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人工智慧時代的機遇和挑戰 華政校長解碼“206”輔助辦案系統

2017-7-17 00:12:19

來源:東方網 作者:毛麗君 選稿:吳春偉

  東方網記者毛麗君7月17日報道:當司法改革“遇見”人工智慧,一場技術革命正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在上海司法界進行著。代號“206”——上海刑事案件智慧輔助辦案系統,日前正式揭開神秘的面紗,而這一突破性的舉措引起了業內的廣泛關注。“機器的客觀精準性和人的主觀能動性要很好地結合起來,技術的理性與司法的理性要結合起來,人工和智慧要結合起來,但智慧不能代替人工。”華東政法大學校長、教授、博士生導師葉青這樣説。

  統一證據標準 技術支撐大幅提升辦案質效

  證據是訴訟的靈魂、是裁判的基石,但對證據的收集、認識、認定卻因人水準、能力、司法經驗而異。葉青認為,智慧輔助辦案系統從制定證據的標準、規格、適用法律標準著手,為證據的穩定性、統一性、同質性提供了技術支撐,避免因為人的差異對證據認定偏差,繼而影響事實的認定。

  證據標準怎麼制定?葉青透露,這些標準的背後,是成千上萬個同類案件經驗的分析、總結,而從現在運行的情況看,該模式運作下的成效明顯。

  同時,系統對於減少司法資源浪費、提高辦案效率提供了強有力的技術支援。智慧輔助辦案系統為辦案人員自動推送同類案例,提供量刑參考、資訊文獻索引等全方位的智慧化辦案輔助,優化司法資源配置;語音識別系統的運用,極大簡化人工記錄程式,提高了詢問、訊問的效率,輔以同步錄音、錄影,方便驗證與監督,對提升司法公信力有很好的幫助。

  “系統對辦案品質的保證也起了很大的作用。”葉青説,進入庭審的證據符合定案證據要求,才能保證判決經得起檢驗,系統打通了公檢法辦案平臺,從公安偵查取證環節開始,取證程式是否合法,司法動作全程監控、留痕,通過大數據糾錯可實時監控辦案品質,“這是人工督查做不到的。”

  事實證明,經過兩個多月的試運行,在“206”系統的輔助下,辦案人員的辦案效率有了很大的提升。除此之外,系統對於入額法官、檢察官的管理也有很大的幫助。據葉青介紹,上海法院刑事案件每個法官每年的辦案數量在250至260件左右,系統可以對所有的案件進行全面的評查、評估,為辦案人員的評優、晉級、考核提供客觀依據。“案件復查的全覆蓋能有效地防止冤假錯案的發生,而且這種評查、預警是全程、實時的,這也是人工督查做不到的。”

  系統推進需同步 資訊共用應給律師留空間

  葉青表示對上海刑事案件智慧輔助辦案系統的認可和支援,在他看來,這是一款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軟體,系統的出臺,對於上海法院,甚至對推動整個上海的司法制度改革意義非凡。然而,對於系統哪些方面需要完善,他也給出了自己的建議。

  “系統通過證據標準指引、單一證據審查、逮捕條件審查、社會危險性評估、證據鏈和全案證據審查判斷等13項具體功能,第一次將法定的統一證據標準嵌入到公檢法三機關的數據化刑事辦案系統中,並且連通了公檢法三機關的辦案平臺。”葉青説,平臺的建設和推進,需要覆蓋三方,公檢法三家要同步推進,才能發揮更好的作用。

  而從目前的運行情況看,檢法系統資訊共用配合得較好,作為審前程式偵查階段的公安部門更為重要。“從技術層面來説,在設備介面、規範、編碼標準銜接方面,要制定統一的技術規範,尤其是公安環節,可以多做些工作。”

  同時,葉青認為,目前的系統僅覆蓋了刑事案件的部分類罪名,在後續的開發上,案件的覆蓋範圍可以進一步擴大,涉及的類罪名可以進一步拓寬、拓展。

  “資訊共用要給律師留有一定的空間,系統應該考慮把律師納入有關信息辦案平臺,這點對於刑事案件特別重要。”葉青説,只有控辯雙方獲取的資訊一致,律師才能進行有效辯護,體現控辯平等和審判的公平正義。“目前,律師在預約立案、預約會見、查看已生效的裁判文書等方面可以有效獲取資訊,智慧輔助辦案系統在如何讓律師更好地獲取辦案資訊、如何讓律師的意見可以更好地溝通方面,應該多作考慮。”

