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讀取語音閱讀器
 
 ◎當前位置:首頁 >> 涉僑資訊 >> 僑界風采
中國女孩從肯亞到麥肯錫 再到“海上拍賣官”

2017-11-28

  “未來充滿了變數”

  “也許醒來就到了一個新的國家”

  “原來這個世界有這麼多選擇”

  Kristin與我通話的時候在廈門,正在考取她的國家海員證。考取海員證之後,她將在國際豪華遊輪上工作一年。

  今年剛剛從上海大學讀完商科本科的她,原本計劃立即出國讀碩士,但三思過後還是選擇了如今國際上非常流行的“間隔年”方式,打算在深造之前看看世界。

  這寶貴的一年,她替自己選擇了一份“不一樣”的工作——海上拍賣官。

  “為什麼想要環遊世界?因為很酷啊。”Kristin會很甜美地笑,如果是在上海的文藝咖啡廳見到她,大概很難猜到她行走世界的能力。

  肯亞做調研:震驚與感動並行

  “之前去過美國、日本、南韓等國家,但2016年大學三年級暑假的肯亞之行,對於自己的行走經歷來説是一個很大的轉捩點。”當時,Kristin認識了一位耶魯大學非洲專業的前輩,聽他説了不少有關非洲的事情,便完全被這片神秘的土地所吸引了。所以,當前輩向她提議“你要不要自己去看看”時,Kristin就真的那麼決定了。

  Kristin説,自己從小就對疾病健康方面的事物有著特別的關注,同時也有親朋好友在國內外醫療行業工作,因而對醫療衛生領域極度感興趣,“我的生日也正好是世界艾滋病日呢。”於是,Kristin跟隨自己的內心,找到了一個幫助中國青年走進非洲等發展中世界的機構——中南屋,去肯亞,進行醫療衛生課題的調研。

  非洲在許多人眼中是“極危之地”,疾病、戰亂、搶劫……事實是否如此?若果真如此,那麼今天中國相對發達的醫療技術與産品,能否給非洲帶來一些幫助呢?帶著這樣的思考,Kristin在肯亞採訪了大量的相關人士,包括肯亞當地政府、肯亞本土居民、去非洲援助的中國醫生、肯亞各大醫院(公立醫院和私立醫院,他們的差別非常大),國際NGO、貧民窟……當然也包括在肯亞的與醫療行業相關的中國企業等,最後寫成了一篇全英文的調研報告,被發表在國際中非關繫領域的權威平臺上。

  Kristin前往肯亞之前,對非洲確實是不了解的,但是她做了很多的功課,在網上、論壇上看很多資料,還線下去諮詢去過非洲的有經驗的人,“顧慮的話肯定有,但是諮詢了很多人之後,覺得可能沒有想像中可怕。”在肯亞時,出於安全考慮,她在白天出門採訪調研,晚上查看整理資料、聯繫預約採訪對象。“我覺得,只要足夠了解當地,做足準備,那麼風險其實是可控的。”

  貧民窟之行是Kristin印象最深刻的肯亞記憶。她説,從類似這樣的經歷中,她收穫了“知足”“善良”“幫助”這三個關鍵詞。

  到肯亞的第一天,Kristin就去了馬薩雷,也就是肯亞第二大貧民窟。“那裏有一個小學,特別小。整個學校都是在臟兮兮的環境中,一共就兩個班,大一點的孩子一個班,小一點的孩子一個班。他們的教室在一個兩層小樓裏,那個樓看起來很破很不結實的樣子,一樓還有住人,二樓才是他們的教室。採訪時,那個學校的校長跟我説,他們的條件真的太差了,就靠兩個老師在硬撐著。然後指著遠處一群在玩的小孩説,別看這些孩子玩得無憂無慮,馬薩雷的孩子有三分之一都有艾滋病,很多出生時就有了。他們大多數都沒有保護意識,有的甚至得了艾滋病卻不知道艾滋病是什麼,再加上生活環境太差,一起玩的一群孩子中,沒準哪一天就少了一個。然後我就看著這群正在玩的孩子,我不知道是他們還太小不懂還是已經習慣麻木了,想著想著流淚就自己掉下來了。” Kristin一直後悔一件事:“那次我從中國帶了很多大白兔奶糖過去,可是那天是第一天到非洲,太匆忙,竟然忘記帶在身上。當時特別難過,總想著,哪怕能帶給那些孩子們一點點的甜蜜也好。”

