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東方快評丨“男博士做天價眉毛”少些污名化多些社會支援

2020-1-15 09:29:53

來源:東方網 作者:楊朝清 選稿:桑怡

  河南鄭州的楊博士一直在一家美發店理髮,突然有一天店員跟他聯繫,説要請他吃飯,於是他就上車跟著去吃飯。讓楊博士沒想到的是,上車之後不但沒吃到飯,反而被店員強行帶到了一個美發店,做了一對119800元的眉毛。楊博士被嚇傻了,“我性格比較膽小,他們一恐嚇我,就不敢説什麼了”。(1月14日《中國新聞週刊》)

  博士作為一種知識精英,是許多人眼中有本事、有能力的成功者。不論是“男博士買電腦被騙”,還是“男博士做天價眉毛”,抑或“女博士被電信詐騙85萬元”,層出不窮的博士被宰、被騙,既透視出投機者的厲害與狡黠,也折射出博士們的純真與簡單。

  在一個盛行“淺閱讀”的時代裏,性格膽小的男博士難免會遭遇一些人的嘲諷、貶損、歧視和污名化。有的人認為這是“高分低能”的表現,有的人重彈“讀書無用論”的老調,有的人覺得這名男博士是“高智商、低情商”……被商家訛詐和欺騙的受害者,在輿論場成為靶心,成為一些人眼中的無能者與失敗者。

  注重利益變現、熱衷走捷徑,讓少數商家偏好宰客,能宰一個算一個,能多宰一筆算一筆。面對商家的“敢要”,男博士的“敢給”既有他自身性格內向、膽小怯懦的因素,也和他社會化不足、消費知識和維權能力缺失密不可分。在人的不確定因素不斷增多的風險社會,一些缺乏生活經驗和風險防範意識的高學歷群體,成為不良商家眼中容易忽悠的對象,成為“待宰的羔羊”,遭遇各種各樣的欺騙與傷害。

  長時間從事科研工作也好,經常性地待在高校或者科研院所也罷,一些博士生活在一個相對封閉、相對純凈的“小環境”之中;在與習慣了功利與算計、滿是套路與伎倆的不良商家打交道的較量中,他們幾乎沒有招架還手之力。我們不能忽視對不良商家的規訓與懲罰,不能本末倒置地對被傷害、被侵權的消費者進行娛樂化結構,對他們進行人格上的矮化和精神上的鞭笞。

  消費者維權只關乎事實的真偽,無關身份標簽。更何況,每個人都有自己擅長的領域,也有自己的缺陷和短板。通過對“男博士做天價眉毛”進行自上而下的歧視來建構滿足感和優越感,通過貶低別人來抬高自己,顯得很不厚道。更有甚者,認為博士“讀書讀傻了,被騙活該”,這種宣揚弱肉強食、變得冷漠暴戾的“社會達爾文主義”,更是背離法制與文明。

  商家與消費者的互動關係,既有交換和互惠的關係,也有利益協商和利益博弈的關係。對於一些在消費領域能力孱弱的高學歷者,顯然不能任由商家宰割,而是需要有公共力量為他們“撐腰”。那家敢於讓“男博士做天價眉毛”的商家,需要嚴厲的規訓與懲罰,讓它為自彈自唱、孤芳自賞付出應有的代價。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
推薦閱讀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