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讀取語音閱讀器
 
 ◎當前位置:首頁 >> 涉僑資訊 >> 經科資訊
“海歸”鄧崢暉:親身經歷當下最大“海歸潮”

2017-8-30

  在與其他國家和地區的同學交流時,我發現,在他們眼中,中國已經成為機遇的代名詞

  人物檔案

  鄧崢暉,5年前從復旦畢業後留學美國,2015年回到上海工作

  本報見習記者曹飛整理

  “你怎麼回國了?”剛回上海時,不少見到我的同學和朋友都這樣問我。在他們看來,我是最不可能回國工作的那個人。

  我叫鄧崢暉,5年前從復旦大學畢業後,前往美國紐約大學攻讀碩士學位。出國前,我給自己定下一個目標:畢業後留在美國工作、定居。

  雖然本科和碩士的專業都是國際關係,我對金融也有濃厚的興趣,一直自學金融專業知識。留學的第二年,開始找實習工作的我,應聘上了一家位於華爾街的公司。繁重的學業加上每週兩到三天的實習,我的留學生活充實而收穫滿滿。

  為實現出國前定下的目標,我經常向中國留學生諮詢留在美國就業、定居等事宜。結果卻出乎預料,大多數學長學姐畢業後都準備回國發展。我的中國同學也基本打算回國就業。

  在紐約,我還認識了一些華人,大多數是留學後定居的“移一代”。他們中有不少人對我準備留下來工作持保留態度。一位來自上海,已經定居多年的大哥更是直言,如果他是我,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回國。大學畢業後在上海工作了好幾年,然後來美留學、定居的他發現,“對於年輕人而言,現在國內的機會更多。”

  另外,在與其他國家和地區的同學交流時,我發現,在他們眼中,中國已經成為機遇的代名詞。當不少國家都在收緊海外人才政策時,中國卻以前所未有的開放姿態“擁抱”人才。“讀十本成功學的書,不如去中國試一試”,他們認為,作為世界經濟增長引擎的中國,擁有無限潛力和可能性。

  連外國人都來中國發展了,我為什麼還要離開?我開始反問自己。

  在實習過程中,我還發現,華爾街雖然是世界金融中心,但已經過了頂峰期。而隨著中國經濟的快速發展以及對外開放的不斷深入,上海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成長性無可比擬。作為一個年輕人,更應該在一個更具成長性的環境中磨練自己。

  2015年7月,我回到上海。回來後,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調整自己的心態與預期。我知道,雖然頂著“名校海歸”的光環,又有在華爾街長期實習的經歷,但畢竟已經離開國內好幾年時間,肯定需要一段調適期。我先找了一份與之前實習時工作內容差不多的工作。在業餘時間,不斷加強業務知識的學習,並自學通過了多個從業資格考試。現在,我任職于一家國內排名靠前的城商行總行。

  前不久,我看到一篇報道,近5年來,海外留學人員回國就業數逐年增加。我很榮幸親身經歷了這次當下中國最大的“海歸潮”。最近還看到不少關於“海歸”回國的新聞,其中《哈佛八博士後“集體歸國”記》更是刷爆“朋友圈”。每天穿梭于陸家嘴的我,看著這裡的金融人才政策和配套服務不斷完善,越來越多的外資金融機構出現在身邊,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不斷取得新進展……作為一個“金融人”,能夠與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的建設共同成長,我與有榮焉。我很高興成為這一切的參與者,而不僅僅是旁觀者。

  我注意到,現在還有不少“近半海歸初就業工資低於XX 元”,以及後續所引發的關於“留學值不值”的討論。在我看來,這個話題並沒有多大的意義。即使是“海歸”,也需要放低姿態,光有頭銜還遠遠不夠,最後還要靠個人的努力、能力與素質。

  以我和我同學的經歷來看,有一點絕不會錯,在當前國內的政策環境下,只要努力,無論是創業還是就業,你的所學都會有用武之地。(來源:解放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