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上海市女勞模袁某受賄95萬 事發後一夜變白髮

2015-7-7 03:53:25

來源:解放日報 作者:欒吟之 選稿:吳春偉

  曾為“上海市勞動模範”、女性先進人物的袁某,向來意氣風發、充滿自信。單位裏一幫跟著她幹活的下屬,誰也沒想到,她會因鉅額受賄被檢察機關起訴。

  根據長寧區檢察院指控,袁某在擔任一家化工用品研究所核心部門經理期間,利用全面負責部門産品生産、加工銷售等職務便利,委託一傢俬營公司開展代加工業務,多次收受賄賂95萬餘元。她説,“自己為單位創造很多利潤,得到的卻不多,心裏不平衡……”日前,她因涉嫌受賄罪被提起公訴。

  1955年出生的袁某,今年58歲,事發後一夜間白髮蒼蒼。

  一次舉報,拔出蘿蔔帶出泥

  這家化工用品研究所,曾在業內赫赫有名。研究所研製和掌握著大量自主研發的化工産品配方,行業影響力數一數二。

  研究所有三大核心業務部門,掌門人是三名“女漢子”,袁某就是其中之一。她並非搞科研出身,儘管當時只有初中學歷,但作為元老級員工,憑著對業務的熟悉和一腔熱誠,為公司接到許多訂單,全所上下都對她敬重有加。這幾年來,隨著行業內的內外資企業紛紛崛起,市場競爭日趨激烈,公司的經營狀況有所下滑,許多年輕員工跳槽,有的部門負責人甚至帶著手下一起跳槽,還帶走了公司的核心技術。留下的,多是袁某這樣的老員工。

  她的案發純屬“拔出蘿蔔帶出泥”。去年2月,有人向長寧區檢察院反貪局舉報公司另一核心部門經理和副經理的貪污線索。檢察官在查案過程中發現,這家公司表面上正規,內部非常混亂,作為中間層的部門負責人權力很大,雖然業務萎縮,但每個部門每年賬上的招待費用卻高達八九十萬元,且賬目混亂不清。

  偵查人員順藤摸瓜一路調查,發現袁某也有重大受賄嫌疑,其個人賬戶上有多筆來路不明的大額匯款,幾乎都來自於同一傢俬營公司。據此,檢察官啟動刑事調查程式,依法對袁某進行傳喚。

  外包加工,每筆業務都有回扣

  起初,袁某還端著先進人物的架子,辯稱這些做法“沒什麼大不了”、“行業內都是這樣”,不願如實供述受賄事實。然而,在人證物證俱全的情況下,她不得不低下了頭。

  2006年左右,袁某主動提出將部門部分産品的生産由自行加工改為外包加工,並聯繫和物色了江陰一傢俬營企業,談妥每件加工産品返成比例。此後,這家原本沒有資質的小作坊,一躍成為研究所的定點代加工廠。每做完一筆業務,袁某和部門另外兩名核心人員,都會收到張某送上的現金回扣。

  起初,送錢的方式是李某從江陰開車到袁某辦公室,把裝錢的信封交到同一辦公室的萬某手裏,由萬某轉交袁某等。袁某曾説過,萬某是退休返聘人員,拿錢可以避人耳目。兩年後,另外兩名“分贓者”都先後離開了這家單位,袁某就獨自拿下這筆回扣。後來,在袁某的要求下,張某直接把錢打到她的個人賬戶。

  根據檢察機關認定的事實,袁某受賄金額共計95萬餘元。

  窩案串案,涉案金額近600萬元

  檢察官調查時發現,袁某在單位威信頗高。在一些老員工眼裏,袁某思路清楚、很有魄力,也“很有魅力”。

  檢察機關在偵查中,還發現一個線索,儘管袁某有家庭、年齡也不小,在單位卻有一個比她小15歲的林某愛慕她,並成為她的貪污嫡系。通過對林某的調查發現,林某在袁某的包庇縱容下,也開闢了一塊“自留地”。在林某負責與銷售企業的具體接洽工作中,他指定代理公司開票進貨,賺取差價與袁某等人私分,金額達數十萬元。

  前前後後,長寧區檢察院在這家研究所偵破行賄、受賄等窩案串案8件、涉11人,涉案金額近600萬元。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上海市女勞模袁某受賄95萬 事發後一夜變白髮

