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讀取語音閱讀器
 
 ◎當前位置:首頁 >> 涉僑資訊 >> 僑界風采
盧森堡華裔年輕人職業多樣化:有想法 説幹就幹

2018-12-12

  據英國《華聞週刊》報道,據盧森堡國家統計局2017年7月公佈的數據,盧森堡華人社區人數近6年來加速增長。在這個擁有近60萬人口的國家,華僑華人數量已經超過3200名。

  《華聞週刊》採訪得知,最初絕大多數中國人來盧森堡以從事餐飲業為生,如今盧森堡當地華裔年輕人的職業發展卻已變得更加多樣化。他們有著現在年輕人的普遍特性:有想法,不計後果,説幹就幹。

  陳翀和吳邵傑兒時就跟隨長輩來到盧森堡,並在這裡長大。他們一個來自上海,一個來自浙江溫州。他們倆是連襟,因為彼此的太太是親姐妹,關係又近了一層。

  他們倆已經在盧森堡生活了二十幾年,一個是夢想成為平面設計師的餐廳老闆;另一個是腳踏實地不斷學習的盧森堡國企員工。他倆正是生長在盧森堡的華人的縮影。

  陳翀:用歐洲企業管理思維開中餐廳

  目前,陳翀在盧森堡經營著三家酒吧餐廳。5年前,他從母親那裏接手了一間提供中餐的酒吧。在陳翀接手酒吧後,店面經過了重新裝修,現在已完全看不到母親當時留下來的痕跡了。

  酒吧的設計頗為後現代藝術——墻上挂著的油畫遠看是《戴珍珠耳環的少女》,細看卻是個骷髏,大片塗鴉是陳翀特意請外國藝術家噴制的。“我在比利時學習了平面設計專業。做了兩年平面設計師,2013年我媽媽想要退休了,於是我決定從商。”如果放棄媽媽幾十年來打下來的這片“江山”,陳翀心裏一定會不捨。

  1988年,陳翀的媽媽從上海到盧森堡一個朋友的飯店裏打工,陳翀當時在國內,只有3歲。6年後,9歲的陳翀和外婆一起到盧森堡與媽媽團聚。彼時的盧森堡還沒有特別多外國人,政府給外國子女安排的學校都是法語學校。中學時,陳翀每天乘坐20分鐘火車去到離盧森堡最近的比利時城市上學,成為了一名小“跨境居民”。

  法語成為了陳翀在盧森堡生活的主要語言,他平時跟吳邵傑的對話也都是用法語進行。而陳翀的太太因為在盧森堡出生,所以更加本地化。她不僅學會了盧森堡語,還會説法語、德語、英語、普通話、潮州話和廣東話。“盧森堡語是幼兒園階段的必學語言,德語在小學階段學,再大點兒又學習法語。我就沒有那麼厲害了,盧森堡語基本可以聽懂,但不會説。我和太太之間用法語交流,太太她們兩姐妹平時用盧森堡語交流。她是潮州人,所以潮州話、廣東話和普通話也自然而然在家庭環境下學會了。”陳翀掰著手指數著。

  陳翀解釋道:“原來盧森堡語並沒有正式的語法和書面用語。近年,政府意識到國民不應該將自己的母語丟掉時,才開始有了比較正式的書寫。盧森堡語在過去就像是德語的一種方言吧。盧森堡語大部分是德語,又有一些法語成分。”

  儘管9歲就離開了中國,但“中國根”始終埋在陳翀的心中。2008年陳翀從設計專業畢業後,帶著太太回到中國,花了6個月的時間遊歷大江大河。那算是他離開中國後第一次比較徹底地“回歸”。2010年,聽説家鄉上海要舉辦世界博覽會,陳翀夫妻倆立即申請去做上海世博會盧森堡館的志願者。

  在上海的很多經歷對陳翀的生活影響很大。成為設計師的夢想,也是源於兒時在上海少年宮學習畫畫所産生的濃厚興趣。來到盧森堡後,看漫畫、畫漫畫是陳翀最高興做的事。

  現在陳翀的飯店經營模式已不同於他母親管理時。當他接手母親的酒吧時,就已想得非常清楚,這裡不是要耗費我大量時間的地方。“通常開餐廳的人會把大部分時間都耗在那裏,但這不是我要的。”

