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稿件徵集
 
 
 當前位置:首頁 >>公德新風尚
搶救室裏男護士的8小時[組圖] 2006年7月31日 11:33
 

  [編者按]

  東方網于7、8兩月推出[2006上海夏天]系列原創報道。報道分為[同一屋檐下]、[城市生活片段]、[熱力8小時]、[計程車裏的故事]四個系列;本網記者通過專訪、體驗、口述等形式,展現一部今年夏天上海的高溫鑒證實錄。

  2006夏天,千千萬萬和你我一樣的人們,在上海這個大都市打拼。他們,有的身穿羽絨服與這炎炎夏季格格不入,有的在40℃多度的“桑拿”室揮汗淋漓,有的在秒針的滑動間拯救生命的喘息,有的懸空在高樓之間試探危險的極限……她或他其實就在我們身邊,卻經受著“冰”或“火”的“考驗”。2006夏天,東方網記者走近他們身邊,體驗她或他的夏日激情與執著。

  

  他們為數不多,卻引起社會上的軒然大波;他們被用人單位爭相搶要,卻被服務的對象冷嘲熱諷;他們"俠膽柔情",卻常常為人誤解。但是,他們卻在屬於自己的有情天地裏,承受著,追求著,夢想著……
  
  他們是上海交通大學護理學院今年首批畢業的14名本科男護士,也是滬上第一批男護士。優秀的他們,還未畢業,已被瑞金、仁濟、新華等多家三級甲等醫院相中,並火速完成簽約。來自安徽的小夥子劉渠凱就是他們中的佼佼者,在一個炎炎夏日的早上,記者跟隨他在瑞金醫院搶救室同他一起經歷了男護士最最普通生活中的一天……
  
  生死無間每一天

  7:30
  
  炎熱燥悶的季節是各種疾病的多發期。這是入夏以來申城最熱的幾天。即使是晨曦中的太陽,毒辣的陽光也已經將地面烤得直冒熱氣。當大多數的上班一族還在家中或者是剛剛出門上班的時候,護士們一天的治療已經開始了。
  
  這一天,劉渠凱上的是副班,對於主班護士來説,交接班時首先要檢查病歷、清點物品、準備呼吸機、出顫儀等急救器材。而副班護士,則要做好基礎護理的工作。劉渠凱先是為一位昨天晚上就進入搶救室的老年人進行常規檢查,根據病人的生命體質進行了初步護理。接著又清理儀器上的灰塵,同時負責一次性物品的消毒浸泡和毀形工作,並做好記錄。

     
  8:15
  
  門診上有個26歲的女孩因為癲癇發作要轉到搶救室,劉渠凱迅速放下手頭的工作,和同事一起在保證病人安全的前提下,為其進行初步的檢查和治療。劉渠凱一邊向姑娘的家屬詢問情況,一邊很麻利地推上了鎮定劑。由於病人血管條件差,幾個護士協同作戰,三四路補液同時進行,最後才成功地為病人打針。
  
  即使搶救室空調溫度適宜,一番忙碌下來,劉渠凱的額頭還是聚集了細密的汗珠。病人終於控制住了病情,表情也不再痛苦異常,劉渠凱松了一口氣説:“護士工作講究的就是團隊精神。”
  
  9:30
  
  留觀室裏的一位70多歲的老年人突然病情轉危,血壓不好、翻白眼。劉渠凱請示護士長後,迅速和同伴將其移置到搶救室。救治忙中有序,病人很快脫離了危險。在這期間,26歲的癲癇女病人已經轉至住院部。
  
  劉渠凱告訴筆者,做護士最重要的就是要有敏銳的觀察,比如有車禍患者送來後,就必須在最快的時間內做出判斷,以確定其受傷部位,為其止血,並進行靜脈補液,同時要及時分診,通知口腔、神經、外科等相關醫生,有的時候由於車禍發生時是患者單獨一人,護士就還要承擔報告110的責任。總之,原則就是要“盡全力保證患者生命安全”!

  10:20
  
  病人的病情仍然需要繼續觀察。如同一個細緻的女護士一樣,劉渠凱為病人檢查補液速度,不時將病人的情況記錄下來,他還不忘詢問和安慰病人家屬。
  
  由於是在搶救室工作,節奏緊張,情況危機,病人和家屬有時甚至注意不到護士的性別,而是把所有的醫護人員都當成一個整體。但劉渠凱當初剛工作的時候卻著實遭遇了尷尬。那是在補液室,第一個病人就生硬地拒絕讓他“拔針頭”,後來又嚇唬他説自己非常怕疼,警告他拔針時小心,最好馬上換個女護士過來。而在圍觀病人的議論紛紛中,劉渠凱為病人拔針,這個男病人大叫“好疼”,不過等小劉走後他對身邊的人説,男護士拔針一點也不疼。回想吃到的第一個閉門羹,劉渠凱安慰自己,“我是個男的,皮厚不怕”。
  
  話雖如此,但是劉渠凱最怕的是在補液室或住院部工作,因為沒有了搶救時的緊張,往往會一進入房間,就引起病人的注意,而只要有一個病人説到“怎麼是個男的當護士”,就一定會引來所有病人的議論。
  
