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讀取語音閱讀器
 
 ◎當前位置:首頁 >> 涉僑資訊 >> 僑界風采
中國科學家周健:宮頸癌疫苗背後的“英雄”

2018-10-16

  據澳洲網微信公眾號消息,對女性朋友來説,宮頸癌更是可怕,不光是難治療,更是難以預防。宮頸疫苗預防癌症的幾率高達93%,在澳大利亞效果顯著。

  據預估,2022年底之前,宮頸癌在澳大利亞將被歸類為“罕見癌症”,患病率應會降至每10萬人中不到6人。2028年,宮頸癌會徹底滅絕。

  但很少人知道,在這背後最需要感謝一位默默付出的華人科學家,他的名字叫做,周健。

  傳承醫生世家,癡心求進

  時間回到2006年8月28日,在澳大利亞昆士蘭州的亞歷山大醫院,一對昆士蘭姐妹接種世界第一支宮頸癌疫苗,為他們接種的人,就是疫苗的項目領導Ian Frazer,而在一旁見證這激動時刻的還有一對華人母子。他們和Ian Frazer一樣欣喜之餘內心也有一股難言的落寞,因為這支疫苗的最大功臣沒辦法陪著他們看到這個歷史時刻。

  “這是一個幸福的時刻,人們終於可能接受這種疫苗,但這也是一個悲傷的時刻,因為我的父親今天不能夠和我們在一起。”周健的兒子周子晞在替父親接過獎狀時難掩自己對父親的思念。

  周健,一個土生土長的杭州男孩,在1957年2月24日出生於一個醫生家庭。家人看著特別調皮的周健,都覺得要他繼承家業,實在是不可能,誰也沒想到33年後,這個孩子發明出第一種癌症疫苗。

  1977年,那年周健20歲,正好中國剛恢復高考制度,他當年就考上溫州醫科大學。

  1980年,周健剛考上了浙江醫科大學的研究生,繼續開墾著他鍾愛的科學土地。同時,德國科學家哈拉爾德‧楚爾‧豪森證實,宮頸癌是由HPV(人乳頭狀瘤病毒)感染所致,這是第一種確定病因的癌症。

  周健心裏想,如果能確定是由病毒感染導致的癌症,那應該就可以做出疫苗來進行預防。

  於是,周健一頭扎進宮頸癌疫苗研究的世界,為了研究,他前往浙江、河南、北京等地尋找研究資料,這些地方都留下了他的足跡。

  1988年,周健申請到位於康橋大學的英國帝國癌症研究基金會的腫瘤和病毒實驗室作研究。也成為了國際HPV研究先驅Lionel Crawford教授接收的第一位中國研究員。

  也是在這裡,周健遇到了改變他一生的好夥伴。

  跟隨好友前往澳大利亞研發疫苗

  當時的周健醉心於做實驗,每天都是最早到研究室,也是最晚離開。除了研究室,最常出現的就是學校的咖啡店。但在這兩個地方,周健發現還有另一個常常看見的身影。那就是同樣專注于宮頸癌疫苗研究的Ian Frazer教授。兩人一見如故,常常交換彼此的研究心得,談合作理念,並一起驗證新的想法。

  時間飛快,兩年過去,周健與Ian Frazer都順利畢業,兩人也談起之後的規劃。周健聽到自己的好友要回澳大利亞發展,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他帶著妻兒一起踏上澳大利亞這塊陌生的土地,繼續和朋友研究宮頸癌疫苗。

  1990年,這三人一起面對全世界研究員都無法破解的世紀難題——如何獲得HPV病毒。因為HPV病毒有一個非常特殊的特性,那就是只能在活細胞體內繁殖生存,一旦被抽取離開就會立刻死亡。

  那時候科學家沒辦法在實驗室中培育出HPV病毒,沒有病毒也代表無法獲得基因組,沒有基因組更別談研發疫苗了。

  當時,全世界有兩千多名科學家在研究HPV與宮頸癌,他們廢寢忘食,希望于找到提取或製作HPV病毒的方法,周健與Frazer也不例外。

  周健遺孀孫小依,曾在接受SBS採訪時談起此事。“我永遠都記得見證合成HPV病毒的那一刻,對我來説那是一個偶然,也是一個必然。”

  經過一次又一次的實驗失敗,一次周健帶著孫小依在晚上外出散步時突然提出一個天馬行空的想法,“病毒的外殼L1、L2都表達得非常好,把兩個蛋白加到試管裏去,看看會不會合成病毒顆粒?”

