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讀取語音閱讀器
 
 ◎當前位置:首頁 >> 涉僑資訊 >> 僑界風采
澳大利亞華人提琴製作大師陸偉光:“癡”琴一生

2018-5-29

  陸偉光自稱“琴癡”,開始用微信時,他就用了這個微信名。事實上,他也算得上是名副其實。他已經做了45年的小提琴,每天的時間,除了吃飯、睡覺,就是和琴打交道。他説,做琴,是一種享受。這一生,都離不開它了。

  2018年春節前,陸偉光參加第二屆馬爾他國際小提琴製作比賽,憑著自己的兩把小提琴、一把中提琴和一把大提琴,獲得弦樂四重奏銅獎。他也是唯一一位獲獎的澳大利亞制琴師。

  “組委會給我的評價是,四把琴風格一致,從外表一眼就能看出是一個家庭。做工很好,技術老道,用自己的理解去創造樂器,音韻非常協調。”談及此,這位華人提琴製作大師語氣中充滿了驕傲:“在澳大利亞,能夠一手做出四重奏的人,我敢説不多。”

  陸偉光的家很好找,他的門牌號“81”被他手工製成了提琴和琴弓的模樣。進到客廳,發現他的辦公桌也是提琴的樣子,四週擺滿了各種提琴。

  陸偉光是廣州人,從小就喜歡做手工,學校裏的桌椅板凳壞了,總是能被他修好。1972年高中畢業後,他被分配到木器廠工作,正好有機會發揮他的長處。因為喜歡音樂,他開始學習小提琴。老師、朋友知道他手工好,有時他們的琴壞了,就請他幫忙修一修。修來修去,就修出了陸偉光的名氣,還讓他愛上了做琴,從此一發不可收。

  也並不是會拉琴、會修琴,就能做好琴。陸偉光告訴中新網記者,做琴要看天賦。從制模、選材、做側板、底板、面板,一直到裝配、調音,一共13道大的工序,總共耗時200多個小時,才能完成一把小提琴的製作。在這個過程中,制琴師必須獨自掌握所有技術。

  得益於他精湛的制琴技藝,陸偉光1990年獲移民澳大利亞。當他開始全心製作提琴時,才發現,原料並不易找。他曾經為了找到一塊稱心的木頭,花了整整7年。他説,澳大利亞的氣候不適合白松和楓木,這類木材必須是在冰天雪地裏才長得好。而且,每棵樹的樹頂和樹樁不一樣,樹皮和樹心也不一樣,這就需要制琴師的經驗和判斷。一塊木料開出來之後,要看它的紋理,憑經驗確定琴板的薄厚、彎曲度等等。木料做成琴之後,也有可能繼續變形,所以在做琴的過程中,事先預見到這些變化,是很重要的。

  無論琴做得怎樣的出神入化,也不能“養在深閨人未識”,陸偉光想到去國際上參賽。2012年,他去美國克利夫蘭參加國際小提琴製作比賽,這是他第一次參賽。雖然沒有獲得名次,但給了他極大的啟發,打開了眼界。“閉門造車,你可能以為自己已經了不得了,其實那只是你自己的一點世界。當你看到其他人的琴的時候,你會發現:原來我的琴還有這麼多地方可以改進。”他説。

  2014年,陸偉光再一次帶著自己製作的四重奏出國參賽。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剛在美國印第安納波利斯下飛機,就發現大提琴在運輸過程中摔裂了。“心疼啊,但也沒辦法。”他拿出那把琴,指給記者看已經修復好的裂痕。

  離比賽只有一個晚上的時間,臨時修補已經不可能。第二天,陸偉光硬是用這把破損的大提琴和其他三把琴一起參加了四重奏的比賽。由於另外三件作品做工精湛,音色完美,四重奏還是獲得了第八名的成績。

  陸偉光不善言辭,他的話都對琴説了。一拿起木頭,就沉溺其中,總想著要比上一把琴做得更好。他還在雪梨的幾家樂器行幫人修琴。很多上百年的老琴,經過他的精心校正,回復如初。每逢週末,還會有一些學生來他的工作室學做琴,他總是毫無保留地把所有技巧傾囊相授。他説:“我所有的喜與樂,都與琴有關。有了它,一切OK。”(來源:中國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