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上海地鐵人廣站“辣眼睛”塗鴉廣告引爭議 已被撤下

2017-7-16 11:05:55

來源:新民網 作者:董怡虹 選稿:張侃理

原標題:上海地鐵人廣站“辣眼睛”塗鴉廣告引爭議 最新:已被撤下

  上周,一款黑底紅字的廣告一夜之間“攻佔”了上海地鐵人民廣場站,這組形似塗鴉的純文字廣告引起了市民的熱議。昨天,這款廣告已經下刊。

  這款黑底紅字的廣告你怎麼看?

圖説:人廣站8號線站廳層的廣告。董怡虹 攝 下同

圖説:2號線換乘通道內的廣告。

  7月14日記者來到人廣站,發現8號線站廳層確實已成為這款産品的“廣告世界”。第一眼就看到一整排黑色圓柱上“塗鴉”的紅色大字“誰給我買,絕味鴨脖”與二維碼,而四週墻上也貼滿了同款海報,比如驗票閘機通道口就張貼了長達二三十米的同款廣告。

  走近一瞧,黑底海報上還充斥著看似歪歪扭扭的紅色“關鍵詞”,例如:“爽”、“發泄”、“求愛 ”、“閨蜜趴”、“汪者榮耀”、“哄老婆”等等。黑底紅字的“塗鴉”機械性重復張貼,包圍著乘客。而同樣的廣告也出現在了人廣站2號線換乘通道與充值區域。記者發現,不僅在2號線人廣站,一站之隔的南京西路站站臺也出現了一樣的廣告。

圖説:8號線進站通道內的廣告。

圖説:8號線站廳內的廣告。

圖説:人廣站2號線換乘通道內的廣告。

  記者隨機採訪了站內的多位乘客,大多數的乘客表示可以接受,有一些乘客也提出來自己的看法。

  “挺別致的,我覺得蠻好”,打量著黑色圓柱的吳先生今年70多歲,他告訴記者,“比起有的廣告把四字成語摳掉一個字,或者胡編亂造一個歇後語,這些詞彙都很真實。”

  駐足廣告牌前的李小姐也表示,“你看上面寫的‘減肥代餐’、‘汪者榮耀’、‘旅行’不都是流行詞嘛,很時尚,挺好的。”

  一對母女也接受了記者採訪,母親張女士認為這廣告給人感覺平平,七歲多的女兒告訴記者“字寫得好難看哇。”

圖説:8號線站廳墻面上的廣告。

  那麼對於這則廣告感到不妥的乘客,又有哪些看法呢?

  來上海出差的王先生表示,“這個廣告第一感覺不是那麼舒服,但也説不出來哪不好,總之怪怪的,辣眼睛。”

  已經為人母的戴女士坦言,“特別擔心小朋友看到。”原因是上面諸如“發泄”、“閨蜜趴”等詞彙令人感覺低俗。

  而市民劉阿姨也對這廣告表示反感,“這像紅色油漆一樣的字,不是經常在電視上看到討債時候涂的嘛。這也算廣告?”

圖説:有網友在微信上發表評論。來源:微信公眾號熟年人生。

  也有市民提出,現在正值三伏天,地鐵站內本應讓乘客感到清涼舒適,這黑底紅字看起來“煩躁不安”,讓人覺得格格不入。而博人眼球、吸睛是大家在提及這款廣告時最多的看法。

微博截圖

  微博上也有網友對此吐槽:“所以人廣地鐵站一夜之間被絕味鴨脖攻佔了? ”、“絕味鴨脖這廣告搞得像恐怖小遊戲一樣...... ?”。更有網友指出,“被這血紅色的,全部是文字刺激眼球的廣告給弄得煩躁不安。”

  那麼對於這則上線一週的廣告,市民朋友你怎麼看呢?

