、軍事、文化、外交等各個方面展開上海抗戰與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研究;整合上海地區抗戰史展示場館力量,共用有關檔案、照片、資料、文物等,使上海淞滬抗戰史相關展示場館在深度、廣度和層次上得到更進一步的拓展和延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