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評論首頁 >> 正文

皮革膠囊,監管又沒跑過媒體

2012年4月16日 09:49

選稿:實習生 汪婧婧  來源:東方網  作者:張濤  

      河北一些企業用生石灰處理皮革廢料進行脫色漂白和清洗,隨後熬製熬成工業明膠,賣給浙江新昌縣藥用膠囊生産企業,最終流向藥品企業,進入消費者腹中。記者調查發現9家藥廠的13個批次藥品所用膠囊重金屬鉻含量超標。(4月15日央視《每週品質報告》)

      在食品藥品安全危如累卵的今天,只有公眾想不到的,沒有不法商人做不到的。就連小小的膠囊,都隱藏著驚天秘密。《中國藥典》規定,生産藥用膠囊所用的原料明膠至少應達到食用明膠標準。然而,一些企業使用被明令禁止的皮革廢料生産工業明膠,通過隱蔽渠道賣給膠囊加工廠,冒充食用明膠生産加工藥用膠囊,造成鉻含量超過國家限量值,超標最多的達90多倍。

      亞當‧斯密在《國富論》中指出:“我們的晚餐並非來自屠宰商、釀酒師和麵包商的恩惠,而是來自他們對自身利益的關切”。一旦企業為了逐利而不惜踐踏良知底線,公眾消費安全也只能成為砧板上的魚肉。就此而言,我們應該感謝媒體,為我們揭開真相,所曝光的9家藥廠13批次藥品將被定在歷史的恥辱柱上,受人唾棄。隨著皮革膠囊成為“過街老鼠”,有關部門也將進一步介入,開展專項調查和整治行動。

      與此同時,我們又不免有些遺憾和失落,監管又一次沒跑過媒體。近年來,三鹿奶粉,染色饅頭,毒豆芽、注膠蝦……幾乎每一起品質安全事件都是媒體扮演“先行者”,通過曝光引發社會關注,而本應起到安全監管的部門跟在媒體後面亦步亦趨。媒體曝光固然是在履行社會監督,但也從側面折射部門監管的不力。畢竟,監管部門與媒體相比有著資訊、技術、知識、職能等多種優勢。連作為局外人的記者都能“識得廬山真面目”,“身在此山中”的監管部門情何以堪,究竟是渾然不覺,還是裝聾作啞,值得追問。

      監管沒跑過媒體,大抵有以下三點。一是“無利不跑”。食品安全本應是無縫連接的鏈條式管理,但是在現實中,鏈條與鏈條之間卻出現斷裂。現行的“分段監管為主、品種監管為輔”的食品安全監管模式,往往涉及藥監、質監、衛生、工商等多個部門,各部門間權責不清,管與不管,常常以利驅動,有利就搶著管,無利就讓著管,導致重復監管和監管盲區並存。

      二是“腳軟難跑”。儘管中央三令五申執法“收支兩條線”,但仍有少數監管部門下達有罰款指標,辦公經費和人員工資要靠罰款來解決。當違法企業成為“衣食父母”,自然不願將其“一棒子打死”。再加上一些企業大搞金錢公關,一些執法人員與其沆瀣一氣,吃人手短,拿人“腳軟”,無力追趕違法者的步伐。

      三是“跑不跑一個樣”。每當媒體曝光引發眾怒,監管部門都是扮演“救火隊員”的角色,出面對違法企業進行處罰,而自身的監管失職卻很少被追究。無論是審批認證的産品不符合標準,還是違規行為就在眼皮底下上演,相關部門和人員也不用負任何責任。於是,監管部門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樂得讓媒體扮演“活雷鋒”,自個也能落得個重視監管、雷厲風行的名聲。

      産品安全出現問題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正常的監管機制形同虛設,因為前者污染的是水流,後者破壞的則是水源。監管跑不過媒體,不是媒體之幸,而是社會之痛。從這個意義上講,厘清權責,完善問責,治理失靈失效的監管機制,比查封銷毀皮革膠囊更為重要。

    一鍵轉發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