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讀取語音閱讀器
 
 ◎當前位置:首頁 >> 涉僑資訊 >> 經科資訊
四川企業出海的文化磨合:當中國速度遇上馬來茶歇

2018-8-16

  在古代海上絲綢之路的故事裏,鄭和七下西洋是最為恢弘壯麗的篇章。七百多年前,鄭和帶領的龐大船隊乘風破浪,浩浩蕩蕩地穿越馬六甲海峽,從碧藍的“南洋”駛向浩瀚的“西洋”,在西亞和東非留下了中國人的足跡。

  今日,中國的船隊更為密集往來穿梭于馬六甲海峽。與七百多年前相比,循著這條海上絲綢之路,越來越多的人加入這支隊伍。數據顯示,2017年,東盟是四川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貿易夥伴,其進出口總額達到了898.41億元。

  一路向南!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沿著“蜀身毒道”前行,探訪位於中南半島的泰國、“孟中印緬經濟走廊”、“中巴經濟走廊”沿線的川人川企;奔赴粵港澳大灣區,去見證大灣區與四川的緊密聯繫與深度合作。

  此前,我們已經探訪了古南絲綢之路、東南亞陸上絲綢之路之泰國。循著商機與生機繼續前行,從今天起,我們將探訪馬來西亞與新加坡,穿越馬六甲海峽,為你講述精彩的南行故事。

  南行之路上,我們觀察“中國速度”與“馬來茶歇”怎樣碰撞融合?植入新加坡“基因”的四川産業園區前路何在?

  通過走訪、對話、追問,我們忠實記錄併發現“中新雙邊合作機制”和“中國—東盟框架合作”下的新機遇;一路向南,我們去尋找四川突出南向的最大公約數,揭開四川一路向南的財富口令和發展商機。

  過去兩年多時間,身處在西馬東西海岸的唐曉軍和周亮,一個奮鬥在東海岸的馬中關丹産業園,一個在西海岸的馬六甲小城緊鑼密鼓追趕工期。他們彼此並不認識,卻有一個共同的身份——在馬來西亞的中國項目經理。

  在“一帶一路”倡議下,中資企業紛紛揚帆出海,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中國十九冶的項目經理唐曉軍和中建三局的項目經理周亮在馬來西亞“相遇”。當“中國速度”遭遇馬來文化,碰撞出什麼樣的故事?在四川南向開放之路上,又將有什麼樣的借鑒?8月初,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到訪馬來西亞,通過走訪企業、對話專家,聚焦開放和發展,為四川南向開放取經探路。

  中國速度

  ◎馬來西亞最大鋼廠——350萬噸鋼鐵項目,歷時兩年多從一片沼澤和叢林中迅速崛起,承建方所展現的“中國速度”讓人側目和驚嘆。

  壓力

  開建兩年多才第一次回國省親

  從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駕車約3個小時,便來到彭亨州首府關丹。對於很多中國人來説,彭亨州最熟悉的莫過於近年來興起的旅遊和避暑勝地——雲頂。而四川遂寧人唐曉軍卻對彭亨州另一個地方瞭如指掌,那就是作為“一帶一路”規劃重大項目之一的馬中關丹産業園。

  馬中關丹園區規劃面積12平方公里,一期6平方公里地塊已基本被入園企業填滿,二期三期正在積極推進中。2016年,總部位於四川成都的中國十九冶中標馬中關丹産業園350萬噸鋼鐵項目,負責的是其中棒材、線材生産線等核心部分的建設。這個項目既是産業園一期首個入園項目,也是十九冶在馬來西亞承建的首個海外項目。

  在十九冶擁有近三十年工作經驗的唐曉軍受命為項目經理。“剛接到消息的時候,説實話心理壓力還是挺大。”唐曉軍説,一方面,作為馬來西亞興建的最大鋼廠,項目本身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另一方面,這也是唐曉軍個人的第一個海外項目。哪些材料需要從國內運來,哪些材料在當地就可以買到,當地工人能否滿足項目的施工要求……與國內做項目截然不同的環境衍生出來的問題也五花八門。作為項目現場“總指揮”的唐曉軍絲毫不敢掉以輕心。為此,2016年6月19號,唐曉軍一個人飛到了馬來西亞“踩點”。當年6月21日,項目正式開工。唐曉軍和中國十九冶的施工團隊,從此開啟了全速前進的施工模式。

  行走在産業園,幾排在中國工地隨處可見的板房,就是承建方項目部。高挂著的“西部鐵軍中國十九冶”的橫幅在某一刻會讓你覺得自己似乎身在國內的某個工地,但迎面而來的幾張異國工人面孔又會將你瞬間拉回現實。從項目開工至今,十九冶施工團隊工人數量最多時達2000人之眾。直到上個月3號,項目基本告一段落,唐曉軍才有機會飛回國,看望闊別兩年多的家人。