  面對丈夫的異想天開孫小依笑了出來,“你傻啦,如果這麼簡單其他人早就發現了,還會輪到我們?”

  她不知道周健是不是故意想逗她開心,但她一直記得當時周健的眼神是認真的。當時為丈夫擔任助手的孫小依,在周健的一再催促下,又花費一兩周時間在實驗室裏將兩個蛋白外殼合成。

  當在電子顯微鏡下看到病毒顆粒的那一刻,夫婦倆“呆住”了。“那是一顆完整的,體外合成的病毒顆粒,我當時真的不敢相信。”

  世界上第一個宮頸癌病毒顆粒就這樣誕生在澳大利亞昆士蘭大學,那時,周健33歲。

  “那像是昨天發生的事,1990年年底那個特別的日子,我一看到他們夫妻倆給我的病毒圖片,我就知道這可以製成疫苗!”

  Ian Frazer回憶起當時的事發經過,他們三人都沉浸在喜悅當中,但這份喜悅並沒有持續太久……

  在故鄉的環抱中離去

  “周健是個不忘根的人。”孫小依説著,邊回想起當時的情況。

  在研究有了重大突破後,周健並沒有緩下他的腳步,九年來都一直致力於世界各地宮頸癌疫苗的臨床試驗。

  每年3月,周健也一定回到母校溫州醫學院看在那裏進行的臨床試驗。1999年的3月也不例外。

  1999年3月8日,當周健剛回到杭州的家時,第一件事情就是打給家人報平安。

  3月9日,當孫小依接到國內家人的電話時,周健已經因感染性休克在中國去世,享年42歲。

  “他可能太累了吧。”孫小依嘆息説著。

  周健離開後的第六年,2005年底的一天,宮頸癌疫苗臨床試驗成功。這時,Frazer正遠在紐約開會,當記者打電話給他時才知道這個消息。

  Frazer第一時間給孫小依打電話,興奮地告訴她這個消息,但又馬上哽噎地説不出話來。“可惜周健沒有看見這一天。”

  多年來,HPV疫苗的研究成果多次登上世界各地的領獎臺,Frazer也從來沒有忘記他的好朋友、好戰友,周健。

  2006年1月,Frazer和周健被報道為“年度澳大利亞人”。

  2006年8月,昆士蘭副州長宣佈以周健的名義設立智慧之洲高級基金。

  2015年,周健與Frazer共同獲得被稱為歐洲發明界奧斯卡獎的歐洲發明獎

  Frazer發誓:要銘記周健,並讓他的貢獻為世人所知。

  2014年的初夏,周健逝世15週年的時候,周健的母校,溫州醫科大學校園內立起周健的雕像,吸引來一批獨特的訪客。

  周健家中一行8人來到校園中,周健92歲的母親在孫子周子晞的攙扶下,慢慢走向周健的雕像。“兒子,我來看你了。”

  老母親呢喃著,輕輕摟著“兒子”的腰,將頭輕輕埋進他的胸口,又舉起手,輕撫周健的臉龐,淚水止不住的從眼眶中溢出。

  已經逝世19年的周健博士再一次進入了公眾的視野,很快地,也將迎來他逝世20週年。直到現在,Frazer教授因這一款疫苗獲獎時,他都會深情的跟媒體坦白,沒有周健,就沒有他,也沒有這支拯救無數人的疫苗,兩人之間跨越人種與國家的友情,也讓人為之動容。

  澳大利亞昆大,在每年都也都會舉辦一次“周健講座”,邀請世界第一流的科學家來演講。布裏斯班的亞歷山大公主醫院和澳大利亞癌症研究中心(Australia Cancer Council)都設有以周健命名的會議廳,同時以周健命名的研究基金等還在運作。如同Frazer發誓的一樣,澳大利亞也一直銘記周健對社會做出的貢獻。(來源:中國僑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