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為在上海買婚房 小夥深夜切割銀行ATM機

2017-7-17 15:26:56

來源:看看新聞 作者:王君芳 選稿:田雨霖

原標題:《案件聚焦》7月18日預告《為在上海買婚房,小夥深夜切割銀行ATM機》

  2017年2月1日零點剛過,位於浦東新區合慶鎮東川公路上的一間自助銀行的電閘突然被人切斷了。幾乎所有的燈光都熄滅了。幾分鐘後,從裏面傳來了奇怪的聲響。保安公司的搶修人員金先生接到監控中心的電話後,立即駕車趕到了這裡。進入自助銀行後,金先生發現通往ATM機背面的防盜門被撬開了。裏面一名男子正在用乙炔切割ATM機的背面。

犯罪嫌疑人 蔣健:你以為當一個人活著就那麼簡單嗎。非常的有壓力,實在沒有其他可以解決的辦法

乙炔瓶

切割的印記

  金先生告訴這名男子,ATM機裏根本沒有多少錢,就算有錢,也會在他切開的瞬間自毀,他根本拿不出來。然而這名男子卻並沒有聽從金先生的規勸,還是執意讓金先生協助他一起切割ATM機。正在僵持的時候,銀行的工作人員嚴先生趕到了。嚴先生看到加鈔室的門被撬,就知道發生了情況。立即撥打報警電話。他打電話的聲音驚動了裏面切割ATM機的男子。

嚴先生:他門推出來以後,拿著東西對著我“不許動”,他一説嘛我就不許動,打電話,他追了幾步我就逃呀,我就逃了幾步,逃了以後他後來大概也就追了幾步就不追了,就跑掉了。

  當天下午,警方就將這名切割ATM機的嫌疑人捉拿歸案。

  他叫蔣健(化名),今年28歲,山東人。在上海工作六年了。起先,蔣健在一家工廠做電焊工。幾年後,勤奮的他改行做起了集裝箱檢驗員。工作中認識了女友小黃。為了給小黃一個美好的未來,蔣健每天拼命地賺錢。一天工作十四個小時,一個人幹四個人的活。收入也由最開始的三千多元,漲到一萬一千多元。為了更利於發展,蔣健還報了一個成人夜大,讀書深造。然而,這麼一個原本努力賺錢又積極向上的小夥子,卻走上了歧途。

  隨著蔣健與小黃倆人戀情的不斷升溫,買房結婚已經迫在眉睫。蔣健和家人原本打算賣掉老家的房子,湊個首付,在上海買房。但老家房子遲遲賣不掉,上海房價又突然大幅增長,使得買房變得遙遙無期。女友小黃的家庭條件也不好,一家人蝸居在一個一室一廳的民房裏。也沒有能力為他們提供婚房。於是,買房成了橫亙在兩人婚姻中的阻礙。2016年年底的一天,因為買房結婚的事,小黃的父母與小黃之間起了爭執。小黃被爸媽説得哭了起來。蔣健覺得非常內疚,答應過娶小黃,給她一間婚房、讓她過幸福得日子,卻沒能做到。反覆思考了好幾天,蔣健被慾望衝昏了頭腦,想到了盜竊銀行的ATM機。

  作案前幾天,蔣健還專門去那間自助銀行踩過點。他發現可以通過銀行後面過道內的控制箱關閉電閘,將自助銀行內的燈熄滅,這樣一來,銀行裏面的攝像頭就拍不到他的畫面了。而且,他還準備了一些作案工具,包括從之前工作的廠裏偷出了乙炔鋼瓶和切割機。他還隨身攜帶了一把自製的木頭假槍。

  2月1日淩晨零點時分,蔣健拉掉了銀行電閘,將乙炔鋼瓶推進了銀行。很快,他撬開了加鈔室的門,來到ATM機的後方。沒想到剛開始切割,保安公司和銀行的工作人員紛紛趕到。蔣健慌忙逃離了作案現場,隨後將作案工具全部丟棄。

  可他沒想到,警方下午就找到了他。

女友:我一直跟他説,買不買房都無所謂。如果説我看中房,當初就不會跟他在一起了。

  檢察機關將以搶劫罪對蔣健提起公訴,女友希望他能夠得到寬大處理。

女友:看在他是初犯,又是想著急於結婚成家立業的份上,考慮到上海的房價對一個外來務工者來説,的確是,可能是高到不能承受的那種地步,這件事雖然發生了,但是也沒有造成很大的那種後果,希望能夠給他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在法律可接受的範圍內給他最輕的刑罰。

  上海的房價雖然高,給年輕人造成的購房壓力也確實大,但這並不是非法獲取財物的理由與藉口。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為在上海買婚房 小夥深夜切割銀行ATM機

