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工廠領班淩晨跳樓致重癱 事發前升職失敗調崗被拒

2017-3-21 08:47:15

來源:澎湃新聞 作者:陳伊萍 實習生姚沁文 選稿:王浩也

原標題:工廠領班淩晨跳樓被阻再跳致重癱,事發前升職失敗調崗被拒

  今年春節前,洪柯(化名)本應等著假期回甘肅老家,在大年初六給剛滿一歲的兒子慶生。可是意外突然發生:1月18日淩晨,他縱身一躍從上海的工廠3樓跳下,造成肢體嚴重癱瘓,目前在醫院的重症監護室內重度昏迷。

  根據公司的視頻和工友的描述,洪柯跳樓前情緒失控,像是受到了什麼刺激。可在家人的印象中,洪柯在電話溝通中沒有任何異常。他為何選擇要跳樓,身邊的親友沒人知道確切答案。

  對此,洪柯所在的日沛電腦配件(上海)有限公司拒絕了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的採訪。記者從親屬口中得知,該公司已停止墊付洪柯的醫藥費;而每天高達5000元的醫療費用已經讓洪柯一家至少欠了醫院10萬多元。

洪柯之前所住的出租屋。家屬供圖

    跳樓被阻後再次跳樓

  兩個月來,洪柯一直處於昏迷狀態。

  2月21日,在上海松江區中心醫院重症監護室裏,澎湃新聞記者見到了躺著的洪柯,一根管子插在他的喉嚨裏,聯通機器輔助呼吸。

  該醫院神經外科的醫生告訴家屬,洪柯高位頸髓受傷,神經系統受到嚴重傷害,造成肢體癱瘓;且顱內多處血腫,腦組織受損,將帶來一系列後遺症,“即使冒風險做手術也就是保命,愈後終生躺在床上,需要家人照顧。”

  2014年,25歲的洪柯從甘肅武威大涼區來到上海打工,成為日沛電腦配件(上海)有限公司一條生産線上的領班。

  該公司通過調取監控視頻和詢問目擊者得出的調查報告顯示,洪柯于2017年1月17日20時30分上班,在1月18日0時30分用凳子將T3棟3樓北面窗戶玻璃砸破要跳樓,現場組長殷某和備品間人員發現後,將其拉到備品間安撫情緒。

  組長殷某的筆錄寫道:“我們把他拉到備品間後,問他他什麼都不説,一直跟我們道歉,還給我們跪下,嘴裏説什麼聽不清楚。”洪柯隨後到洗手間,試圖用便池裏的水洗臉被工友制止。淩晨4時30分,洪柯情緒失控,快速衝到窗戶旁拉開窗戶,跳了下去。

  事發後,洪柯家人立馬趕來上海,沒人想到他會不顧一切地跳下去。

  1月17日上午,洪柯還給妻子打電話,商量正月初六給剛滿一歲的兒子慶祝生日,下午4點多,他給母親打電話説會早點回家過年。妻子和母親説,在電話中都沒有發現洪柯的任何異常。

  洪柯的弟弟洪君(化名)在松江榮樂東路派出所報了案。記者從上海警方獲悉,經過調查取證,得出的結論是:當事人洪柯先自己想跳,後來被工友勸住,之後又趁工友不注意跳下樓去,沒發現有人推的跡象。

  對於這樣的結論,洪君不能接受。他認為哥哥在跳樓前一定是受到了什麼刺激,希望公司提供哥哥1月17日20時30分上班後,到次日0時30分第一次砸玻璃之間的監控視頻,然而公司以洩露商業機密為由,拒絕了洪君的要求。

洪柯在醫院的重症監護室內重度昏迷。家屬供圖

    已連上夜班3個多月

  從洪柯的工作考勤表上可以看出,從2016年10月1日開始,一直到事發,除去元旦放假兩天,他已經連續上夜班3個多月,均是從夜間20點30分上班到次日上午8點30分,每天晝夜顛倒,上班12小時。

  同事張世裕(化名)透露,在日沛公司上班是可以轉班的,但是洪柯一直不轉白班,還主動跟夜班經理要求上夜班。

  事發前幾天,張世裕發現洪柯經常在車間裏一個人來回走,也不跟人家説話。

  老鄉劉偉強(化名)1月16日看到洪柯,“很鬱悶很壓抑的樣子,我跟他打招呼,他都不吭聲,我還在後面拍他一下,他也沒搭理我。平時見面的話,多少都要聊幾句。我感覺怪怪的,結果隔天真的出事了。”

  在劉偉強印象裏,洪柯平時性格開朗,“別人跟我説他跳樓了,我還有點不太相信,怎麼會是他呢?”