圖説:地鐵吳江路站2號線站臺內的廣告。

  最新:此款廣告已全部下刊

  7月15日,記者再次來到人廣站後看到,所有的此款廣告已經全部撤下,目前還沒有換上新的廣告。

圖説:2號線換乘通道的廣告已經下刊。

圖説:8號線站廳內的廣告也都沒了蹤影。

  原本此款廣告在2號線換乘通道、8號線站廳、交通卡充值區以及8號線進站通道均有張貼,而一夜之間已經全部沒了蹤影,黑色圓柱也恢復了原本的白色,墻面上的廣告牌上替換了非廣告圖片,其他部分則回到了乾淨的墻面。

  記者就此事聯繫了申通德高市場總監范輝,他告訴記者在考慮到市民意見並遵循對於廣告內容嚴格管控的標準,對人廣站這款廣告做出了下刊處理。

  范輝表示,目前社會文化越來越多元,創意也越來越開放,這款廣告本身雖然符合相關的法律法規,但事後接到了市民的反饋與意見,本著以注重市民感受,本著“廣告是地鐵環境一部分”的宗旨,作為管控機制的延續,這次做出了下刊處理。

  范輝向記者介紹,其實類似下刊的情況以前也有過,對於地鐵內廣告的管控也不僅限于畫面呈現的內容。

  記者了解到,其實目前地鐵內對於廣告的內容也有一些相關的規定,如公益類廣告必須佔到所有廣告的10%。

  專家:公共空間內廣告呈現應注意品味與得體

  上海交大娛樂與體育法律研究中心主任劉永沛表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廣告法》第二章第九條第七項的規定,“廣告不得妨礙社會公共秩序或者違背社會良好風尚”。

  劉永沛告訴記者,據他了解,上海虹橋火車站內的這家公司線下門店的廣告語為“用心做鴨”,與這次地鐵站內的用詞“異曲同工”,“可見利用這類曖昧、博眼球的詞彙來吸引眼球,是其在廣告上的一貫做法。”

  記者也就此事諮詢了上海大學廣告係,有廣告學專家表示,公共空間內的廣告呈現目前國內還比較空白,“是一個值得探討的話題”,她舉例,戶外廣告就有專門的法律法規的約束,城市空間內有針對戶外廣告的監測系統。

  該專家建議,可以參考國外對於廣告內容的管理方式,例如美國對於公共空間內的廣告就要求在真實且不誤導公眾的基礎上、具有品味(taste),並要得體(decency),也可以説要雅觀。“通過社會公共團體和非政府的第三方機構來處理投訴以及監管,達到一個制約商業廣告的目的,從而保護消費者。”同時,日本在管理廣告內容上則是通過極強的行業自律來實現,這也值得借鑒。

上一篇稿件

上海地鐵人廣站“辣眼睛”塗鴉廣告引爭議 已被撤下

2017年7月16日 11:05 來源:新民網

原標題:上海地鐵人廣站“辣眼睛”塗鴉廣告引爭議 最新:已被撤下

  上周,一款黑底紅字的廣告一夜之間“攻佔”了上海地鐵人民廣場站,這組形似塗鴉的純文字廣告引起了市民的熱議。昨天,這款廣告已經下刊。

  這款黑底紅字的廣告你怎麼看?

圖説:人廣站8號線站廳層的廣告。董怡虹 攝 下同

圖説:2號線換乘通道內的廣告。

  7月14日記者來到人廣站,發現8號線站廳層確實已成為這款産品的“廣告世界”。第一眼就看到一整排黑色圓柱上“塗鴉”的紅色大字“誰給我買,絕味鴨脖”與二維碼,而四週墻上也貼滿了同款海報,比如驗票閘機通道口就張貼了長達二三十米的同款廣告。

  走近一瞧,黑底海報上還充斥著看似歪歪扭扭的紅色“關鍵詞”,例如:“爽”、“發泄”、“求愛 ”、“閨蜜趴”、“汪者榮耀”、“哄老婆”等等。黑底紅字的“塗鴉”機械性重復張貼,包圍著乘客。而同樣的廣告也出現在了人廣站2號線換乘通道與充值區域。記者發現,不僅在2號線人廣站,一站之隔的南京西路站站臺也出現了一樣的廣告。

圖説:8號線進站通道內的廣告。

圖説:8號線站廳內的廣告。

圖説:人廣站2號線換乘通道內的廣告。

  記者隨機採訪了站內的多位乘客,大多數的乘客表示可以接受,有一些乘客也提出來自己的看法。

  “挺別致的,我覺得蠻好”,打量著黑色圓柱的吳先生今年70多歲,他告訴記者,“比起有的廣告把四字成語摳掉一個字,或者胡編亂造一個歇後語,這些詞彙都很真實。”

  駐足廣告牌前的李小姐也表示,“你看上面寫的‘減肥代餐’、‘汪者榮耀’、‘旅行’不都是流行詞嘛,很時尚,挺好的。”

  一對母女也接受了記者採訪,母親張女士認為這廣告給人感覺平平,七歲多的女兒告訴記者“字寫得好難看哇。”

圖説:8號線站廳墻面上的廣告。

  那麼對於這則廣告感到不妥的乘客,又有哪些看法呢?