2017年7月17日 15:26 來源:看看新聞

原標題:《案件聚焦》7月18日預告《為在上海買婚房,小夥深夜切割銀行ATM機》

  2017年2月1日零點剛過,位於浦東新區合慶鎮東川公路上的一間自助銀行的電閘突然被人切斷了。幾乎所有的燈光都熄滅了。幾分鐘後,從裏面傳來了奇怪的聲響。保安公司的搶修人員金先生接到監控中心的電話後,立即駕車趕到了這裡。進入自助銀行後,金先生發現通往ATM機背面的防盜門被撬開了。裏面一名男子正在用乙炔切割ATM機的背面。

犯罪嫌疑人 蔣健:你以為當一個人活著就那麼簡單嗎。非常的有壓力,實在沒有其他可以解決的辦法

乙炔瓶

切割的印記

  金先生告訴這名男子,ATM機裏根本沒有多少錢,就算有錢,也會在他切開的瞬間自毀,他根本拿不出來。然而這名男子卻並沒有聽從金先生的規勸,還是執意讓金先生協助他一起切割ATM機。正在僵持的時候,銀行的工作人員嚴先生趕到了。嚴先生看到加鈔室的門被撬,就知道發生了情況。立即撥打報警電話。他打電話的聲音驚動了裏面切割ATM機的男子。

嚴先生:他門推出來以後,拿著東西對著我“不許動”,他一説嘛我就不許動,打電話,他追了幾步我就逃呀,我就逃了幾步,逃了以後他後來大概也就追了幾步就不追了,就跑掉了。

  當天下午,警方就將這名切割ATM機的嫌疑人捉拿歸案。

  他叫蔣健(化名),今年28歲,山東人。在上海工作六年了。起先,蔣健在一家工廠做電焊工。幾年後,勤奮的他改行做起了集裝箱檢驗員。工作中認識了女友小黃。為了給小黃一個美好的未來,蔣健每天拼命地賺錢。一天工作十四個小時,一個人幹四個人的活。收入也由最開始的三千多元,漲到一萬一千多元。為了更利於發展,蔣健還報了一個成人夜大,讀書深造。然而,這麼一個原本努力賺錢又積極向上的小夥子,卻走上了歧途。

  隨著蔣健與小黃倆人戀情的不斷升溫,買房結婚已經迫在眉睫。蔣健和家人原本打算賣掉老家的房子,湊個首付,在上海買房。但老家房子遲遲賣不掉,上海房價又突然大幅增長,使得買房變得遙遙無期。女友小黃的家庭條件也不好,一家人蝸居在一個一室一廳的民房裏。也沒有能力為他們提供婚房。於是,買房成了橫亙在兩人婚姻中的阻礙。2016年年底的一天,因為買房結婚的事,小黃的父母與小黃之間起了爭執。小黃被爸媽説得哭了起來。蔣健覺得非常內疚,答應過娶小黃,給她一間婚房、讓她過幸福得日子,卻沒能做到。反覆思考了好幾天,蔣健被慾望衝昏了頭腦,想到了盜竊銀行的ATM機。

  作案前幾天,蔣健還專門去那間自助銀行踩過點。他發現可以通過銀行後面過道內的控制箱關閉電閘,將自助銀行內的燈熄滅,這樣一來,銀行裏面的攝像頭就拍不到他的畫面了。而且,他還準備了一些作案工具,包括從之前工作的廠裏偷出了乙炔鋼瓶和切割機。他還隨身攜帶了一把自製的木頭假槍。

  2月1日淩晨零點時分,蔣健拉掉了銀行電閘,將乙炔鋼瓶推進了銀行。很快,他撬開了加鈔室的門,來到ATM機的後方。沒想到剛開始切割,保安公司和銀行的工作人員紛紛趕到。蔣健慌忙逃離了作案現場,隨後將作案工具全部丟棄。

  可他沒想到,警方下午就找到了他。

女友:我一直跟他説,買不買房都無所謂。如果説我看中房,當初就不會跟他在一起了。

  檢察機關將以搶劫罪對蔣健提起公訴,女友希望他能夠得到寬大處理。

女友:看在他是初犯,又是想著急於結婚成家立業的份上,考慮到上海的房價對一個外來務工者來説,的確是,可能是高到不能承受的那種地步,這件事雖然發生了,但是也沒有造成很大的那種後果,希望能夠給他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在法律可接受的範圍內給他最輕的刑罰。

  上海的房價雖然高,給年輕人造成的購房壓力也確實大,但這並不是非法獲取財物的理由與藉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