  劉偉強稱,洪柯有幾件事一直念叨在嘴邊。洪柯大專學歷,從2014年12月進入日沛公司之後一直擔任特製一部特製二課領班,負責一條生産線,手下管著50個員工。2016年,公司有升職的機會,他琢磨著自己幹了這麼長時間領班,也該輪到自己升組長了,但是升職沒有成功。“他在下面做相當於代理組長的事情,幹了那麼久升職也沒他的份,私下老跟我念叨這個事情。”

  升職失敗後,洪柯就想著調崗到技術崗,學一點技術,但是也被拒絕了。“那時候他就念叨説不給他升也不放他走,他當時要辭職也不批准。”劉偉強説。

  洪柯的直屬領導楊濤(化名)表示,升組長都要綜合考評,不是説一定時間到了就可以,“大概今年10月11月的時候,當時他説要調科,我説讓他慎重考慮一下,也沒説不放,之後他就再也沒找我了。他從來沒有跟我提出過辭職的意思。發生這個事情我們也很遺憾,在我印象中他工作還可以。”

  妻子説,洪柯每天都會給自己打電話,升職、調崗的事她都知道,“他升組長那時跟我説過‘升不了了,不想幹了’,我説‘那就回來吧,別幹了,我們在家找個工作’,他説好。我有時候感覺他在工作上是有壓力,但是他就是不説。”

  如今,洪柯還處於重度昏迷當中,他為何要跳樓,身邊的親友沒人知道確切答案。

  因為經濟上的原因,洪柯的家人在2月底都已經回甘肅,他仍躺在重症監護室的病床上,不能移動,借助外部機器勉強維持生命,在上海工作的表哥不時地去照看他。

  3月14日,醫院打電話通知家屬,稱洪柯病情惡化,有呼吸衰竭的趨勢。

1月18日淩晨,洪柯從工廠三樓跳下,肢體嚴重癱瘓,目前在醫院重症監護室內重度昏迷。家屬供圖

    公司已停止墊付醫藥費

  記者從洪柯的家屬處獲悉,自從洪柯送醫搶救後,日沛電腦配件(上海)有限公司一直為其墊付醫藥費。可是從2月13日起,日沛公司停止支付洪柯的任何開銷,每天高達5000元的醫療費用已經讓洪柯一家欠了醫院近13萬元,醫院已在催繳醫藥費。

  洪君表示,公司的態度從一開始的“我們不管,讓走司法程式”逐漸轉變為“盡力配合申報工傷”,但是洪君認為“公司完全是糊弄我們,他們申報的材料根本沒有辦法報工傷”。

  而從2月28日洪柯家人最後一次去公司後,公司再也不接聽他們的電話,也不接待他們。“最起碼人現在還躺在醫院裏,公司這種不管不顧的態度,説難聽點就是變相逼我們放棄治療。”洪君説。

  洪柯的家庭情況並不好,父母都是農民,妻子剛生完孩子也沒工作,弟弟洪君則在部隊。“現在已經欠了醫院很多錢了,但哥哥還是昏迷不醒。接下來也不知手術費需要多少錢,家裏已經支撐不住了。”洪君説,雖然做手術有風險,但是他們還是想試試。

  2月22日,記者致電日沛電腦配件(上海)有限公司詢問情況,公司人事處晏女士以“公司新聞發言人在台灣”為由拒絕了採訪。3月17日,記者撥打該公司官網所公佈的人力資源部聯繫電話,對方表示對洪柯的高墜情況“不清楚”,同時也無法提供其他部門聯繫人進行回應。

  上海市工商局官網顯示,日沛電腦配件(上海)有限公司成立於2013年7月23日,經營範圍是從事電腦配件科技領域的技術開發、技術諮詢、技術服務;設計、研發、生産精衝模等。而洪柯的同事透露,該公司是蘋果等世界知名電腦品牌重要的部件製造廠商。

  律師:洪柯的情況無法報工傷

  上海藍白律師事務所律師陸胤表示,法律明確規定,員工自傷、自殘的,不能認定工傷,“無論之前的誘因是什麼,只要他是自己跳的,沒有意外和工作場所的因素,就不能認定為工傷。”陸胤還表示,對於因工作原因造成的精神傷害,中國法律也沒有非常明確的相關規定。

  “目前沒有證據能夠證明,工作對這名員工的精神狀態造成了很大傷害,從而導致了其跳樓;同時,也沒有證據證明員工在跳樓時精神狀態是異常的。”陸胤説,很多時候,跳樓等極端情況一定存在員工精神狀態的不穩定,但這很多是多因一果,很難衡量工作對員工精神造成了的傷害。因此,在實踐中,一般都是建議企業做好工作場所精神健康的預防工作,很多企業也在逐漸建立這方面的自我防範體系,但是與醫療保險或者工傷保險還沒有形成銜接。

