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讀取語音閱讀器
 
 ◎當前位置:首頁 >> 涉僑資訊 >> 海外之窗
澳大利亞國際教育收入豐 中國學生貢獻逾三成

2018-10-16

  澳洲網刊文稱,隨著澳大利亞教育産業的發展,越來越多的國際留學生赴澳學習。與此同時,國際教育行業是澳大利亞的第3大出口行業,僅次於鐵礦石和煤炭,在過去的已年內,澳大利亞大學越來越依賴海外留學生的收入,其中中國留學生的“貢獻”佔絕大多數。

  澳經濟發展依賴中國學生

  最新數據顯示,2017年至2018年間,共有187547名中國學生赴澳留學,他們總共為澳大利亞經濟帶來了超過100億澳元的收入,幾乎是320億澳元教育産業總收入的三分之一。與此同時,中國學生的數量佔國際學生總數的30%。

  對此,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執行主管詹寧斯表示,澳大利亞大學現在過於依賴中國留學生,這種過度依賴會使許多大學極易受到中國學生自然減少或中國政府的政策影響。為了避免過度依賴一個經濟體,澳大利亞大學應該限制海外國家學生來澳留學的數量。

  他説:“澳大利亞大學應該停止‘貪婪’的擴張,停止從國際學生中招收新生,如果這導致收入減少,那這就是澳大利亞教育需要付出的代價。

  國際教育不必“驚慌”

  然而,對於詹寧斯的説法,澳大利亞大學聯盟副首席執行官傑克遜卻表示,澳大利亞教育行業沒有理由為此驚慌。她稱,國際教育對澳大利亞來説是一個巨大的成功,在過去60年間,澳大利亞一直有意識地、戰略性地發展國際教育。國際教育不僅為澳大利亞的經濟帶來了巨大的出口産值,還促進了約13萬個就業崗位。

  與此同時,大多數留學生在學業結束後會選擇回到中國,國際教育讓澳大利亞有機會進一步接觸未來潛在的國際政治和商業網路,與他們建立了全球性的聯繫,改變了他們的思維方式,這為澳大利亞的外交政策、軟實力外交和地區安全作出了重要的貢獻。同時她對澳大利亞國際教育未來的繁榮抱有信心。

  赴澳接受獨立學習模式

  吳行(Xing Wu,音譯)是一名來自中國福建省的32歲留學生,在被問及為什麼要長途跋涉幾千公里,支付著高昂的學費(他為他兩年的會計課程支付了約6.4萬澳元)到澳大利亞學習時,他表示,他想從中國邊遠地區的生活中離開,體驗外面的世界,他在這裡學到了如何進行批判式思考,接受獨立的學習模式,這是和在中國學習有所不同的。

  同時,課程中最難的部分是要求高水準的英語。儘管他曾希望在澳大利亞提高自己的英語水準,但他現在也面臨著和大多數中國留學生一樣的問題,在日常交流中,他説的更多的可能是普通話,而不是英語。“班上有太多的中國學生,大家在一起的時候都會説普通話,能夠鍛鍊英語的時間很少。”(來源:中國僑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