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學一學獲"魯迅青少年文學獎"的小學生文風

2014-12-16 09:35:38

來源:東方網 作者:畢曉哲 選稿:仲穎

 【相關新聞】魯迅青少年文學獎大獎爆冷 11歲小學生"寫媽媽"奪冠

 “親愛的媽媽,您好!記得在我五歲的時候,您與爸爸離婚了,我從此成為了一個單親孩子,您知道嗎?我是多麼想念您。”12月14日,南京師範大學附小江寧分校的六年級學生、11歲的李緣澤憑藉這篇現場作文《説給媽媽聽的故事》,從全球華人中小學參賽者中脫穎而出,奪得第六屆“魯迅青少年文學獎”大獎。(12月15日騰訊新聞)

  一名六年級的小學生,竟然折桂魯迅青少年文學獎,的確令人驚嘆也深感難能可貴。眾多評委一致認可他的作文,是對這名小學生文學和文字功底的“承認”,當然,也是他一直就愛好寫作從三年級起就屢次拿獎的必然回報,但在筆者看來,魯迅青少年文學獎桂冠獎給一名六年級的小學生,更代表中國文學和文風的未來價值取向。

  “假的”和“矯揉造作”的東西應在文學創作領域受到抵制。在當前文壇上,存在這樣一股歪風邪氣,個別人搞文學的目的是沽名釣譽,為了功利而文學,那些“偽文人”為了名譽榮譽將“作家”“名人”當成“華麗包裝”的人,就是這樣的代表。在當代文學文壇上,包括影視劇創作領域,抄襲現象頻頻發生,日前國內著名編劇于正遭到作家瓊瑤控訴抄襲,之不過是文壇影視壇亂象的一種反映。文學市場日益急功近利,市場上充斥的是“見錢眼開”的作品,以及華麗包裝下的“水貨作品”,甚至低俗和黃色的東西肆意流行,這正是對純文學的拋棄,也是對文學本心的拋棄。

  “物以稀為貴”。六年級的小學生作文獲得文學獎,或正説明“純樸”的、本真的和善良的文學作品才是人們心中的真正嚮往。眾多評委發自內心,自覺不自覺給了這篇作文“點讚”,是一種褒揚,更是一種反思反醒,也是對世人如何作文、做人的警示和倡導。

  當文學創作領域的不良風氣大行其道之時,也是社會道德操守低下,邪氣作祟之時。每個人不可能都成為作家,但當不了作家最起碼應該學會説真話、用真情表達。沒有生活實踐,就沒有“表達”的基礎;沒有真情實感,“表達”是蒼白的;沒有好的文風,“表達”也不可能真正打動人的內心。這名六年級學生的作文《説給媽媽聽的故事》,被評委評價為“樸實無華卻句句走心,把一名孩子對母親長久的思念在筆尖噴涌而出”。這樣的評價是客觀的,相信這是一種共識,但更能代表公眾呼籲儘快到來的文風和社會風氣。一些名人、成年人,文學水準未必低,但為什麼“獲不了大獎”?為何寫不出這樣的“句句走心”的好作品?是因為他們丟了“魂”,文學失去了精神和魂魄,還能叫文學嗎?何以産生讓人欣慰和心動的文風?

編輯點評:

   讀了文章,的確被小作者真實的情感流露所打動。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學一學獲"魯迅青少年文學獎"的小學生文風

2014年12月16日 09:35 來源:東方網

 【相關新聞】魯迅青少年文學獎大獎爆冷 11歲小學生"寫媽媽"奪冠

 “親愛的媽媽,您好!記得在我五歲的時候,您與爸爸離婚了,我從此成為了一個單親孩子,您知道嗎?我是多麼想念您。”12月14日,南京師範大學附小江寧分校的六年級學生、11歲的李緣澤憑藉這篇現場作文《説給媽媽聽的故事》,從全球華人中小學參賽者中脫穎而出,奪得第六屆“魯迅青少年文學獎”大獎。(12月15日騰訊新聞)

  一名六年級的小學生,竟然折桂魯迅青少年文學獎,的確令人驚嘆也深感難能可貴。眾多評委一致認可他的作文,是對這名小學生文學和文字功底的“承認”,當然,也是他一直就愛好寫作從三年級起就屢次拿獎的必然回報,但在筆者看來,魯迅青少年文學獎桂冠獎給一名六年級的小學生,更代表中國文學和文風的未來價值取向。

  “假的”和“矯揉造作”的東西應在文學創作領域受到抵制。在當前文壇上,存在這樣一股歪風邪氣,個別人搞文學的目的是沽名釣譽,為了功利而文學,那些“偽文人”為了名譽榮譽將“作家”“名人”當成“華麗包裝”的人,就是這樣的代表。在當代文學文壇上,包括影視劇創作領域,抄襲現象頻頻發生,日前國內著名編劇于正遭到作家瓊瑤控訴抄襲,之不過是文壇影視壇亂象的一種反映。文學市場日益急功近利,市場上充斥的是“見錢眼開”的作品,以及華麗包裝下的“水貨作品”,甚至低俗和黃色的東西肆意流行,這正是對純文學的拋棄,也是對文學本心的拋棄。

  “物以稀為貴”。六年級的小學生作文獲得文學獎,或正説明“純樸”的、本真的和善良的文學作品才是人們心中的真正嚮往。眾多評委發自內心,自覺不自覺給了這篇作文“點讚”,是一種褒揚,更是一種反思反醒,也是對世人如何作文、做人的警示和倡導。

  當文學創作領域的不良風氣大行其道之時,也是社會道德操守低下,邪氣作祟之時。每個人不可能都成為作家,但當不了作家最起碼應該學會説真話、用真情表達。沒有生活實踐,就沒有“表達”的基礎;沒有真情實感,“表達”是蒼白的;沒有好的文風,“表達”也不可能真正打動人的內心。這名六年級學生的作文《説給媽媽聽的故事》,被評委評價為“樸實無華卻句句走心,把一名孩子對母親長久的思念在筆尖噴涌而出”。這樣的評價是客觀的,相信這是一種共識,但更能代表公眾呼籲儘快到來的文風和社會風氣。一些名人、成年人,文學水準未必低,但為什麼“獲不了大獎”?為何寫不出這樣的“句句走心”的好作品?是因為他們丟了“魂”,文學失去了精神和魂魄,還能叫文學嗎?何以産生讓人欣慰和心動的文風?

編輯點評:

   讀了文章,的確被小作者真實的情感流露所打動。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