  他認為,像洪柯目前的情況,只能通過民政的幫扶和其他的慈善工作來得以解決幫助。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工廠領班淩晨跳樓致重癱 事發前升職失敗調崗被拒

2017年3月21日 08:47 來源:澎湃新聞

原標題:工廠領班淩晨跳樓被阻再跳致重癱,事發前升職失敗調崗被拒

  今年春節前,洪柯(化名)本應等著假期回甘肅老家,在大年初六給剛滿一歲的兒子慶生。可是意外突然發生:1月18日淩晨,他縱身一躍從上海的工廠3樓跳下,造成肢體嚴重癱瘓,目前在醫院的重症監護室內重度昏迷。

  根據公司的視頻和工友的描述,洪柯跳樓前情緒失控,像是受到了什麼刺激。可在家人的印象中,洪柯在電話溝通中沒有任何異常。他為何選擇要跳樓,身邊的親友沒人知道確切答案。

  對此,洪柯所在的日沛電腦配件(上海)有限公司拒絕了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的採訪。記者從親屬口中得知,該公司已停止墊付洪柯的醫藥費;而每天高達5000元的醫療費用已經讓洪柯一家至少欠了醫院10萬多元。

洪柯之前所住的出租屋。家屬供圖

    跳樓被阻後再次跳樓

  兩個月來,洪柯一直處於昏迷狀態。

  2月21日,在上海松江區中心醫院重症監護室裏,澎湃新聞記者見到了躺著的洪柯,一根管子插在他的喉嚨裏,聯通機器輔助呼吸。

  該醫院神經外科的醫生告訴家屬,洪柯高位頸髓受傷,神經系統受到嚴重傷害,造成肢體癱瘓;且顱內多處血腫,腦組織受損,將帶來一系列後遺症,“即使冒風險做手術也就是保命,愈後終生躺在床上,需要家人照顧。”

  2014年,25歲的洪柯從甘肅武威大涼區來到上海打工,成為日沛電腦配件(上海)有限公司一條生産線上的領班。

  該公司通過調取監控視頻和詢問目擊者得出的調查報告顯示,洪柯于2017年1月17日20時30分上班,在1月18日0時30分用凳子將T3棟3樓北面窗戶玻璃砸破要跳樓,現場組長殷某和備品間人員發現後,將其拉到備品間安撫情緒。

  組長殷某的筆錄寫道:“我們把他拉到備品間後,問他他什麼都不説,一直跟我們道歉,還給我們跪下,嘴裏説什麼聽不清楚。”洪柯隨後到洗手間,試圖用便池裏的水洗臉被工友制止。淩晨4時30分,洪柯情緒失控,快速衝到窗戶旁拉開窗戶,跳了下去。

  事發後,洪柯家人立馬趕來上海,沒人想到他會不顧一切地跳下去。

  1月17日上午,洪柯還給妻子打電話,商量正月初六給剛滿一歲的兒子慶祝生日,下午4點多,他給母親打電話説會早點回家過年。妻子和母親説,在電話中都沒有發現洪柯的任何異常。

  洪柯的弟弟洪君(化名)在松江榮樂東路派出所報了案。記者從上海警方獲悉,經過調查取證,得出的結論是:當事人洪柯先自己想跳,後來被工友勸住,之後又趁工友不注意跳下樓去,沒發現有人推的跡象。

  對於這樣的結論,洪君不能接受。他認為哥哥在跳樓前一定是受到了什麼刺激,希望公司提供哥哥1月17日20時30分上班後,到次日0時30分第一次砸玻璃之間的監控視頻,然而公司以洩露商業機密為由,拒絕了洪君的要求。

洪柯在醫院的重症監護室內重度昏迷。家屬供圖

    已連上夜班3個多月

  從洪柯的工作考勤表上可以看出,從2016年10月1日開始,一直到事發,除去元旦放假兩天,他已經連續上夜班3個多月,均是從夜間20點30分上班到次日上午8點30分,每天晝夜顛倒,上班12小時。

  同事張世裕(化名)透露,在日沛公司上班是可以轉班的,但是洪柯一直不轉白班,還主動跟夜班經理要求上夜班。

  事發前幾天,張世裕發現洪柯經常在車間裏一個人來回走,也不跟人家説話。

  老鄉劉偉強(化名)1月16日看到洪柯,“很鬱悶很壓抑的樣子,我跟他打招呼,他都不吭聲,我還在後面拍他一下,他也沒搭理我。平時見面的話,多少都要聊幾句。我感覺怪怪的,結果隔天真的出事了。”

  在劉偉強印象裏,洪柯平時性格開朗,“別人跟我説他跳樓了,我還有點不太相信,怎麼會是他呢?”