  陳翀聘請了經理來打理瑣碎事務,“每一個員工都知道自己的職責是什麼,所以我不需要天天守在這裡,自己只要把握好大方向就好了”,於是他有了精力去開第二家店和第三家店。

  現在的年輕人想做的事情很多,陳翀也一樣。重新做回平面設計師或者進入另一個嶄新的領域不是沒有可能。在可預見的未來裏,陳翀想帶著老婆和兩個孩子回中國去住上幾年。

  “雖然我來盧森堡已經24年了,但是這裡永遠都不是我的家”。“讓我的家人真正地了解中國和中國文化”,這是陳翀的心願。

  吳邵傑:失去不可惜,這樣才更有機會

  上世紀90年代,吳邵傑父母在去過德國、荷蘭、比利時等歐洲國家後,覺得盧森堡的發展和就業環境以及整體福利都相對較好,於是決定留下來。

  跟其他老一輩的盧森堡華人一樣,吳邵傑的父母也一直都在飯店工作,服務的對象也是當地人。“盧森堡人挺愛吃中餐。最多的時候,盧森堡可能有400家中餐館。服務當地顧客的定位主要是由那時的人群構成決定的。當地顧客的消費理念不一樣。而過去在盧森堡的中國人幾乎都是開餐館的,你服務給誰呢?”吳邵傑一語中的。

  在各個餐廳打零工是吳邵傑中學階段除了上學外的另外一件事。2011年,吳邵傑所在的蔬菜供應公司老闆退休,交給兒子管理。正當企業發展每況愈下之時,表姐邀請吳邵傑一起合夥做餐飲。先進的餐飲理念吸引了吳邵傑,他立馬辭掉工作,並投入一部分資金加入其中。

  他們一起做起了健康快餐,並取名為“Appleaday”,意為每天一個蘋果。吳邵傑找到營養學家,給漢堡、沙拉和湯的配料搭配給出建議。用現在的話説,應該就是吃出健康,吃出苗條。那時,整個盧森堡只有一家類似的健康快餐。放在現在,整個餐飲理念都是先進的。很快,“Appleaday”受到了當地人的喜歡。就連美國蘋果公司都注意到了他們。

  沒做多久,吳邵傑收到了美國蘋果公司的律師函,説有侵權行為,禁止他們用“apple”這個詞。可他們的領域和logo跟美國蘋果公司沒有任何關係,最後吳邵傑贏得了繼續經營的權利。當時,充滿鬥志的吳邵傑認為3年後就可開分店了。

  而在這時,因為與另一個合夥人的關係出現問題,“Appleaday”沒能繼續下去……

  對此,吳邵傑並沒有覺得可惜。在他看來,沒有當時的放棄,自己就不會有新的嘗試和機會。吳邵傑現在在盧森堡郵政(POST Luxembourg)負責物流對接工作。

  工作讓吳邵傑認識了物流行業,也對物流充滿了熱情和興趣。他特地報了政府開設的夜校學習相關課程。通過學習,他更加理論化地清楚了物流工作的每一步是出於什麼原因和目的。

  由於這兩年與中國物流合作愈加緊密,盧森堡郵政專門成立了一個部門,請來吳邵傑負責對接。

  吳邵傑也坦言,剛來盧森堡,家長忙著飯店的工作疏于對他的鞭策,所以他浪費了很多時間。中學畢業後也沒有再進一步學習。但後來的工作和生活讓他意識到自己應該多積累知識。於是他上了經濟與金融管理類夜校、還獲得了房地産從業資格證。有了這個證書,吳邵傑在盧森堡可以開房産仲介、當房地産開發商,也能進行物業管理。

  吳邵傑介紹説:“近幾年,盧森堡的房價飛漲。旁邊的一棟民宅去年賣出時110萬歐元,新房主大概花了40-50萬歐元徹底裝修了一番。僅一年時間就以200多萬歐元賣掉了。也有不少房主在賣房時,會考慮把一個大別墅拆分成幾個小公寓來賣。這樣獲得的利潤更大。”

  此外,他發現越來越多的大企業落戶盧森堡,盧森堡的房地産正處於蓬勃發展階段,公寓樓越來越多,物業必然紅火。“物業管理將是我未來選擇的一條路。”吳紹傑如是説。

  陳翀和吳邵傑都不是那種為了拼命掙錢而迷失的年輕人。他們懂得不忘初心,即使平凡也要不負理想。(來源:中國僑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