  人工和智慧結合 但智慧絕不能代替人工

  人工智慧究竟會給司法體制改革帶來怎樣的未來?葉青特別強調“定位一定要準確”,而他所説的定位,有明確的主輔之分。“系統還是以人為主,定位是審判、辦案輔助的工具,不能代替辦案人員行使檢察權、審判權的主系統。”

  葉青説,平臺建設是技術理性和司法理性的融合,不能代替辦案主體——“人”的親歷性、經驗理性和法律理性以及對案件主觀能動性的判斷,他説,司法人員的人性、職業道德和品行,這是機器反映不出來的。“法官要扮演好裁判員的角色,要通過充分的聆聽、嚴謹的論證方能做出公正的裁決,充分的聆聽、嚴謹的論證可以借由系統、大數據提高效率,更為深入,但最終的裁決,必定是綜合各方面因素的人的主觀能動性的判斷,這絕不是機器可以代替的。”

  “機器的客觀精準性和人的主觀能動性要很好地結合起來,技術的理性與司法的理性要結合起來,人工和智慧要結合起來,但智慧不能替代人工。”話雖如此,但人工智慧的迅猛發展勢頭確實給“人”帶來了更大的挑戰。葉青説,司法辦案人員要養成運用科技辦案手段的能力,要熟練掌握人工智慧的辦案手段,特別是一些對電腦運用、智慧化不熟悉的辦案人員,必須要加強這方面的能力培養,提高運用新技術的意識。

  作為政法大學,也必須直面這一改革並正面迎擊。“學校要有意識地開一些相關的選修課,幫助在校法科學生及未來有意從事司法實務工作的學生更多地接觸新的技術,讓他們掌握運用智慧輔助辦案系統的基本技能。”葉青坦言,目前在這方面,教育上還有很大的差距,但這件事“勢在必行”。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人工智慧時代的機遇和挑戰 華政校長解碼“206”輔助辦案系統

2017年7月17日 00:12 來源:東方網

  東方網記者毛麗君7月17日報道:當司法改革“遇見”人工智慧,一場技術革命正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在上海司法界進行著。代號“206”——上海刑事案件智慧輔助辦案系統,日前正式揭開神秘的面紗,而這一突破性的舉措引起了業內的廣泛關注。“機器的客觀精準性和人的主觀能動性要很好地結合起來,技術的理性與司法的理性要結合起來,人工和智慧要結合起來,但智慧不能代替人工。”華東政法大學校長、教授、博士生導師葉青這樣説。

  統一證據標準 技術支撐大幅提升辦案質效

  證據是訴訟的靈魂、是裁判的基石,但對證據的收集、認識、認定卻因人水準、能力、司法經驗而異。葉青認為,智慧輔助辦案系統從制定證據的標準、規格、適用法律標準著手,為證據的穩定性、統一性、同質性提供了技術支撐,避免因為人的差異對證據認定偏差,繼而影響事實的認定。

  證據標準怎麼制定?葉青透露,這些標準的背後,是成千上萬個同類案件經驗的分析、總結,而從現在運行的情況看,該模式運作下的成效明顯。

  同時,系統對於減少司法資源浪費、提高辦案效率提供了強有力的技術支援。智慧輔助辦案系統為辦案人員自動推送同類案例,提供量刑參考、資訊文獻索引等全方位的智慧化辦案輔助,優化司法資源配置;語音識別系統的運用,極大簡化人工記錄程式,提高了詢問、訊問的效率,輔以同步錄音、錄影,方便驗證與監督,對提升司法公信力有很好的幫助。

  “系統對辦案品質的保證也起了很大的作用。”葉青説,進入庭審的證據符合定案證據要求,才能保證判決經得起檢驗,系統打通了公檢法辦案平臺,從公安偵查取證環節開始,取證程式是否合法,司法動作全程監控、留痕,通過大數據糾錯可實時監控辦案品質,“這是人工督查做不到的。”

