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距離淀山湖僅兩公里的地方怎會有“垃圾島”?

2017-4-21 08:06:32

來源:看看新聞網 作者:毛奕帆 選稿:李婉怡

原標題:距離淀山湖僅兩公里的地方怎會有“垃圾島”?

  最近,一個垂釣者告訴記者,在淀浦河青浦朱家角段,距離淀山湖只有兩公里的地方,有一個堆滿生活垃圾的小島,那裏惡臭撲鼻。這是真的嗎?

  記者穿過唯一的一條小路找到了這條無(niao)比(bu)隱(la)蔽(shi)的小河灣。果然,岸邊堆積著各種垃圾。有多少呢?從高空看去,岸邊漂浮的這些白色環帶都是。

b74e476902a9730508dbc4ecad20f56f_640x480.jpg

  附近漁民説,年前他就看到有船把垃圾運過來,一般都在下午兩三點鐘的時候。在河道一頭,記者看到有一處隔離帶,阻止垃圾流出去,看來是有人有意為之。那麼,到底是誰呢?

  三天后的一天中午,記者再來到這裡,希望能堵住倒垃圾的船,但詭異的是,從橋面通往岸堤的唯一通路,已經被人用鐵棍封堵了,橋下的石板斜坡也被破壞。於是小眼哥穿越叢林,摸到了小河灣,卻發現垃圾也不見了,倒是岸堤高出不少。島上有一部挖掘機,一名黑衣男子正在打電話佈置工作。

  垃圾到底去了哪?為了破解種種謎團,第二天,記者跟隨市公安局環境偵查部門到府執法。有一艘編號為"興航工0088"正好在作業,一個抓鬥就把垃圾混進淤泥扔到岸上。執法人員隨即將其控制。作業者説,這船是保潔社的,垃圾都是從其他河道撈上來的,至於扔在這裡,則是薛老闆授意。

  "薛老闆"是誰?原來就是他。

70d598273ea5c88111fedeb4e69555ef_640x480.png

  面對警方詢問,黑衣男子公佈了自己身份。原來他是朱家角當地保潔社的負責人,負責淀浦河青浦段河面的保潔工作。為圖多快好省完成任務,他自作聰明讓人把從河道裏打撈上來的垃圾扔到這處小河灣。為掩人耳目,還在河邊做了隔離帶。

bfefdba856cf51feab466f6ab30a9592_640x480.jpg

  這條小河灣雖不寬,卻直接連通市級河道淀浦河,距離備用水源地淀山湖也只有兩公里,為什麼薛某敢將垃圾堂而皇之運到這裡?當地主管部門知情嗎?進入小河灣的通道為什麼會被破壞?他又為什麼突然要把垃圾混進淤泥填埋?種種問題盤旋在記者心頭。不過記者可以確定的是,我國法律規定,生活垃圾要在專業填埋場或焚燒站進行無害化處理。《刑法》明確,違反國家規定,傾倒或者處置有毒有害物質,嚴重污染環境,可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目前,薛某已被刑事拘留,警方對其他相關責任人也展開了調查。

7f11d8dd83d8d3b4793d9d1b6f3f5f80_640x480.png

  實際上,小河灣裏的”垃圾島”並不是小眼哥在青浦朱家角地區發現的唯一一處垃圾堆放點,在為期2周的航拍中,記者的無人機在距其500米不到的地方,還發現了一個大如足球場的垃圾堆放點,裏面有大量建築垃圾和生活垃圾。這片地方隱藏在綠色植被中,四週被河道包圍,人跡罕至。這些垃圾又是誰扔的呢?

44d5a68d9bba61e16c7b7f7f236677a4_640x480.jpg

  這些懸疑在昨天《新聞透視》播出後有了答案。相關部門表示,這處大如足球場的堆場用地,早已經出讓給開發商,但現在地塊還沒開發。

  再赴之前的小河灣,記者看到環繞岸邊的小土堆都已經鋪上了草皮,幾名保潔人員正在埋頭作業。據了解,昨晚起,當地政府部門連夜啟動了整改措施,除了分撿垃圾外,相關部門還第一時間對淤泥取樣檢測、補種綠化。

  青浦水系豐富,穿流期間的中小河道就有上千條之多,除了市區級河道的清理打撈工由專業的清潔公司負責以外,其餘的小河道大多由當地鄉鎮的保潔社承包,像薛某就是保潔社聘請的。水務部門坦言,這些小河小灣量多點散,又難以通達,以往他們都只進行後期成效的監管,至於對如何分揀處理垃圾這樣的過程性監管,的確存在疏漏。

  青浦區表示,下一步除了將督促企業做好垃圾後續處置外,還將通過落實河長制等人防措施,以及使用無人機等技防措施,定期巡視河道,加強立體化監管。

  但願這次,可以説到做到!