  劉偉強稱,洪柯有幾件事一直念叨在嘴邊。洪柯大專學歷,從2014年12月進入日沛公司之後一直擔任特製一部特製二課領班,負責一條生産線,手下管著50個員工。2016年,公司有升職的機會,他琢磨著自己幹了這麼長時間領班,也該輪到自己升組長了,但是升職沒有成功。“他在下面做相當於代理組長的事情,幹了那麼久升職也沒他的份,私下老跟我念叨這個事情。”

  升職失敗後,洪柯就想著調崗到技術崗,學一點技術,但是也被拒絕了。“那時候他就念叨説不給他升也不放他走,他當時要辭職也不批准。”劉偉強説。

  洪柯的直屬領導楊濤(化名)表示,升組長都要綜合考評,不是説一定時間到了就可以,“大概今年10月11月的時候,當時他説要調科,我説讓他慎重考慮一下,也沒説不放,之後他就再也沒找我了。他從來沒有跟我提出過辭職的意思。發生這個事情我們也很遺憾,在我印象中他工作還可以。”

  妻子説,洪柯每天都會給自己打電話,升職、調崗的事她都知道,“他升組長那時跟我説過‘升不了了,不想幹了’,我説‘那就回來吧,別幹了,我們在家找個工作’,他説好。我有時候感覺他在工作上是有壓力,但是他就是不説。”

  如今,洪柯還處於重度昏迷當中,他為何要跳樓,身邊的親友沒人知道確切答案。

  因為經濟上的原因,洪柯的家人在2月底都已經回甘肅,他仍躺在重症監護室的病床上,不能移動,借助外部機器勉強維持生命,在上海工作的表哥不時地去照看他。

  3月14日,醫院打電話通知家屬,稱洪柯病情惡化,有呼吸衰竭的趨勢。

1月18日淩晨,洪柯從工廠三樓跳下,肢體嚴重癱瘓,目前在醫院重症監護室內重度昏迷。家屬供圖

    公司已停止墊付醫藥費

  記者從洪柯的家屬處獲悉,自從洪柯送醫搶救後,日沛電腦配件(上海)有限公司一直為其墊付醫藥費。可是從2月13日起,日沛公司停止支付洪柯的任何開銷,每天高達5000元的醫療費用已經讓洪柯一家欠了醫院近13萬元,醫院已在催繳醫藥費。

  洪君表示,公司的態度從一開始的“我們不管,讓走司法程式”逐漸轉變為“盡力配合申報工傷”,但是洪君認為“公司完全是糊弄我們,他們申報的材料根本沒有辦法報工傷”。

  而從2月28日洪柯家人最後一次去公司後,公司再也不接聽他們的電話,也不接待他們。“最起碼人現在還躺在醫院裏,公司這種不管不顧的態度,説難聽點就是變相逼我們放棄治療。”洪君説。

  洪柯的家庭情況並不好,父母都是農民,妻子剛生完孩子也沒工作,弟弟洪君則在部隊。“現在已經欠了醫院很多錢了,但哥哥還是昏迷不醒。接下來也不知手術費需要多少錢,家裏已經支撐不住了。”洪君説,雖然做手術有風險,但是他們還是想試試。

  2月22日,記者致電日沛電腦配件(上海)有限公司詢問情況,公司人事處晏女士以“公司新聞發言人在台灣”為由拒絕了採訪。3月17日,記者撥打該公司官網所公佈的人力資源部聯繫電話,對方表示對洪柯的高墜情況“不清楚”,同時也無法提供其他部門聯繫人進行回應。

  上海市工商局官網顯示,日沛電腦配件(上海)有限公司成立於2013年7月23日,經營範圍是從事電腦配件科技領域的技術開發、技術諮詢、技術服務;設計、研發、生産精衝模等。而洪柯的同事透露,該公司是蘋果等世界知名電腦品牌重要的部件製造廠商。

  律師:洪柯的情況無法報工傷

  上海藍白律師事務所律師陸胤表示,法律明確規定,員工自傷、自殘的,不能認定工傷,“無論之前的誘因是什麼,只要他是自己跳的,沒有意外和工作場所的因素,就不能認定為工傷。”陸胤還表示,對於因工作原因造成的精神傷害,中國法律也沒有非常明確的相關規定。

  “目前沒有證據能夠證明,工作對這名員工的精神狀態造成了很大傷害,從而導致了其跳樓;同時,也沒有證據證明員工在跳樓時精神狀態是異常的。”陸胤説,很多時候,跳樓等極端情況一定存在員工精神狀態的不穩定,但這很多是多因一果,很難衡量工作對員工精神造成了的傷害。因此,在實踐中,一般都是建議企業做好工作場所精神健康的預防工作,很多企業也在逐漸建立這方面的自我防範體系,但是與醫療保險或者工傷保險還沒有形成銜接。

  他認為,像洪柯目前的情況,只能通過民政的幫扶和其他的慈善工作來得以解決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