  麥肯錫項目:見證龍獅共舞

  “肯亞給我留下了非洲情結,我知道我是要回來的。”Kristin説。

  在肯亞之旅後不久,剛好國際頂級諮詢公司麥肯錫在招募中國調研專員赴非洲數個國家進行調研,了解中國企業在非洲的現狀、機遇與挑戰。儘管還是本科生,Kristin還是果斷申請並且成功拿到了這份短期工作。

  “他們問了我很多肯亞的問題。”Kristin回憶。作為調研小組中年紀最小的一位成員,她的同行者們有的已經工作了不少年頭,來自不同的學校,有清華大學、浙江大學、廈門大學、武漢大學等,但Kristin發現,調研專員們的共通點是都有非洲的相關經歷。肯亞的調研項目,為她奠定了紮實的基礎。

  “其實最開始,我是被麥肯錫派遣到尼日利亞調研小組的。”非洲有54個國家,差異性非常之大,其中有很多國家其實比較發達,也還比較安全,比如肯亞。但是也有些國家,治安及衛生條件可能都不是很好,Kristin要去的城市更是被稱為犯罪之都。然而,這些都未能阻擋Kristin的決心。她做了很多功課,已經處於準備簽證的階段。然而,在她準備提交簽證材料的前一天,突如其來的萊恩事件改變了一切。當時,尼日利亞自己國家的軍隊誤炸了平民,導致100多人傷亡,震驚了聯合國。雖然發生的地區離Kristin要去的地方還有些距離,但當她的家人和朋友們知道這個事件之後,堅決反對此次行程。“那時恰逢過年,考慮了很多,最終決定放棄這個機會。家人是只在乎孩子安全的,他們不在乎我是不是要做出什麼成就,所以當我把放棄這個機會的消息告訴家人的時候,他們開心地開了香檳慶祝。”Kristin回憶時仍然哭笑不得。

  不過,就好像老天感受到了Kristin對非洲的渴望,雖然關上了去尼日利亞的大門,卻打開了另一扇窗——南非。南非調研小組那時突然空出一個名額,讓Kristin又獲得了被派遣南非的機會,“我太喜歡南非了!”Kristin提到南非時的語氣裏充滿了喜悅。那是2017年的二三月份。

  “不得不説南非的總體情況確實會好很多,我們晚上是會出門的,當然還是要注意安全。不過我發現,在南非的華人其實生活圈比較固定,因為過去發生過的安全事故太多,所以他們會小心挑選去的場所,為了長期的安全這樣確實是必要的。不過對於第一次來到南非的我和同事們來説,一切都充滿了新鮮,於是會到處探險。有一次我們去參加約翰內斯堡市中心中央商務區(簡稱CBD,約翰內斯堡的CBD已沒有早年的繁華,已沒落,犯罪率很高)每週一次的美食集市,那個集市特別熱鬧,來自各個國家的人很多,但是完全看不到中國人。所以當時我們走到哪都會被盯著看,也是蠻有意思的。”

  肯亞學到的調研技巧在南非又得到了更好的磨煉,讓Kristin的調研工作很順利,她的名字,也被記錄在麥肯錫的《龍獅共舞:中非經濟合作現狀如何,未來又將如何發展》報告之中。