上一篇稿件

距離淀山湖僅兩公里的地方怎會有“垃圾島”?

2017年4月21日 08:06 來源:看看新聞網

原標題:距離淀山湖僅兩公里的地方怎會有“垃圾島”?

  最近,一個垂釣者告訴記者,在淀浦河青浦朱家角段,距離淀山湖只有兩公里的地方,有一個堆滿生活垃圾的小島,那裏惡臭撲鼻。這是真的嗎?

  記者穿過唯一的一條小路找到了這條無(niao)比(bu)隱(la)蔽(shi)的小河灣。果然,岸邊堆積著各種垃圾。有多少呢?從高空看去,岸邊漂浮的這些白色環帶都是。

b74e476902a9730508dbc4ecad20f56f_640x480.jpg

  附近漁民説,年前他就看到有船把垃圾運過來,一般都在下午兩三點鐘的時候。在河道一頭,記者看到有一處隔離帶,阻止垃圾流出去,看來是有人有意為之。那麼,到底是誰呢?

  三天后的一天中午,記者再來到這裡,希望能堵住倒垃圾的船,但詭異的是,從橋面通往岸堤的唯一通路,已經被人用鐵棍封堵了,橋下的石板斜坡也被破壞。於是小眼哥穿越叢林,摸到了小河灣,卻發現垃圾也不見了,倒是岸堤高出不少。島上有一部挖掘機,一名黑衣男子正在打電話佈置工作。

  垃圾到底去了哪?為了破解種種謎團,第二天,記者跟隨市公安局環境偵查部門到府執法。有一艘編號為"興航工0088"正好在作業,一個抓鬥就把垃圾混進淤泥扔到岸上。執法人員隨即將其控制。作業者説,這船是保潔社的,垃圾都是從其他河道撈上來的,至於扔在這裡,則是薛老闆授意。

  "薛老闆"是誰?原來就是他。

70d598273ea5c88111fedeb4e69555ef_640x480.png

  面對警方詢問,黑衣男子公佈了自己身份。原來他是朱家角當地保潔社的負責人,負責淀浦河青浦段河面的保潔工作。為圖多快好省完成任務,他自作聰明讓人把從河道裏打撈上來的垃圾扔到這處小河灣。為掩人耳目,還在河邊做了隔離帶。

bfefdba856cf51feab466f6ab30a9592_640x480.jpg

  這條小河灣雖不寬,卻直接連通市級河道淀浦河,距離備用水源地淀山湖也只有兩公里,為什麼薛某敢將垃圾堂而皇之運到這裡?當地主管部門知情嗎?進入小河灣的通道為什麼會被破壞?他又為什麼突然要把垃圾混進淤泥填埋?種種問題盤旋在記者心頭。不過記者可以確定的是,我國法律規定,生活垃圾要在專業填埋場或焚燒站進行無害化處理。《刑法》明確,違反國家規定,傾倒或者處置有毒有害物質,嚴重污染環境,可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目前,薛某已被刑事拘留,警方對其他相關責任人也展開了調查。

7f11d8dd83d8d3b4793d9d1b6f3f5f80_640x480.png

  實際上,小河灣裏的”垃圾島”並不是小眼哥在青浦朱家角地區發現的唯一一處垃圾堆放點,在為期2周的航拍中,記者的無人機在距其500米不到的地方,還發現了一個大如足球場的垃圾堆放點,裏面有大量建築垃圾和生活垃圾。這片地方隱藏在綠色植被中,四週被河道包圍,人跡罕至。這些垃圾又是誰扔的呢?

44d5a68d9bba61e16c7b7f7f236677a4_640x480.jpg

  這些懸疑在昨天《新聞透視》播出後有了答案。相關部門表示,這處大如足球場的堆場用地,早已經出讓給開發商,但現在地塊還沒開發。

  再赴之前的小河灣,記者看到環繞岸邊的小土堆都已經鋪上了草皮,幾名保潔人員正在埋頭作業。據了解,昨晚起,當地政府部門連夜啟動了整改措施,除了分撿垃圾外,相關部門還第一時間對淤泥取樣檢測、補種綠化。

  青浦水系豐富,穿流期間的中小河道就有上千條之多,除了市區級河道的清理打撈工由專業的清潔公司負責以外,其餘的小河道大多由當地鄉鎮的保潔社承包,像薛某就是保潔社聘請的。水務部門坦言,這些小河小灣量多點散,又難以通達,以往他們都只進行後期成效的監管,至於對如何分揀處理垃圾這樣的過程性監管,的確存在疏漏。

  青浦區表示,下一步除了將督促企業做好垃圾後續處置外,還將通過落實河長制等人防措施,以及使用無人機等技防措施,定期巡視河道,加強立體化監管。

  但願這次,可以説到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