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讀取語音閱讀器
 
 ◎當前位置:首頁 >> 涉僑資訊 >> 僑界風采
美國“90後”華人剪輯師曹曉越:讓電影活起來

2018-10-16

  據美國僑報網報道,對曹曉越來講,原本赴美國學習深造的目的是做一名導演,搞電影製作,講述一個又一個打動人心的故事。做導演,當然可以享受做導演的控制權和主導權,但是在實際工作中,曹曉越發現自己對做後期的剪輯更得心應手。

  電影剪輯是第二次創作

  曹曉越説:“我在上大學的時候已經開始做剪輯了,大四的時候在中國國際廣播電臺實習過,做過國際新聞的剪輯師。電影製作的各個部門,看上去有大小之分,但每個環節卻都必不可少。很多人,但其實我個人來説,我更享受坐在剪輯室看著一幅幅畫面被一點點地連在一起,組成一個完整的動人的故事。作為電影剪輯,整個後期製作其實非常辛苦。幾天或者幾十天就拍完的片子,從拿進剪輯室再到最後的成片輸出,往往要經歷幾個月的時間。很多人説電影有兩次生命,第一個是編劇給的,第二個就是剪輯師給的。很多地方無法在拍攝時實現或者沒有機會實現的內容,需要我們在剪輯的過程中去把這個目標完成。這對我來説是件很有挑戰的事情,也激起了我的鬥志。今年夏天也是以首席剪輯師的身份剪輯了《好萊塢工匠》專題電視紀錄片。能夠獲得很多來自各個國家導演的信任和好評是我的幸運,同時也給了我更多的信心。”

  藝術超越語言的表達

  雖然過了中英文的語言關,但語言關還是一個持續不斷的挑戰。曹曉越説:“去年我曾經剪輯過一部阿拉伯語片,導演是阿拉伯人,整個片子也是阿拉伯語的。對於我來講,那次剪輯經歷尤其難忘。就算是已經有了導演為了我翻譯好的英文劇本,可是剪輯的時候不能理解演員間的臺詞依舊嚴重影響了剪輯的進度。已經數不清楚到底多少個日夜,導演就坐在我旁邊,我一段一段地放著拍好的素材,她就在旁邊一句一句地翻譯給我聽。很多時候,也不僅僅是簡單的翻譯,更多的是文化和情感方面的翻譯。有意思的是,英語都不是我和導演的母語,誰也找不到合適的英文單詞,我們就用谷歌翻譯給對方,本來是很緊張,很艱難的剪輯過程,卻常常充滿歡樂。後來,那部片子獲得了很多最佳外語片的金獎。”

  “我跟導演也成為了非常要好的朋友。那部短片讓我真正感受到了,對於藝術的執著和追求可以把人與人緊密地聯繫在一起,藝術已經超越了語言,所以對我來講,剪輯其實是一個很有魅力的工作。我們一邊在講著故事,一邊也在創造者屬於我們自己的故事。我很珍惜能夠和導演們近距離,很實在的交流體驗的機會。對我來説,是個非常幸運且幸福的過程。”

  得獎了!只高興激動一天就好

  曹曉越的畢業作品《The Best Date Ever》入圍了2018年戛納短片角(Short Film Corner)、獲得了好萊塢國際電影節最佳剪輯獎、洛杉磯獨立電影節最佳剪輯獎、美國洛杉磯思想電影節鑽石獎、入圍洛杉磯國際短片電影節最佳短片。

  由她主導剪輯的阿拉伯語影片《Hind's Case》獲得了好萊塢國際電影節最佳外語片獎、洛杉磯獨立電影節最佳外語片獎、洛杉磯微電影國際電影節最佳影片獎、美國洛杉磯思想電影節金獎,入圍美國獨立短片電影節最佳外語片、入圍洛杉磯國際短片電影節最佳短片。

  “美國這邊大大小小的電影節很多,競爭也非常激烈。每個電影節一年都會收到超過上千部的短片,能夠入圍已經是一種莫大的安慰和獎勵了,能夠最終成為那個獲獎人,説實話,真的是很驚喜,很意外,很興奮。”曹曉躍説,“在收到入圍信以及獲獎信的時候心情還是很激動的。不過這種激動和高興的心情很快就平靜下去了,因為第二天還要忙著工作,沒有太多的時間去孤芳自賞。”

  曹曉越説:“自己作為新一代青年電影人,能夠有機會在洛杉磯這個電影之城,和眾多出類拔萃的國際電影人一起合作,並且上臺領獎,是我的榮幸和福氣。這些所收穫的獎項,對我來講,是一種對於自己過去工作的認可,但更多的是對我個人的激勵。”

  小小的我擁抱大大的世界

  未來的世界五彩繽紛,值得充滿期待,對年輕人來講尤其如此。對曹曉越來説,未來是什麼打算呢?她説:“希望能夠在未來幾年能夠有更多機會地和一群熱愛電影的藝術家們分享、交流、溝通和合作。對我來講,能夠一直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和一群很有激情的同行在一起,是人生最大的幸事之一。”

  另外,曹曉越認為,與不同族裔的同行溝通和協作是藝術創作的根本,而生活和體驗是藝術創作的源泉。在做剪輯工作的同時,她還想在編劇方面有所涉足和發展,寫出更多更有趣更有意義的作品。當然也需要更多地體驗生活、感悟生活,從而把個人的體會和個人情感更好更真實地表達出來。

  “希望小小的我,能盡情地擁抱這個大大的世界,在這個充滿明星光環,閃閃發光的好萊塢電影工廠裏,可以始終不忘初心地堅定地走下去。”(來源:中國僑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