  “海上拍賣官”,希望變成更好的自己再走進校園

  “自己真的很享受這種走出去長見識的感覺。之後還是會繼續讀書,想讀國際關係,但現在,我打算停下來,以工作的身份走出去,看看世界,長長本事。成為更好的自己再回到校園,迎接更好的未來。”憑藉著自己的肯亞歷練、麥肯錫工作履歷等,Kristin其實已經可以申請到很好的學校——包括她的夢想學校:哥倫比亞大學和耶魯大學。但她還是決定給自己一個“間隔年”。

  這並不是一時衝動,更不是放棄學習。相反,見到了更大的世界,見到了許多有趣的人之後,Kristin意識到了,其實,積累更多的社會經驗再回到校園,可能才能夠更充分地運用好校園裏的資源,將校園裏的光陰價值最大化。

  “告訴父母的時候,他們最開始都是很反對的。”Kristin還記得自己告訴父母時的暴風雨。然而,她並不是在自己還沒想清楚的情況下就跟父母溝通的。“很多人有著‘間隔年’的想法,但由於家人反對或是其他問題,最後沒有實施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可能是在於,自己並沒有具體安排好‘間隔年’裏到底幹什麼,去哪兒?做什麼?怎麼做?做多久?計劃的可行性?能收穫什麼?等等。這些都是要仔細考慮清楚的。” Kristin從大三開始有“間隔年”的想法時,就一直在思考留意一些海內外項目,當選定項目時,再具體了解,進行明確的規劃。最終和家人溝通時,Kristin會很有底氣地拿出自己詳細的間隔年規劃,而不是直接和家人説“我暫時不讀書了,我想間隔年”。

  “家人最後同意了我的計劃。”Kristin笑。千挑萬選,最後她選擇了一份在她看來與眾不同的工作,“我喜歡切換不同的身份以保持生活的新鮮與熱情。這一次我選擇了一份具有特殊工作地點和形式的工作——海上拍賣官。這是一家美國公司”。

  於是,今年盛夏過後,Kristin開始到香港參加公司在亞洲區的培訓,之後又到廈門培訓,第三輪再到美國邁阿密培訓,很快便在遊輪上開啟了“不一樣”的生活模式。“就像我很喜歡的一部電影《海上鋼琴師》裏蒂姆‧羅斯(Tim Roth)飾演的1900那樣,在豪華遊輪上工作。但我絕對會下船噠。”Kristin笑著説,“我選擇遊輪工作,很大一部分是因為這份工作可以帶我環遊世界,到處走走。同時在遊輪上也會認識來自世界各地的人。我相信這份工作會讓我學到很多。”

  當問到Kristin未來計劃做什麼工作時,她回答:“想法目前是有的。但是未來充滿了變數,我不敢再説‘我以後一定要怎樣怎樣’這種話,因為隨著我見識的變化,想法也會改變。就好像我大一大二時候想要去‘四大’(指世界上著名的四個會計師事務所)或者去市場行銷行業工作,那時有這些想法是因為思維被限制在這些類別工作的框架裏,見識還是比較有局限的。但隨著成長,我慢慢發現,原來這個世界有這麼多別的選擇。很多東西需要親自嘗試才會知道自己到底喜不喜歡。大學裏我也在探索自己到底想做什麼,做過不少不同行業的實習。現在,如果能多出去走走的話,我就會越來越知道自己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不是説,不同時期看《哈姆雷特》都會有不同的感悟嗎,我對於未來的想法也是一樣。”

  “成長這兩個字看起來簡單,卻是必須要自己走過才能體會到的。”她回憶起非洲熬夜調研的日子,十分感慨:“現在的我妥妥的是非洲小迷妹一枚,我的大學室友們還給我取了個外號,叫‘非洲之花’哈哈。”Kristin年輕的臉上現出陽光的笑容。

  我思念你,就像白雪皚皚思念著北方,夏至未至思念著海洋。

  我思念你,就像夏季太陽思念著地球的芬芳,冬季月亮思念著宇宙的星光。

  我思念你,思念已逝去的時光,像流水潺潺,永不復年少輕狂。

  我思念你,思念非洲的熱土,人生旅途的第二個故鄉。

  ——Kristin寫的小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