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讀取語音閱讀器
 
 ◎當前位置:首頁 >> 涉僑資訊 >> 僑界風采
訪馬來西亞最後的華人炭窯業者:守護到炭火熄滅

2018-6-28

  據馬來西亞《星洲日報》報道,在馬來西亞古晉海邊區三巴厘,有一間傳統炭窯廠,這間隱身在偏僻又荒涼之地的炭窯廠,記錄了炭窯業者吳錦華大半輩子守護著的傳統燒炭工藝。“這份工作太辛苦了,砍伐木材、運載木材到炭窯廠上岸、燒木炭。一旦封窯燒炭,就不可以離開,時常要注意火候,不僅耗勞力也耗時間。”隨著煤氣普及、工業炭的興起、無接班人接手,傳統炭窯逐漸凋零,這間小小的炭窯廠,隨時可能步上結業的命運。

  木炭俗稱“黑金”,大家對它的印象多是烤肉少不了的木炭。其實,木炭還有其他功能,既可凈化空氣,也能除臭,可作為居家或辦公室的保健、花藝或風水擺設品。木炭不僅可以燒、用在保健上,而且還可以當裝飾。

  對老一輩華人而言,木炭是很多華人家庭的日常用品,是廚房煮食的主要燃料。古晉早期沒有煤氣,煮飯燒菜要靠燒柴燒炭。那個老年代,木炭需求量大,燒木炭是一項很重要的經濟活動。

  不過,現今木炭已被工業炭所取代,工業炭採用先進工廠設備大量及快速生産。傳統木炭的製造過程耗時耗力,趕不上工業炭的機械和技術。傳統木炭受到排擠,漸漸退出人民生活。

  很多現代年輕人已不知道何謂炭窯。燒木炭的傳統炭窯已經走入黃昏歲月,正在等待生命的結束。

  炭窯廠的位置不好找,它隱藏在一條小路的盡頭,抵達目的地後,發現這裡手機信號很差,無法連上網路,更別説要靠GPS找到這裡。由此可見,這座炭窯廠的位置是有多麼的偏僻及荒涼。

  從大路轉進一條不知名的小支路,穿過一大片油棕園後,羊腸小徑的盡頭,車子停在一間雙層木屋旁。木屋外面有3座炭窯廠,其中一座炭窯廠已經停止操作被荒廢。炭窯廠位於一條河旁,一個老人光著上身走出屋外迎接,他就是吳錦華。

  吳錦華已經73歲,身體依舊硬朗,按照他的年齡及家庭背景,他可以選擇退休移居城市享福。不過,他仍住在人跡罕至的油棕園及紅樹林區,只在特定日子才回家和孩子共聚天倫。

  儘管面對種種困境,但吳錦華不忍心舍掉已經幹了一大輩子的木炭業。

  三巴厘位於古晉市區以西的海邊區域,早期陸路交通不發達,三巴厘在1990年代以前還沒有公路連貫,當地居民經常以水路前往古晉老巴剎辦事或購買日常用品。他們必須計算好漲潮和退潮的時間來往古晉,同時也要觀察氣候以及大海風浪,這麼一來,前往古晉,一去一回經常要花上兩三天。如今,自馬路銜接三巴厘後,三巴厘村民只需要通過一個渡輪越過鴻武雁河,前往古晉市中心車程已不到一小時。

  觀察地圖,三巴厘雖然不是一個島,但它背山面海,被兩條河流“夾”在中間,地勢就像一座孤獨的島,必須出海或跨過兩條河流,才能到古晉老巴剎。面對如此交通不便的情況下,可以想像當年住在三巴厘的人,他們的生活條件是多麼的匱乏,日子過得很艱難。

  古時候的三巴厘林産豐富,紅樹林茂盛。中國人下南洋時,一些華人輾轉多個地方最後落腳在三巴厘,當時這裡是一片森林。為了生存,他們開荒辟林,開始砍鹽木、煮甘蜜、燒木炭等。

  炭窯是三巴厘華人早年的經濟活動之一,在英國布洛克拉者及英殖民時期,炭窯經營者以華人為主。不過進入馬來西亞政府時代後,華人申請炭窯執照越來越難,有關執照多發給

  炭窯是一份苦工

  1945年出生的吳錦華説,他19歲就投入炭窯廠工作,起初他替炭窯廠老闆工作,直到老闆退休,吳錦華在25歲接下炭窯廠當老闆,任勞任怨。他晚年與友族合作,由友族搭舢舨進入紅樹林砍伐木材、用舢舨運載木材到炭窯廠上岸、燒木炭等,吳錦華則扮演炭窯廠的守護者,只是經營和管理炭窯廠。

