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對話網遊“冠軍主播”:想做高人氣 就得競爭

2017-5-20 05:46:21

來源:文匯報 作者:沈竹士 選稿:魏政

  原標題:想做高人氣主播,就得競爭

  “卷毛”本名馮卓君,遊戲ID:FZZF,1991年生。《英雄聯盟》原WE戰隊輔助、2014賽季EDG戰隊輔助。2012年隨WE戰隊奪得中國英雄聯盟首個世界冠軍,被譽為“最強輔助”。2015年宣佈退役,現為鬥魚直播英雄聯盟60062房間主播。

  在電競圈,“毛神”是很多玩家的偶像。在現實中,馮卓君話不多,但很隨和。他有著理工科男生的面相,很瘦,黑色粗框的板材眼鏡、不是卷髮。外套是黑的底色,滿綴綠色、紅色、白色的花紋。內搭的圓領T恤也是花色的。“我們這行不需要西裝革履,展現真實的那種感覺就好了。”

  近日,記者對馮卓君進行了專訪。他經歷了職業電競的草莽時期,而商業化給電競行業帶來了新的生機。

  記者:你是怎麼走上職業電競道路的?

  卷毛:讀大學的時候喜歡打《魔獸爭霸》,也打《英雄聯盟》。畢業後進入實習單位,後來的隊友“諾言”問我要不要一起加盟長沙的一個英雄聯盟戰隊。我説好。當時父母是不同意的,他們擔心我被騙進傳銷組織(笑)。是我一個親戚的兒子,他知道我,我那時打遊戲多嘛,戰績也進了排行榜。他們和我父母一説,父母才勉強同意。

  記者:你原來在什麼行業實習?

  卷毛:建築行業。水利工程建設。

  記者:從什麼時候開始,電競的生意越來越大?

  卷毛:早期搞電競很苦,也不賺錢。在長沙就遇到了一個黑心老闆,説好每個月工資1500元,結果也沒發錢,我們就退出來了。後來到上海重新開始,新的老闆很給力。電競發展和老闆關係很大,很多老闆就是喜歡這個,願意投錢,這和搞足球、籃球職業俱樂部是一樣的。

  隨著比賽越打越多,也獲得了榮譽,開始有了一些贊助商,主要是電腦外設廠商。當時戰隊也搞了電商,也是賣滑鼠、鍵盤這些外設産品。應該説現在電競的大環境比早年有了很大改變,也更加規範了。

  記者:感覺玩多人線上戰術競技遊戲的人要比當年玩魔獸爭霸的人更多了。

  卷毛:是的,這類遊戲更加容易上手,畫面效果也更好。尤其像現在手機上的王者榮耀,娛樂性更強了。現在各大直播平臺當中,做這類電競直播的都是大頭。

  記者:做遊戲主播的感覺如何,和退役前有什麼不同?

  卷毛:其實並不輕鬆。打職業純粹是競技的壓力,做直播也是有壓力的,畢竟高人氣的主播只有那麼幾個,也是存在競爭的。父母陪我在上海租房子住,我的作息相對固定,早上9點起床,刷牙洗臉吃飯,隨後開幾局遊戲熱熱身。我的直播時段是下午兩點到晚上七點,結束以後再處理其他的事務。平時也會接通告參加一些表演賽。

  記者:什麼樣的主播能吸引流量?

  卷毛:諧星。會搞笑的,説話比較放得開的人。像我平時不太愛説話,所以我也有苦惱。有時我就在直播中唱歌,其實我唱歌唱得不好,但是觀眾就是喜歡看我唱歌走音,他們叫我“靈魂歌手”。

  記者:怎麼衡量主播給平臺創造的價值?