  11:20
  
  剛剛有所舒緩下來的工作,馬上被救護車的呼鳴聲打破了。這次是一位昏厥的老年人,簡單的護理之後,病人被移置到留觀室。
  
  11:50
  
  劉渠凱不僅要對搶救室的病人進行護理,還要時不時到留觀室觀察那裏的病人情況。就在馬上要吃飯的時候,護士長一句交代,他馬上放下手裏的飯,拿好相關物品,去為留觀室裏的病人抽血氣。  

  14:00
  
  在下午一點多,搶救室接到預報,一位38歲男性在維修線路時被高壓電擊傷,發生室顫。
  
  接到預報後,劉渠凱同其他護士緊急準備好除顫儀,心電監護儀,搶救藥物及物品等,並通知相關醫生,準備隨時迎接這一危重患者。幾分鐘後這一預報的患者被送至搶救室。當時患者的呼吸已經停止,搶救室的護士迅速迎接並齊心協力救治患者。立即給以人工氣囊輔助呼吸,高流量吸氧,一同事給以靜脈穿刺,另一同事迅速連接心電監護儀,監護儀上示逸搏心率為三十次左右,隨後給予胸外心臟按壓,搶救藥物靜脈推注,並迅速通知麻醉科行氣管插管術!
  
  但是,近一個小時左右的搶救,最終還是未能挽回這位患者的生命。
  
  14:35
  
  在這期間,搶救室還迎接了一位腦梗的患者。在分診、掛號、抽血、檢查治療等程式之後,護送其至留觀室。
  
  15:00
  
  一位18歲男性患者在朋友陪同下來看病,在急診大廳時人已經昏迷,迅速拉至搶救室,通過近半個多小時的搶救,最終也是沒有將其救治成功。
  
  搶救室裏的幾位留觀的危重患者,劉渠凱要不時的觀察其病情變化,做好治療,吸痰等並作好記錄。
  
  由於工作繁忙,他基本上都是跑來跑去的,有時連汗水都顧不上擦一擦。
  
  15:18
  
  兩位死亡的患者,死亡後還有好多手續需要處理。等劉渠凱和同事處理好這些事情,已經接近15:30的交接班時間。
  
  取捨有意每一刻
  
  生命就是一個又一個的選擇,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取捨。劉渠凱説選擇醫護工作真的是出於對這一職業的熱愛。他説,有的人只把工作當作工作,而自己卻是當成事業來看待的。
  
  有人説護理是門精細的藝術,劉渠凱從自己的工作中也逐漸感受到了這一點:“正所謂''三分治療七分護理'',從一個病人送至搶救室通過我們大家齊心協力一點一滴的努力,到最終出院,來自病人及病人家屬的輕輕的一句謝謝,我想那是對與我們工作最大的肯定。也許許多患者最終還是沒能活下來,但只要自己盡了那份責任,那份愛心,我也就無怨無悔了!患者救治成功,我會陪他一起笑,病人走了,我會為他而難過。”
  
  護理工作就是這樣,每天都要面對各種各樣的病人,人世間的生老病死可以説悉數看盡。病人的生與死,劉渠凱都能夠勇敢的去接受。他説他不怕面對那些將死的病人,但是卻害怕遇到那種讓人生畏的家屬。有的生前不好好照顧病人,死後卻真像最親的人,這讓劉渠凱最為反感。
  
  他説:“從他們的身上我不僅感受到了健康的重要,還有那份世間存在的愛,一人生病牽萬家,當然也不排除有虛情假意!面對他們,也讓我感到知識的重要性!護理在人們的印象當中,都是由女性來擔當的,我想説的是,當人們在關注支援女護士的同時,也多關心支援我們男護士,更多人的支援肯定才是我們工作的最大動力。人生短暫,能在工作崗位上貢獻我微薄的力量,我覺得我就是成功的!”
  
  其實,如同現在所有的年輕人一樣,劉渠凱在工作中會很認真謹慎,但是閒暇時光也是過得有滋有味。他常常和同事去做做運動,上上網,翻翻雜誌,當然也看些專業的書——“要不斷的提高自己的業務水準嘛!”他笑著説。
  
  劉渠凱最喜歡的電影是《勇敢的心》,他還喜歡看搞笑的動作片。大概是因為工作太累太忙了,問到最想做的事情,他竟然回答是“睡覺”。
  
  雖然自己的職業常常會得到女孩子的不理解,還沒有女朋友的劉渠凱仍然對愛情充滿著堅定的信念,如同對於自己的事業。
  
  説到女孩子,他説自己喜歡傳統的賢妻良母型的。他覺得相貌並不重要,關鍵是要有一顆平靜的心。
  
  當記者問到“如果女孩子説不喜歡你的職業,讓你放棄才願意和你在一起,你怎麼辦?”他很狡黠地一笑:“那好辦,做個好朋友不就行了!”
  
  “就是説你不願意因為對方的喜好放棄自己的事業?”
  
  這次劉渠凱很認真地點點頭:“可以這麼説!”
  

選稿:陳潔  來源:東方網  作者:張淑芳  
 
關閉窗口】【回到首頁】【列印
2006 市精神文明辦 東方網 聯合主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