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兩會話題丨法律發力遏制高空拋物 頭頂安全才有“最佳保護”

2020-5-23 09:45:44

來源:東方網 作者:木子 選稿:鬱婷藶

  2020年5月11日,廣州深圳一女子抱著6個月大女嬰正常行走,上方掉下兩個瓶洗髮水砸中女嬰,女嬰被診斷為雙頂骨、枕骨骨折,多處出血;2020年5月14日,杭州余杭區一對情侶吵架,女子害怕被打,拿菜刀威脅男友,結果失手菜刀從40樓拋出砸中路虎……樁樁件件案例,都在不斷提醒我們,重視高空拋物、墜物事件,守護人民群眾“頭頂上的安全”,亟待立法關注。

  “發現高空拋物的都應予以嚴懲,無論是否造成他人傷亡。”在頻頻發生的高空拋物、墜物事件之後,網友們大聲疾呼。“無後果,也要入刑。”大家期盼以嚴刑峻法,剎住高空拋物、墜物之風。

  在今年兩會漸入佳境之際,全國人大代表也再次提及“高空拋物”相關議題。代表們介紹,一些高空拋物、墜物案例由於找不到肇事者,最後判定全樓業主和物業共同賠償,引發了很多爭議。因此他們提出,民法典草案應明確“要求有關機關查處責任人,減少一人拋物、全樓買單的情況”。

  民法典草案,可以説是今年兩會期間“話題度”最高的法律,其本身涵蓋生活方方面面。就在昨天,其也被提請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審議。其中對於高空拋物、墜物侵權責任的進一步明確,是民法典編撰的一大亮點。

  除了關注度極高的民法典編撰涉及對高空拋物、墜物的立法約束外,高空拋物責任人更需要承擔的刑事責任。2019年10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印發《最高人民法院關於依法妥善審理高空拋物、墜物案件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明確對於故意高空拋物的,根據具體情形按照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故意傷害罪或故意殺人罪論處。

  從民事、刑事兩線並進,對高空拋物、墜物案件從嚴、從重處罰,足見司法部門對立法為民理念的貫徹實踐,亦可見執法部門對此類案件“零容忍”的態度。而近日,各地執法部門對相關案件的判例,也回應了網友們的期盼。

  例如,昨天,上海浦東法院判決一起高空拋物案件,雖然案件僅造成輕微財物損失,未造成人員傷亡,但犯罪嫌疑人韋某,仍以危害公共安全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而就在一天前,上海青浦檢察院也對一起輕微財物損傷的高空拋物案犯罪嫌疑人胡某,依法批准逮捕,將其納入刑事案件範圍。同一時間,在全國範圍內,多起類似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均被判處刑責。

  類似“不以後果論處”的典型法條便是“酒駕入刑”。《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八)》規定,凡醉酒駕駛,即便不發生嚴重後果,也應該依法追究刑事責任。而上述高空拋物判例中,即便未造成嚴重後果,嫌疑人也被刑事處罰,與“醉駕入刑”有異曲同工之處。而“酒駕入刑”“醉駕入刑”後,相關交通事故發生率明顯下降,也反證了法律出臺後的震懾效果,相信對高空拋物、墜物也同樣可行。

  往常,高空拋物者以為只要“找不到肇事者”或者“沒砸到人”就可逃避追責,這種僥倖心理將在民法典編撰和《意見》實施的雙重作用下,變得不堪一擊。

  面對人民群眾深惡痛絕的高空拋物,民法、刑法齊齊發力,是對“頭頂上的安全”的最佳保護。同時,從嚴從重處罰,也是為了提醒違法者,高空拋物不僅是一類不文明的現象,需承擔民事賠償責任,更是一種涉嫌違法甚至犯罪的行為,需要承擔刑事責任。

  另外,我們也需要利用科技的力量,如安裝專門的監控攝像頭,協同法律,雙管齊下,徹底解決高空拋物“痛點”,還市民群眾一片安全的“頭頂天空”。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
推薦閱讀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