  卷毛:誰的彈幕多,誰刷到的禮物多。鬥魚的基本貨幣是“魚丸”,“魚丸”是不要錢的,但是給主播的禮物是用錢兌換的,有的幾毛錢,有的貴些。經紀人每個月會幫我統計,最多一個月收到過幾萬元。這部分收入要根據合同按照一定比例和平臺進行分成。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對話網遊“冠軍主播”:想做高人氣 就得競爭

2017年5月20日 05:46 來源:文匯報

  原標題:想做高人氣主播,就得競爭

  “卷毛”本名馮卓君,遊戲ID:FZZF,1991年生。《英雄聯盟》原WE戰隊輔助、2014賽季EDG戰隊輔助。2012年隨WE戰隊奪得中國英雄聯盟首個世界冠軍,被譽為“最強輔助”。2015年宣佈退役,現為鬥魚直播英雄聯盟60062房間主播。

  在電競圈,“毛神”是很多玩家的偶像。在現實中,馮卓君話不多,但很隨和。他有著理工科男生的面相,很瘦,黑色粗框的板材眼鏡、不是卷髮。外套是黑的底色,滿綴綠色、紅色、白色的花紋。內搭的圓領T恤也是花色的。“我們這行不需要西裝革履,展現真實的那種感覺就好了。”

  近日,記者對馮卓君進行了專訪。他經歷了職業電競的草莽時期,而商業化給電競行業帶來了新的生機。

  記者:你是怎麼走上職業電競道路的?

  卷毛:讀大學的時候喜歡打《魔獸爭霸》,也打《英雄聯盟》。畢業後進入實習單位,後來的隊友“諾言”問我要不要一起加盟長沙的一個英雄聯盟戰隊。我説好。當時父母是不同意的,他們擔心我被騙進傳銷組織(笑)。是我一個親戚的兒子,他知道我,我那時打遊戲多嘛,戰績也進了排行榜。他們和我父母一説,父母才勉強同意。

  記者:你原來在什麼行業實習?

  卷毛:建築行業。水利工程建設。

  記者:從什麼時候開始,電競的生意越來越大?

  卷毛:早期搞電競很苦,也不賺錢。在長沙就遇到了一個黑心老闆,説好每個月工資1500元,結果也沒發錢,我們就退出來了。後來到上海重新開始,新的老闆很給力。電競發展和老闆關係很大,很多老闆就是喜歡這個,願意投錢,這和搞足球、籃球職業俱樂部是一樣的。

  隨著比賽越打越多,也獲得了榮譽,開始有了一些贊助商,主要是電腦外設廠商。當時戰隊也搞了電商,也是賣滑鼠、鍵盤這些外設産品。應該説現在電競的大環境比早年有了很大改變,也更加規範了。

  記者:感覺玩多人線上戰術競技遊戲的人要比當年玩魔獸爭霸的人更多了。

  卷毛:是的,這類遊戲更加容易上手,畫面效果也更好。尤其像現在手機上的王者榮耀,娛樂性更強了。現在各大直播平臺當中,做這類電競直播的都是大頭。

  記者:做遊戲主播的感覺如何,和退役前有什麼不同?

  卷毛:其實並不輕鬆。打職業純粹是競技的壓力,做直播也是有壓力的,畢竟高人氣的主播只有那麼幾個,也是存在競爭的。父母陪我在上海租房子住,我的作息相對固定,早上9點起床,刷牙洗臉吃飯,隨後開幾局遊戲熱熱身。我的直播時段是下午兩點到晚上七點,結束以後再處理其他的事務。平時也會接通告參加一些表演賽。

  記者:什麼樣的主播能吸引流量?

  卷毛:諧星。會搞笑的,説話比較放得開的人。像我平時不太愛説話,所以我也有苦惱。有時我就在直播中唱歌,其實我唱歌唱得不好,但是觀眾就是喜歡看我唱歌走音,他們叫我“靈魂歌手”。

  記者:怎麼衡量主播給平臺創造的價值?

  卷毛:誰的彈幕多,誰刷到的禮物多。鬥魚的基本貨幣是“魚丸”,“魚丸”是不要錢的,但是給主播的禮物是用錢兌換的,有的幾毛錢,有的貴些。經紀人每個月會幫我統計,最多一個月收到過幾萬元。這部分收入要根據合同按照一定比例和平臺進行分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