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讀取語音閱讀器
 
 ◎當前位置:首頁 >> 涉僑資訊 >> 僑界風采
白手起家在非洲 中國商人在奈米比亞開遊艇公司

2017-11-28

  “喔,你們怎麼開來這麼現代的遊艇,難道在非洲不是坐木船麼?”在位於西南非洲奈米比亞沃爾維斯灣的遊艇碼頭,一名歐洲遊客跟“陽帆”遊艇公司的陳星宇打趣道。

  作為奈米比亞第一家由中國人經營的遊艇公司,“陽帆”的業務一年多來蒸蒸日上,月均客流量上千。

  【輾轉拿到許可證】

  陳慶平1997年到奈米比亞發展,打工、貿易、商業地産等等都做過,2013年後,生意出現下滑,他開始考慮轉型。

  陳慶平説,之後他到處調研考察商機,發現遊艇是“朝陽産業”。“奈米比亞政局穩定,風光獨特,每年有100多萬遊客,主要來自歐洲,而且中國遊客也越來越多。大部分遊客都要出海看看海豹、鯨魚,旅遊市場在直線上升。”

  雖然有機遇,但在奈米比亞,遊艇生意並不好做。原來在當地經營遊艇業務必須要拿到許可證,而奈米比亞全國總共就5張許可證,全部由十多年前開發了遊艇市場的德國人持有。

  為了進入市場,陳慶平逐家去談許可證轉讓。從2015年下半年起談了大半年,終於有一家既有遊艇也有飛機的公司願轉讓遊艇業務。

  2016年8月1日,陳慶平正式接管“陽帆”遊艇公司。為全力經營,他把家從首都搬到了海邊的沃爾維斯灣,女兒陳星宇也辭去當地審計公司的工作,和女婿耿鵬一起管理遊艇公司。

  有了好幫手,陳慶平的商業想法也在擴張,他説:“遊艇公司雖然投資高、門檻高,但後勁很足,發展速度很快,現在我們做了旅遊産業鏈上的一個點,站穩腳跟以後還要再擴大,在旅遊方面不光做遊艇,還想做其他延伸産品。”

  【從零開始創業難】

  陳慶平接手遊艇公司後,原船主不幸去世,很多承諾好的配套服務無法兌現。“原船主一開始承諾帶我們一段時間,教我們處理跟客戶的關係、船的運營和維修等等細節,結果他去世了,我們就只能自己摸索,剛開始對我們來説是很大挑戰,吃了不少苦頭,交了很多學費。”陳星宇説。

  陳星宇説,原船主的妻子也“趁火打劫”,卷走了兩個月營業額,現在他們還在打官司。“還有一些客戶,覺得我們對這行不熟,想辦法欺詐,坐完船不給錢,要麼就是預訂了人也不來,還説中國人接手遊艇服務品質下降,雞蛋裏挑骨頭,讓我們覺得很憋屈。現在我們對市場了解了,會篩選出想合作的人,對於會賴賬的,我們寧願不做生意,也不想與他們打交道。”

  陳星宇與耿鵬從零開始,一點點摸索著與客戶和仲介打交道,在吃了不少虧後,逐漸理清了客戶關係,遊艇公司的管理走上正軌。“我們每天觀察其他幾家遊艇公司怎麼運作,狀況不斷出現,我們就尋找解決方案,解決後總結,不斷總結,時間長了找出適合自己的管理方式。”陳星宇説。

  摸清遊艇運營“門道”後,2016年底,陳慶平又從南非買了一條船,針對不同客戶群體喜好,安排客戶到不同船上游覽。“中國遊客喜歡有船艙的遊艇,歐洲遊客喜歡開放式有吧臺的遊艇,我們有3條船,可滿足遊客的不同需求。”陳星宇説。

  據了解,這3條雙體船總共可接待約90名客人。

  【服務細節下功夫】

  接手“陽帆”後,陳慶平把原有員工也一併留了下來,但在員工待遇上,採取的激勵措施則更靈活。除了優於以往的工資和員工福利,遊艇上游客給的小費也由船員自行分配。

  船長萊昂‧范迪克在幾家遊艇公司工作過,對如今的中國老闆很滿意。他説:“我的新僱主對我們很好,他們的管理方式很專業,團隊裏每個人都能發揮最佳表現,工作起來滿意度也高,我們就像一個幸福的家庭。”

  為提升服務品質,“陽帆”的遊艇上增加了遊客評語書,以便得到一手評價。陳星宇説,為了讓遊客在船上看到更多的海豹、海豚、鯨魚和鵜鶘等動物,“我們就多準備一些喂動物的魚,允許延長出海時間”,“這樣雖然成本加大了,但客人可玩得更好”。

  在其他服務細節方面,陳星宇介紹説,公司要求導遊的講解要包括自然知識、動物知識、當地文化背景和人文地理等,而且“哪個國家來的遊客我們就配相應語種的導遊,做得更細化”。在配餐方面,“陽帆”公司也針對不同遊客口味進行調整,“給每名遊客配備的生蠔比別的公司多一倍,食物上靈活性更大”。

  與“陽帆”合作的奈米比亞中國旅行社的牟昶覺得,“陽帆”公司“預訂回復的速度更及時,溝通更有效率,接待方面非常適應中國客人、尤其是旅遊團隊的習慣和需求,比以前合作的公司好太多”。

  陳慶平説:“我們進入遊艇業後,想改變一下格局,真心實意好好去做……我們遊客增加快,德國人也過來學經驗……現在競爭有,但更多是大家互補,遊客多了我們還引導到其他公司船上,大家相互調劑,共同發展。”(吳長偉)(新華社專特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