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讀取語音閱讀器
 
 ◎當前位置:首頁 >> 涉僑資訊 >> 僑界風采
足尖上的韶華:中國姑娘在紐西蘭皇家芭蕾舞團

2017-8-30

  據紐西蘭天維網報道,初春季節,一股炙熱感正在撲面而來——紐西蘭皇家芭蕾舞團(Royal New Zealand Ballet,RNZB)為紐西蘭觀眾帶來了一場年度大劇:莎士比亞的經典愛情故事《羅密歐與朱麗葉》。舞步邁開,讓觀眾在旋轉中穿越回文藝復興時代。

  而在這部紐西蘭皇家芭蕾舞團的年度大劇中,還有一位華人舞者,她的名字叫劉洋。

  關於紐西蘭皇家芭蕾舞團

  紐西蘭皇家芭蕾舞團是紐西蘭國家文化遺産中的瑰寶,亦是世界上最受歡迎的芭蕾舞團之一。曾多次赴歐美等國演出,2013年還曾登上中國國家大劇院的舞臺。

  紐西蘭皇家芭蕾舞團創立於1953年,創始人是丹麥皇家芭蕾舞團首席舞演員保羅‧格萊特。而目前舞團總部就位於惠靈頓St James劇院中心。

  新版《羅密歐與朱麗葉》的演出,通過不同場景的巧妙轉換利用舞蹈表演凸顯出不同社會階層的人物特徵。上流社會舞會中的登堂入室,街頭人群的熙熙攘攘,親密友人的暢快相聚都通過演員們傳神的表演和一流的舞技被一一呈現在舞臺之上。

  而紐西蘭皇家芭蕾舞團中,近年來也出現了幾位華人面孔,劉洋就是其中之一。

  來舞團快9年了,都成“老人”了

  惠靈頓冬日裏一個難得的陽光午後,劉洋帶記者來到有舞團後廚房之稱的某處咖啡館,落座後的第一句話她就説:“真沒想到自己會待這麼久,快成舞團裏的老人了。可能也是因為喜歡上了紐西蘭吧。”

  “這裡是除了我土生土長的祖國之外的第二個家。這裡的人們樸實而熱情,這裡的一草一木都有靈性,我很幸運能在這個美麗的地方舞蹈,”她説,“這8年多在紐西蘭皇家芭蕾舞團,參加了很多舞劇的演出,可以説是圓了我的芭蕾舞夢。”

  那是一個週一,《羅密歐與朱麗葉》芭蕾舞劇剛剛結束了惠靈頓為期4天的公演,舞團放假一天。

  “我們這個工作其實就是一份全職工作,每年有3大演出季,進行紐西蘭全國巡演,有時還會出國演出,而不演出的時候,就是每天到舞團排練,”劉洋不經意地講述著,而對於芭蕾舞劇還處於門外漢階段的記者來講,似乎一扇新世界的大門正在悄然打開。

  為什麼會説自己成了團裏的“老人”呢?記者好奇地問到。“其實芭蕾舞者的演藝生涯是有限的,儘管國外環境相對輕鬆,但許多年輕舞者也是希望在有限的藝術生涯裏多一些體驗的,所以,許多外國年輕人往往都是在一個舞團待上2-3年,然後就會換到其他國家,再待上幾年,”劉洋介紹説,“所以舞團的流動性很大,每年都會舉辦全球招新活動。”

  不聊不知道,原來芭蕾舞是有“全球通用語言”的,“芭蕾舞術語是以法語為基礎的,全球專業芭蕾舞者學習的動作名詞都是一樣的,所以,即使不會當地語言,根本不影響跳舞本身,”劉洋繼續説道,“這也是為什麼芭蕾舞者全球流動性比較大,而我當時考取紐西蘭皇家芭蕾舞團時,英語也幾乎是零基礎的……”

  果然藝術是相通的,舞蹈本身就是一種交流。

  不凡的舞蹈之路

  可能每一位芭蕾舞者都有自己不同尋常的經歷,而不同的經歷也會鍛造出不同的人生。

  與許多跳舞的孩子一樣,劉洋很小就離家進入專業舞蹈學院學習。

  那一年,劉洋只有9歲。

  隻身從河南許昌到北京舞蹈學院,“其實,能考上也是一種幸運,當時還是挺高興的,只是那麼小就要離開家,父母很捨不得,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爸爸流淚,”劉洋回憶道,“當時學校條件有限,冬天也只有冷水,手都凍得開裂了,年紀小,個子矮,洗衣服都只能站在凳子上才能夠到水池……”

