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東方時評丨天價香蕉被吃掉,藝術淪落的悲哀

2019-12-11 09:12:39

來源:東方網 作者:張魁興 選稿:鬱婷藶

  近日,在美國邁阿密巴塞爾藝術展上,有一幅義大利藝術家莫瑞吉奧‧卡特蘭叫《喜劇演員》的作品,整幅作品就是一隻真實的香蕉被銀灰色膠帶沾在墻上,簡單明瞭。然而,這只香蕉只是市場上的名字,成為行為藝術後就叫《喜劇演員》了。而且,在市場上這只香蕉只有0.3美元,成了《喜劇演員》後,還是那只香蕉就成15萬美元了。據稱,《喜劇演員》此前已有兩版被人分別以12萬美元的價格買走,現在展出的是第三版,據傳提價至15萬美元,兩家博物館都有意購買。只是非常可惜的是這只香蕉誰也買不走了,因為一位名叫大衛‧達圖納的知名行為藝術家當場把這只香蕉吃掉了,是不是又創作了一幅行為藝術作品呢?

  行為藝術是20世紀五六十年代興起于歐洲的現代藝術形態之一。雖然稱之為藝術,但我以為稱之為奇特的行為更準確。法國著名藝術家伊夫‧克萊因(Yves Klein,1928—1962)是行為藝術的鼻祖,代表作品就是1961年他自張開雙臂從高樓自由落體而下的《自由墜落》。行為藝術的核心是奇特的行為,是能引起轟動效應的行為,在其他方面與藝術似乎沒有半毛錢的關係。比如,在北京迷笛音樂節上,行為藝術家韓冰發起的遛白菜活動,很難説是藝術行為。韓冰稱,“遛白菜”,其實“遛”的是自己。如此也是藝術,那中國飼養動物的人“遛狗”不都成了行為藝術,那飼養動物的人不都成了行為藝術家?事實上沒有一個“遛狗”人敢把自己稱之為行為藝術家的!

  15萬美元的一根香蕉,竟然被吃掉了!這件事本身就夠荒誕不經的了,而貝浩登畫廊創始人伊曼紐爾‧貝浩登煞有介事的解釋更加荒誕不經,伊曼紐爾‧貝浩登説,《喜劇演員》一語雙關,“既是全球貿易的象徵,也是一种經典的幽默表達方式”。但看客們卻哭笑不得——《喜劇演員》還有藝術家出具的真品證書和替換説明。《喜劇演員》是否具有藝術性還真不好較真,但是作為《喜劇演員》道具的天價香蕉又被行為藝術家吃掉了,這個事件卻具有藝術性。由此我們想到了丹麥童話作家安徒生創作的童話《皇帝的新裝》,一個愚蠢的皇帝被兩個騙子愚弄,穿上了一件什麼也看不見的新裝,赤裸裸地舉行遊行大典,深刻地揭露了皇帝昏庸及大小官吏虛偽、奸詐、愚蠢的醜惡本質。那《喜劇演員》及天價香蕉被吃掉了揭露了什麼,也有現實意義吧。

  天價香蕉被吃掉證明了天價香蕉也還是香蕉。很多所謂的行為藝術其實毫無藝術性,只是其行為更加驚詫而已。比如卡特蘭“臭名昭著”的作品一隻18K純金馬桶,與此相比,《喜劇演員》溫柔多了,但並沒有改變人們對卡特蘭“藝術世界裏搞惡作劇的人”的評價。我以為,卡特蘭極其《喜劇演員》只是這場行為藝術的道具,“饑餓藝術家”達圖納才是主角,圈內很多人為他的這次行為藝術點讚。然而,天價香蕉還是香蕉,行為藝術終究是行為,皇帝的新衣展示的只能是醜態。但這場行為藝術展收穫多多,“藝術家和騙子越來越接近了!”“從此不再有‘藝術’,只有江湖。”……當行為成了藝術,那假作真時是不是真也假了,故弄玄虛、裝腔作勢、忽悠大眾的行為,不只是讓人“看不懂”,更令人討厭。藝術淪落於此,簡直就是藝術的尷尬與悲哀。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
推薦閱讀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