  來上海出差的王先生表示,“這個廣告第一感覺不是那麼舒服,但也説不出來哪不好,總之怪怪的,辣眼睛。”

  已經為人母的戴女士坦言,“特別擔心小朋友看到。”原因是上面諸如“發泄”、“閨蜜趴”等詞彙令人感覺低俗。

  而市民劉阿姨也對這廣告表示反感,“這像紅色油漆一樣的字,不是經常在電視上看到討債時候涂的嘛。這也算廣告?”

圖説:有網友在微信上發表評論。來源:微信公眾號熟年人生。

  也有市民提出,現在正值三伏天,地鐵站內本應讓乘客感到清涼舒適,這黑底紅字看起來“煩躁不安”,讓人覺得格格不入。而博人眼球、吸睛是大家在提及這款廣告時最多的看法。

微博截圖

  微博上也有網友對此吐槽:“所以人廣地鐵站一夜之間被絕味鴨脖攻佔了? ”、“絕味鴨脖這廣告搞得像恐怖小遊戲一樣...... ?”。更有網友指出,“被這血紅色的,全部是文字刺激眼球的廣告給弄得煩躁不安。”

  那麼對於這則上線一週的廣告,市民朋友你怎麼看呢?

圖説:地鐵吳江路站2號線站臺內的廣告。

  最新:此款廣告已全部下刊

  7月15日,記者再次來到人廣站後看到,所有的此款廣告已經全部撤下,目前還沒有換上新的廣告。

圖説:2號線換乘通道的廣告已經下刊。

圖説:8號線站廳內的廣告也都沒了蹤影。

  原本此款廣告在2號線換乘通道、8號線站廳、交通卡充值區以及8號線進站通道均有張貼,而一夜之間已經全部沒了蹤影,黑色圓柱也恢復了原本的白色,墻面上的廣告牌上替換了非廣告圖片,其他部分則回到了乾淨的墻面。

  記者就此事聯繫了申通德高市場總監范輝,他告訴記者在考慮到市民意見並遵循對於廣告內容嚴格管控的標準,對人廣站這款廣告做出了下刊處理。

  范輝表示,目前社會文化越來越多元,創意也越來越開放,這款廣告本身雖然符合相關的法律法規,但事後接到了市民的反饋與意見,本著以注重市民感受,本著“廣告是地鐵環境一部分”的宗旨,作為管控機制的延續,這次做出了下刊處理。

  范輝向記者介紹,其實類似下刊的情況以前也有過,對於地鐵內廣告的管控也不僅限于畫面呈現的內容。

  記者了解到,其實目前地鐵內對於廣告的內容也有一些相關的規定,如公益類廣告必須佔到所有廣告的10%。

  專家:公共空間內廣告呈現應注意品味與得體

  上海交大娛樂與體育法律研究中心主任劉永沛表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廣告法》第二章第九條第七項的規定,“廣告不得妨礙社會公共秩序或者違背社會良好風尚”。

  劉永沛告訴記者,據他了解,上海虹橋火車站內的這家公司線下門店的廣告語為“用心做鴨”,與這次地鐵站內的用詞“異曲同工”,“可見利用這類曖昧、博眼球的詞彙來吸引眼球,是其在廣告上的一貫做法。”

  記者也就此事諮詢了上海大學廣告係,有廣告學專家表示,公共空間內的廣告呈現目前國內還比較空白,“是一個值得探討的話題”,她舉例,戶外廣告就有專門的法律法規的約束,城市空間內有針對戶外廣告的監測系統。

  該專家建議,可以參考國外對於廣告內容的管理方式,例如美國對於公共空間內的廣告就要求在真實且不誤導公眾的基礎上、具有品味(taste),並要得體(decency),也可以説要雅觀。“通過社會公共團體和非政府的第三方機構來處理投訴以及監管,達到一個制約商業廣告的目的,從而保護消費者。”同時,日本在管理廣告內容上則是通過極強的行業自律來實現,這也值得借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