  7年的全日制芭蕾舞訓練為劉洋打下了堅實的基本功,畢業後,劉洋如願加入了中國中央芭蕾舞團。

  但傷痛幾乎不可避免地成為每一位舞者繞不過去的“阻礙”。

  2006年,劉洋打算進一步深造,可就在參加舞蹈專業研究生考試前一天,她在訓練中不幸滑倒,右膝前交叉十字韌帶斷裂,必須馬上手術……

  本來明朗的前途一下子變得黯淡未卜,劉洋難免憂心忡忡。

  “為了保證膝蓋術後還能保持原來的靈活度,我必須在手術剛剛結束就開始康復訓練,疼是必然的,”劉洋説,“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忍過來的……但也正是當時良好的恢復才保證了我現在還能舞蹈,所以我很感謝我的主治醫生。”

  為了療傷,也為了與當時身處澳大利亞的男友相聚,順便轉換一下心情,劉洋在膝蓋尚未痊癒的情況下前往了澳大利亞,而那裏也再次刷新了她對芭蕾舞的認知。

  “當地的一個芭蕾舞老師給了我很大的鼓勵,也正是那位老師,鼓勵我報考澳大利亞和紐西蘭的芭蕾舞團,還積極幫我找各種資料,幫我恢復訓練。”她説。

  這可能是冥冥中的命運使然,“在原本訂好的澳洲芭蕾舞團演出之前,我又一次受傷了,錯失了機會,”劉洋表示,“紐西蘭芭蕾舞團幾乎成了我最後的嘗試,我已經跟當時還是男友的老公約定好,如果紐西蘭芭蕾舞團的考試也失敗了,我就放棄自己的芭蕾夢。”

  這一次,命運出現了反轉,她在生命的轉角處遇到了“紐西蘭皇家芭蕾舞團”。

  從此,劉洋的舞蹈生涯得以延續,人生之路也在紐西蘭首都惠靈頓繼續展開。

  《羅密歐與朱麗葉》芭蕾舞劇幕後的故事

  其實,舞團的生活是緊張而忙碌的。

  平時,舞蹈演員們通過刻苦訓練才最終為觀眾呈現出品質上乘的劇作。

  “比如這部《羅密歐與朱麗葉》芭蕾舞劇排練期間,我們每天的生活也就是排練廳、舞臺、家,三點一線,其實挺單調的。但也正是這樣單一枯燥的模式,才能造就出在臺上輕盈自由、翩翩起舞的我們,”劉洋介紹説,“這邊與國內專業劇團不太一樣,是沒有固定的所謂男一號、女一號的,你可能什麼角色都要飾演,所以什麼內容的舞蹈都要適應。”

  此次巡演的《羅密歐與朱麗葉》中,劉洋就要飾演4個不同的角色,“所以後臺時間是非常緊張的,演完就要抓緊換裝,準備下一個角色上場,整場演出3個小時,平均每個人都要跳1個多小時時間,體力消耗是非常大的,”她説,“所以,不用刻意控制飲食,根本都胖不起來。”

  必須承認,自從記者被她帶進咖啡廳並點了一個那麼甜的蛋糕起,就一直被這個問題所困擾。現在,疑問終於得到了解答:“我們團的舞蹈演員基本都不刻意節食,也不忌口的,因為每天的演出和訓練強度在那擺著的,想胖都難啊……”她説,“當然,許多舞團還是有飲食控制要求的。”

  “還有一個小細節,我覺得國外的舞團做得十分細緻,那就是服裝等細節的流程管理,”劉洋表示,“我們有專人管理這些服裝、道具,所有的東西都會在轉場之前放到你專門的化粧臺前。他們的表格做得非常詳細,小到耳釘、項鍊,大到服裝、衣帽,都有細緻的場次規劃,每一個角色的服裝上還有每個人的名字,幾乎不會出錯。”

  可能因為芭蕾舞這份職業的特殊性,“我們同事之間的關係也是非常親密,就像兄弟姐妹,因為我們可能每年一半時間都是在外演出,大家跳舞時在一起,排練時也在一起,外地演出還生活在一起,所以互相感情親密,相處得非常好,”劉洋説。

  短暫的休息調整之後,舞團又要進入下一輪緊張的排練和演出了。

  “雖説我們是每天演一場,但演出前都要全程走臺,與樂隊合練,就相當於又演了一場,”她説,“所以,所有的演出場次對於我們來説都是翻倍的。”

  接下來,《羅密歐與朱麗葉》芭蕾舞劇會繼續紐西蘭全國的巡演,奧克蘭的演出時間為8月30日到9月3日。

  紐西蘭從來不缺少人文關懷,這一次,在9月3日奧克蘭的演出中,紐西蘭皇家芭蕾舞團還特別設置了為盲人和視障人士準備的演出,他們將與Auckland Live合作,結合聲音的呈現,也為他們獻禮。

  全新版本的莎翁經典巨制,大幕正在徐徐拉開。(來源:中國僑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