  實力

  速度奇跡兩年在沼澤地建鋼廠

  2017年底,聯合鋼鐵廠項目第一條生産線的棒材及高速線材試産成功。350萬噸鋼鐵項目生産線隨即高速運轉,線材、卷材正在源源不斷地被生産出來,廠房門口往來的載貨卡車進進出出地將這些“新鮮出爐”的鋼材運往東盟各地。但就在兩年多之前,這裡還是一片沼澤地。

  350萬噸鋼鐵項目在一片沼澤和叢林中迅速崛起,“中國速度”讓人側目和驚嘆。唐曉軍團隊的施工速度得到業主方的極大點讚。“真是沒想到,比我們預想中快了非常多。”聯合鋼鐵(大馬)集團公司項目副總指揮胡玖林告訴記者。

  自誕生之初,馬中關丹産業園就備受矚目。它不僅是中國在馬來西亞設立的第一個産業園區,也是馬來西亞政府重點扶持的第一個國家級産業園區。在設計思路上,馬中關丹産業園與位於廣西的中馬欽州産業園組成了中馬“兩國雙園”。兩個産業園分別以關丹港和欽州港為切入點,同時都以臨港産業園為核心,遙相呼應。胡玖林堅信,未來馬中關丹産業園的發展不僅於此,會有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落戶”這裡。

  胡玖林的信心不僅來自産業園區的地理優勢,還來自有力的政策支撐。他告訴記者,在政策方面,馬中關丹産業園屬於馬來西亞經濟特區中的“特區”——不僅彭亨州本身就屬於馬來西亞東海岸經濟特區,産業園還擁有當地政府給予的額外優惠政策,如入園企業享有15年企業所得稅全免以及優惠土地價格等政策。眾多利好疊加下,馬中關丹産業園正在成為中國企業在馬投資的新高地。

  而作為建設者的十九冶已率先收穫了這塊新熱土帶來的“紅利”。以馬中關丹産業園的項目為原點,十九冶開始輻射周邊市場,後續又承建了關丹港新深水碼頭項目鋼結構、設備、電氣等安裝調試項目,且已陸續進入尾聲……新的“中國速度”不斷在馬來西亞這片土地上發生。

  馬來茶歇

  ◎每天上午的10:00到10:30,下午的3:00到3:30,是馬來西亞人雷打不動的休息時間。人們聚在一起,喝喝茶,聊聊天,當地人稱之為“茶歇”。

  招人

  初嘗“挫敗”

  籌備兩月招不到人

  在連通太平洋和印度洋的咽喉要道的馬六甲小城的周亮,在引領“中國速度”的同時,遭遇了很長一段時間的“磨合期”。

  馬六甲印象歌劇院是中馬兩國在推動“一帶一路”倡議下首個落地的文化項目。歷時兩年多,在以周亮為代表的中方團隊的努力下,今年7月項目高標準完成了交付。2018月7月7日,歌劇院首次公演。坐在台下的周亮一邊用微信向遠在中國的家人進行視頻“直播”,一邊忍不住感慨,“太不容易了,太不容易了。”

  作為印象歌劇院項目的項目經理,2016年2月17日,東北人周亮首次來到了馬來西亞的馬六甲小城。曾激情滿懷的他很快就嘗到了“挫敗感”。“你知道我是什麼感覺嗎?雙拳打棉花,有勁使不上。”周亮告訴記者,由於項目招不到人,籌備的前兩個月,整個項目只有3個人,他,一個員工還有一個司機。

  磨人

  進度磨人

  前後走了四個經理

  直到4月份,終於把人手招齊了,項目如期開工,但新的問題又出現了。

  一天,例行巡視的周亮在工地發現,工地的塔吊突然停了。工人們停了下來,三三兩兩聚在一起。工作時間出現這種情況,這讓周亮很費解。後來有人告訴他,在馬來西亞,每天上午的10:00到10:30,下午的3:00到3:30,是馬來西亞人雷打不動的休息時間。人們聚在一起,喝喝茶,聊聊天,當地人稱之為“茶歇”。

  第一次和當地人的“茶歇”相遇,讓周亮受到了極大的衝擊,坦言那時都“快瘋了”。而項目黨委書記丁龍君則透露,由於對工作的不適應,中方先後更換了三四個生産經理。

  既然不能改變現狀,焦頭爛額的周亮決定在兩種節奏之間能找到平衡點。周亮覺得,既然要合作,那就要尊重對方文化,同時讓別人了解自己,了解中國的節奏,在相互理解的基礎上找到雙方的舒適區。

  “這應該是雙方文化的一個相互融合的過程。”在周亮看來,中國速度和馬來西亞文化並不是矛盾的,或者是對抗的,最重要的是需相互溝通,相互理解,從而在兩者之間找到平衡。(來源:華西都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