2015年7月7日 03:53 來源:解放日報

  曾為“上海市勞動模範”、女性先進人物的袁某,向來意氣風發、充滿自信。單位裏一幫跟著她幹活的下屬,誰也沒想到,她會因鉅額受賄被檢察機關起訴。

  根據長寧區檢察院指控,袁某在擔任一家化工用品研究所核心部門經理期間,利用全面負責部門産品生産、加工銷售等職務便利,委託一傢俬營公司開展代加工業務,多次收受賄賂95萬餘元。她説,“自己為單位創造很多利潤,得到的卻不多,心裏不平衡……”日前,她因涉嫌受賄罪被提起公訴。

  1955年出生的袁某,今年58歲,事發後一夜間白髮蒼蒼。

  一次舉報,拔出蘿蔔帶出泥

  這家化工用品研究所,曾在業內赫赫有名。研究所研製和掌握著大量自主研發的化工産品配方,行業影響力數一數二。

  研究所有三大核心業務部門,掌門人是三名“女漢子”,袁某就是其中之一。她並非搞科研出身,儘管當時只有初中學歷,但作為元老級員工,憑著對業務的熟悉和一腔熱誠,為公司接到許多訂單,全所上下都對她敬重有加。這幾年來,隨著行業內的內外資企業紛紛崛起,市場競爭日趨激烈,公司的經營狀況有所下滑,許多年輕員工跳槽,有的部門負責人甚至帶著手下一起跳槽,還帶走了公司的核心技術。留下的,多是袁某這樣的老員工。

  她的案發純屬“拔出蘿蔔帶出泥”。去年2月,有人向長寧區檢察院反貪局舉報公司另一核心部門經理和副經理的貪污線索。檢察官在查案過程中發現,這家公司表面上正規,內部非常混亂,作為中間層的部門負責人權力很大,雖然業務萎縮,但每個部門每年賬上的招待費用卻高達八九十萬元,且賬目混亂不清。

  偵查人員順藤摸瓜一路調查,發現袁某也有重大受賄嫌疑,其個人賬戶上有多筆來路不明的大額匯款,幾乎都來自於同一傢俬營公司。據此,檢察官啟動刑事調查程式,依法對袁某進行傳喚。

  外包加工,每筆業務都有回扣

  起初,袁某還端著先進人物的架子,辯稱這些做法“沒什麼大不了”、“行業內都是這樣”,不願如實供述受賄事實。然而,在人證物證俱全的情況下,她不得不低下了頭。

  2006年左右,袁某主動提出將部門部分産品的生産由自行加工改為外包加工,並聯繫和物色了江陰一傢俬營企業,談妥每件加工産品返成比例。此後,這家原本沒有資質的小作坊,一躍成為研究所的定點代加工廠。每做完一筆業務,袁某和部門另外兩名核心人員,都會收到張某送上的現金回扣。

  起初,送錢的方式是李某從江陰開車到袁某辦公室,把裝錢的信封交到同一辦公室的萬某手裏,由萬某轉交袁某等。袁某曾説過,萬某是退休返聘人員,拿錢可以避人耳目。兩年後,另外兩名“分贓者”都先後離開了這家單位,袁某就獨自拿下這筆回扣。後來,在袁某的要求下,張某直接把錢打到她的個人賬戶。

  根據檢察機關認定的事實,袁某受賄金額共計95萬餘元。

  窩案串案,涉案金額近600萬元

  檢察官調查時發現,袁某在單位威信頗高。在一些老員工眼裏,袁某思路清楚、很有魄力,也“很有魅力”。

  檢察機關在偵查中,還發現一個線索,儘管袁某有家庭、年齡也不小,在單位卻有一個比她小15歲的林某愛慕她,並成為她的貪污嫡系。通過對林某的調查發現,林某在袁某的包庇縱容下,也開闢了一塊“自留地”。在林某負責與銷售企業的具體接洽工作中,他指定代理公司開票進貨,賺取差價與袁某等人私分,金額達數十萬元。

  前前後後,長寧區檢察院在這家研究所偵破行賄、受賄等窩案串案8件、涉11人,涉案金額近60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