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讀取語音閱讀器
 
 ◎當前位置:首頁 >> 涉僑資訊 >> 僑界集文
我的鄰居陸詩娣

2017-8-28


  她是西安交大的知名教授,大學裏有以她命名的“陸詩娣獎學金”。可是,這200萬資金既不是她出的,也不是學校出的,而是她的學生指名捐獻的。學生出資以老師名義設立獎學金,開創了一個國際先例。

  她的事業是成功的,但健康是失敗的。由於超負荷工作,2008年,她因肝癌後期而換肝,但僑居美國後繼續在美國義務教中文,她把自己的一生都貢獻給了她癡心的教育事業。

  獨特的獎學金

  中外大學,特別是名校,幾乎沒有不設獎學金的。事業有成的名人或者企業大都喜歡在知名的學校裏設立獎學金,既幫助了家境貧寒和品學兼優的學生完成學業,也為個人或者企業在社會上樹碑立傳,無疑這是項“雙贏”的慈善活動。

  因此,獎學金或者基金大都以捐贈者或他的親人、家族及企業命名。本人就得到香港“王寬誠獎學金”的資助,得以成功赴法國國家科研中心研修深造。一個偶然的機會,獲悉西安交大有一位學生,在事業成功之後,出資400萬人民幣在母校設立獎學金。他一反常態,不用自己和企業的名字,而是以他的兩位老師命名,其中一位就是退休後住在我樓下的鄰居陸詩娣教授。

  陸詩娣是周鴻袆的老師兼班主任,她對這位學生的評價是學習勤奮、思想靈巧,動手能力特強。碩士畢業後,周鴻袆先在“北大方正”工作,幾年後擔任雅虎中國地區的總裁,十八個月後創辦了“360網站”,出任董事長。

  老師母親朋友

  “我從心底裏喜歡這些聰明可愛的孩子,我既當他們的老師,又做他們的朋友,還要像母親一樣愛護他們。我每天都抽時間和他們在一起。”陸詩娣滿含深情地回憶道,實際上也道出了學生們從心底裏熱愛她的緣由。

  為幫助學生掌握最新的科技成就和動向,陸詩娣教授不時邀請校內外的專家來講課,千方百計帶他們參觀西安及上海的一些有影響的電腦公司,所以,她的團隊培養出來的學生,不僅具有紮實的理論基礎,還有豐富的實踐經驗,深受用人單位的歡迎。

  無微不至的關懷贏得學生的信任和尊重,“他們把藏在心底對父母都不説的話向我傾訴,你知道這份信任有多沉?有多重?我能不從心底裏幫助和愛護他們嗎?”每每談及她的學生,陸詩娣的雙眸都禁不住閃出灼亮的光彩。

  學生本科畢業後,師生間建立起來的深厚友情繼續延續和發展,學生們遇到了問題還是習慣性地去找她,包括讀博找導師,工作找單位,甚至談戀愛找朋友都會徵求她的意見或者請她推薦。學生,成了她家的常客。

  即使退休搬家到了上海,陸詩娣教授的學生還是陸續不斷地到府來探望,而這是她退休生活中最快樂的時刻。

  病魔纏身坎坷人生

  陸詩娣的父親陸慶樂是知名教授,而她生不逢辰,大學畢業時剛好碰上文化大革命,她被發配到邊遠偏僻的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的光學儀器廠。這一去就是二十年,直到1985年,才通過“商調”回到交大,這時的她已經43歲,一生中最美好的年華已經逝去。她開的兩門主課是以前沒有學過的“離散數學”和“程式設計”。人到中年,一切從頭開始談何容易,但是她知道,要在藏龍臥虎的交大站穩腳跟,必須拿出真本事,做出真成績。於是,她廢寢忘食、櫛風沐雨,以數倍于常人的努力,進行披肝瀝膽的拚搏。

  正當事業有了起色,準備大踏步前進的時候,1988年,陸詩娣的母親患上肝癌,半身癱瘓了;1996年,父親也查出結腸癌。於是,陸詩娣除了工作,還要伺候兩老。父親排斥接觸家庭之外的任何人,所以即使手術住院期間,也沒有雇請護工,夜裏她在醫院陪伴父親,白天照樣工作,一天都沒有請過假。

  直到父母相繼去世,整整十年,她成了父母的秘書和保姆;而這段時期,又是她工作擔子最重、壓力最大的時候。這期間,她除了開設兩門大課,還擔任了教研室主任、教改班班主任、軟體學院黨總支委員、交大出版社總編輯等諸多重任,幾乎每天都要忙到淩晨兩點才上床,而六點一定要起來,為父母及全家準備早餐,然後去上課,中午還要趕回家為父母做飯。女兒正在讀高中,也需要她的關注,她成了交大遠近聞名的賢妻良母和孝女。

  事無巨細都力求完美的性格和責任心,為她接下來的危運埋下伏筆。果不其然,1991年,她檢查出肝硬化,但她實在放不下那些聰明好學、像自己孩子一樣的學生,她繼續上班,只是辭去了眾多官位和社會職務,只留下教學和班主任兩項工作。

  退休後,她定居美國洛杉磯的女兒有了孩子,為幫助照料孩子和享受天倫之樂,夫婦倆移民來到美國。2009年初,不幸再次殘酷地落到她的身上。她被醫院診斷為“重度肝硬化和原發性肝癌”。幸好,8月5日她獲得了相匹配的肝源供體,當日就進行了肝移植。

  無怨無悔癡心教育

  堅強的她又一次戰勝厄運。換肝七年過去了,肝功能、血脂、血糖、血壓都控制在正常範圍內。她嚴格控制飲食,維持七至八小時的睡眠和一小時的午休。更加重要的是,她以堅強的毅力,每天雷打不動地快步行走九十分鐘,四年多來風雨無阻,她把過去對待工作的積極態度轉移到與病痛戰鬥的戰場上。

  她積極樂觀地對待生活,走進她的居所,永遠是窗明几淨,令人賞心悅目;出現在大眾面前的她,雖兩鬢斑白,但氣質典雅舉止得體,我常常被她優雅的外貌和愉悅的談吐所吸引。更加難能可貴的是,她雖高齡重病,仍然希望服務於社會。她主動請求義務為《和諧梅隴報》做校對工作。我們僑界讀書會自行刊印“讀書會文集”,她承擔了全部文章的修改、校對和編輯的大量繁瑣工作。要知道,作為當年交大出版社的總編輯,她並不因為這是一本草根刊物而降低標準。她經手看過的文集,找不出一個錯別字,也沒有一個標點符號的錯誤。

  在美國,她又義務教美國孩子學中文。陸詩娣這種對待學生、事業和生命的積極態度,感動了我們很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