  事實證明,經過兩個多月的試運行,在“206”系統的輔助下,辦案人員的辦案效率有了很大的提升。除此之外,系統對於入額法官、檢察官的管理也有很大的幫助。據葉青介紹,上海法院刑事案件每個法官每年的辦案數量在250至260件左右,系統可以對所有的案件進行全面的評查、評估,為辦案人員的評優、晉級、考核提供客觀依據。“案件復查的全覆蓋能有效地防止冤假錯案的發生,而且這種評查、預警是全程、實時的,這也是人工督查做不到的。”

  系統推進需同步 資訊共用應給律師留空間

  葉青表示對上海刑事案件智慧輔助辦案系統的認可和支援,在他看來,這是一款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軟體,系統的出臺,對於上海法院,甚至對推動整個上海的司法制度改革意義非凡。然而,對於系統哪些方面需要完善,他也給出了自己的建議。

  “系統通過證據標準指引、單一證據審查、逮捕條件審查、社會危險性評估、證據鏈和全案證據審查判斷等13項具體功能,第一次將法定的統一證據標準嵌入到公檢法三機關的數據化刑事辦案系統中,並且連通了公檢法三機關的辦案平臺。”葉青説,平臺的建設和推進,需要覆蓋三方,公檢法三家要同步推進,才能發揮更好的作用。

  而從目前的運行情況看,檢法系統資訊共用配合得較好,作為審前程式偵查階段的公安部門更為重要。“從技術層面來説,在設備介面、規範、編碼標準銜接方面,要制定統一的技術規範,尤其是公安環節,可以多做些工作。”

  同時,葉青認為,目前的系統僅覆蓋了刑事案件的部分類罪名,在後續的開發上,案件的覆蓋範圍可以進一步擴大,涉及的類罪名可以進一步拓寬、拓展。

  “資訊共用要給律師留有一定的空間,系統應該考慮把律師納入有關信息辦案平臺,這點對於刑事案件特別重要。”葉青説,只有控辯雙方獲取的資訊一致,律師才能進行有效辯護,體現控辯平等和審判的公平正義。“目前,律師在預約立案、預約會見、查看已生效的裁判文書等方面可以有效獲取資訊,智慧輔助辦案系統在如何讓律師更好地獲取辦案資訊、如何讓律師的意見可以更好地溝通方面,應該多作考慮。”

  人工和智慧結合 但智慧絕不能代替人工

  人工智慧究竟會給司法體制改革帶來怎樣的未來?葉青特別強調“定位一定要準確”,而他所説的定位,有明確的主輔之分。“系統還是以人為主,定位是審判、辦案輔助的工具,不能代替辦案人員行使檢察權、審判權的主系統。”

  葉青説,平臺建設是技術理性和司法理性的融合,不能代替辦案主體——“人”的親歷性、經驗理性和法律理性以及對案件主觀能動性的判斷,他説,司法人員的人性、職業道德和品行,這是機器反映不出來的。“法官要扮演好裁判員的角色,要通過充分的聆聽、嚴謹的論證方能做出公正的裁決,充分的聆聽、嚴謹的論證可以借由系統、大數據提高效率,更為深入,但最終的裁決,必定是綜合各方面因素的人的主觀能動性的判斷,這絕不是機器可以代替的。”

  “機器的客觀精準性和人的主觀能動性要很好地結合起來,技術的理性與司法的理性要結合起來,人工和智慧要結合起來,但智慧不能替代人工。”話雖如此,但人工智慧的迅猛發展勢頭確實給“人”帶來了更大的挑戰。葉青説,司法辦案人員要養成運用科技辦案手段的能力,要熟練掌握人工智慧的辦案手段,特別是一些對電腦運用、智慧化不熟悉的辦案人員,必須要加強這方面的能力培養,提高運用新技術的意識。

  作為政法大學,也必須直面這一改革並正面迎擊。“學校要有意識地開一些相關的選修課,幫助在校法科學生及未來有意從事司法實務工作的學生更多地接觸新的技術,讓他們掌握運用智慧輔助辦案系統的基本技能。”葉青坦言,目前在這方面,教育上還有很大的差距,但這件事“勢在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