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東方時評丨疫情防控大戰中,不妨有一點“冷思考”

2020-2-14 09:28:55

來源:東方網 作者:淩河 選稿:王永娟

  當前防控疫情的大戰,無疑是舉國上下最大的“熱點”。萬千幹部以最大熱情奮戰火線,億萬民眾以最大熱心打“人民戰爭”,在這個時候提出“冷思考”,是否不合時宜?

  事實上,無論從“膠著對壘”狀態講,還是從近期戰場主動權正逐漸回到我們手中講,“有一點冷思考”,都是有道理有必要的。

  比如説規律性問題。當前這場大戰,是我們黨在新時代至今為止一場規模最為浩大的全社會性質的群眾工作,我們要從中研究執政治理的新規律、新特點、新對策。基本“富起來”、正在“強起來”的公眾,有什麼新的心理變異有什麼訴求變化?當疫情災害與社會風潮競合時,群眾的行為方式和活動模式,有什麼新的特點?我們的社會管理格局和治理方式,還有哪些短板和缺門?如此種種,都需要我們在突如其來的這場群眾工作中“長一智”,改變我們一些同志在新態勢前的落後狀態。

  例如一些反覆出現的現象,就有它的規律性,特別像不時“風靡”的傳言、流言甚至謠言,我們不能只是疲於辟謠澄清,而要把控它從風起萍末到浸潤瀰漫的起始、發酵、變異和消散轉移的規律,透視這些輿情背後隱藏的社會心理和公眾好惡,真正把握主動權和主導權。

  比如傾向性問題。當前整個幹部隊伍充分調動起來,從總體上説,勇於擔當、作風硬朗是主流,但是形式主義這個老毛病,或也在某些地方、某種層面試圖捲土重來。例如一個鄉鎮一天接到十個紅頭文件,例如社區幹部填寫無窮的報表幹到深夜兩點,例如空洞無物的傳達大會,重復繁重的“填表留痕”以及停不下來的“迎檢大戰”,也在少數地方重演,我們要注意被一個傾向掩蓋著的另一個潛在的傾向,不能因為主流是好的,就不警覺正在潛行的形式主義甚至官僚主義。

  還有一個傾向,那便是少數地方愈演愈烈、奇招百齣的“過度防控”,偏頗甚至極端的做法以及一關了之、一堵百了的簡單粗暴,已經引起輿論譁然和某些不安,我們固然要保護基層的積極性,但決不能因為“矯枉過正”,就不去及時發現和糾正這種“過猶不及”。

  又比如全面性問題。防控疫情和穩住發展兩不誤,兩手抓,兩手都要硬的全面、全局性的工作,應當緊迫地提上議事日程。要在決不放鬆防控的前提下,支援符合防控條件的企業有序復工,並且不限于與抗疫直接有關的行業,在這個“兩手抓”中,能否實行“動態防控”,對於我們是一個新的考驗,必須交出新的答卷。當前能不能有序恢復發展,不只是一個經濟問題,至少關係到人心的安定、社會的穩定以及抗疫前線的穩紮穩打,國務院疾呼要防止大規模裁員潮及“工人返鄉潮”,其深意不僅在於“六穩”,而更在於全局。我們決不能“一葉障目”,決不能因噎廢食,決不能劍走偏鋒,而要適應、習慣於在“兩個戰場”同時戰鬥。

  又比如幹部隊伍的基本評估問題。這裡説的主要是幹部的“勤”與“能”的關係,這就是我們做群眾工作的基本功。首先,在這場大戰中,幹部隊伍精神煥然一新,前幾年被傳言風靡某些官員群體中的“不作為”“不擔當”的“懶政”“太平官”現象,可以説大多被掃蕩,“勤”,這是基本面。但我們也必須看到,一些幹部做大規模群眾工作,尤其是面對社會性、風潮性的異動的“能力”還有大的缺憾,少數領導同志面臨突發,束手無策,面對風波,進退失據,而這些同志中大多不是“庸官”和“昏官”,並不乏在平常歲月中的“能吏”,但群眾性的社會變動一來,“人民戰爭”一打,他們平素的“能吏幹員”的形象到哪去了呢?總書記説,這次既是大戰,又是大考,其中就要考察和識別幹部,我們要從這次大考的經驗和教訓中,察覺整個幹部隊伍的“短板”、缺門甚至“偏科”,把我們的執政治理能力提升到一個真正能適應和引領新時代群眾工作的新高度。

  辯證法是我們的看家本領,須臾不能丟棄。我們有些同志,平時哲學用得很好,但是前方一吃緊,戰事一火熱,就忘記了“兩點論”,只一個“熱”字,無暇冷靜下來發現規律、糾正偏向,不會“走一步看三步”、在解“近憂”中防“遠慮”,也不會既抬頭看路、放眼全局,又總攬統籌、彈好“鋼琴”,這種傾向,本身值得注意。大戰熱火中,讓我們有一點“冷思考”,甚至身邊有那麼一個“冷班子”,不知可否?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
推薦閱讀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