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快評丨北大女生自殺悲劇,誰才是“元兇”
東方網 戴先任
2019年12月13日 09:42

  北大女生包麗(化名)自殺事件經媒體曝光後引發人們關注。據南方週末報道,包麗自殺前,其男友牟林翰向包麗提出過拍裸照、先懷孕再流産留下病歷單、做絕育手術等要求。包麗母親稱,兩人戀愛期間,牟林翰嫌棄包麗有過戀愛經歷,不是處女,但又不想分手,卻以此折磨包麗。(12月12日澎湃新聞)

  包麗自殺這一悲劇讓人憤恨與嗟嘆,但誰才是這起事件的“元兇”呢?作為北大法學院的大學生,學法律的包麗卻一步步走進了似乎是精心設計好的“精神陷阱”,成了被狩獵的“獵物”。雖然俗話説戀愛中的女人智商為零,但包麗如果能理性處理此事,能夠看清牟林翰的“真面目”,也就不會走上自殺的絕路。

  這讓人想到有一些高校開設“戀愛課”,還由此引發了爭議,有人認為大學開設“戀愛課”是不務正業。其實,開設“戀愛課”也是一種情商教育,對於涉事未深的大中學生來説,就需要多一些這樣的情商教育,才能正確應對情感問題,才能盡可能避免包麗這樣悲劇重演。

  而這起事件被媒體曝光後,網友一致指責牟林翰是“渣男”。這起事件是否是牟林翰故意“軟刀子殺人”,還不能下定論。要看到,還有一種可能是牟林翰心理也存在問題,這讓他的控制欲得不到抑制,成了傷害戀人的“致命武器”。大學開設“戀愛課”、心理課,加強對學生的心理疏導,也就顯得格外重要。

  另外,雖然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家庭暴力法》規定,精神暴力也被納入了家暴範疇,但哪些行為屬於精神暴力,還有必要細化,尤其像包麗自殺事件中涉及的“精神控制”,更難被界定,但對受害者帶來的傷害並不比身體暴力弱,對於這種“殺人不見血”的“軟刀子”、軟暴力,也有必要納入家暴範疇,並要進一步細化相關規定,比如增強規定的可操作性,對取證工作、標准予以完善,讓精神控制變得可控,才可能儘量避免類似悲劇一再重演。不能再讓“精神控制”處於法治盲區,能夠“逍遙法外”,繼續成為“殺人不見血”的“軟刀子”。

  

選稿:鬱婷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