  年事已高的吳錦華無法長期進行粗重的工作,他以承包的方式,讓友族駕駛舢舨進入紅樹林砍伐。他們早上趁漲潮入林砍伐,退潮時砍伐紅樹,再待漲潮將木桐拖上舢舨以及載回炭窯廠的港口。

  他説,他曾停止炭窯廠工作6年,不過1984年又開始重操舊業,一直維持到現在。他的木炭主要批發到古晉供燒烤之途。然而,現在市面上木炭多被工業炭所取代,傳統木炭已經沒落。

  老炭窯的結構

  走進吳錦華的炭窯廠,兩座炭窯在運作,其中一座炭窯的屋頂以亞答葉鋪蓋。亞答葉比鋅片更實用,因為鋅片無法承受炭窯所發出的煙氣,很容易遭到腐銹,需要定時更新。

  炭窯的構造為頂部是一個弧形圈頂,底下是一個用磚塊砌成的圓形空間,可燒出約6噸的木炭。一個拱形窯門供人進出,搬進木桐,搬出木炭。當木桐塞滿炭窯後,就往一個小側門投入燃木,讓炭窯加溫,逼出木桐中的水氣,進而脫水,炭化成為木炭。

  從觀察吳錦華的炭窯廠就可以察覺到早期華人的傳統智慧,他們觀察地形,規劃理想的炭窯位置,包括依照地勢建立碼頭、通道、存庫、炭窯、神龕、住家。神龕設在明顯的上岸處,讓工人歸來時第一眼看到,心情獲得信仰上的安慰。住家前的寬闊五腳基,可讓工人相聚聊天、放鬆、休息、交換訊息,炭窯附近保留大樹供遮蔭及乘涼。

  燒炭需要選好木

  吳錦華稱,炭窯燒炭,不是所有的木都可以燒出好炭。燒炭的最佳木桐是Bakau(一種紅樹)。不過,進入紅樹林砍伐Bakau樹需要申請執照。按照森林局的規定,砍伐Bakau樹後要重新種植小樹,確保此木永續生産。

  “砍木要看潮水,早上漲潮出船,退潮砍樹,漲潮再把木桐搬上船,下午漲滿就回炭窯廠。大潮水最適合砍樹。初一十五是大潮水,這時候砍木可以連續砍3至5天,之後會停止砍木一段日子。”

  吳錦華説,他所經營的炭窯,平時只雇3艘船去砍木。人力有限,産量有限。要塞滿一個窯,需要8天的砍伐工作日,累積24趟舢舨的木桐,其中15船木桐會燒成木炭,另外9船木桐是用作燃燒炭窯的柴木。

  木桐上岸後,分成進入炭窯燒成炭的木桐以及供燒炭的燃木。好的木桐一層疊一層塞滿炭窯,接著用磚塊封住門口,然後炭窯日夜必須補充燃木燃燒,不能中斷,期間必須留意火候。火候過高,會把炭窯裏頭的木桐炭化成白灰,前功盡毀。

  塞進炭窯的木桐一層一層疊高,可高達8尺,只有上層6尺的木桐會燒成炭,下層2尺的木桐無法燒成炭,只能充做燃木。一旦停止供火燃燒,炭窯需要有15天的降溫,才能開封取出裏頭的木炭。每燒窯一次,可産大約6噸的炭。

  他稱,每次炭窯疊滿木桐後,以磚塊及泥漿封掉窯門,封窯約需50天。磚塊及泥漿封門後,窯體外部也抹上一層泥漿,增加其氣密性。

  無人接手,做一天算一天

  他一直面對工人匱乏,以及沒有接班人的問題。

  這份工作太辛苦,一旦封窯燒炭,就不可以離開炭窯,時常要注意火候,不僅耗勞力也耗時間,而現代的人不願吃苦耐勞。

  他指出,從事炭窯廠需要承受炭窯的高溫以及粗重工作,連外勞也無法承受這個行業的辛苦,每次領到薪水就回家鄉,炭窯廠人力資源一直很不穩定。

  吳錦華的傳統炭窯廠後繼無人,無人願意接下這個又臟又辛苦的工作,吳錦華只能將粗重工作外包給友族,自己負責管理及行銷。不過年事已大的他,顯然力不從心,傳統木炭的工作是做一天算一天,炭窯廠隨時可能會結業。(來源:中國僑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