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東方時評丨“失戀博物館”,只是一場商業和金錢的畸形戀愛

2019-12-10 08:58:55

來源:東方網 作者:郭元鵬 選稿:鬱婷藶

  2019年上半年,寧波天一廣場範圍內出現了4家失戀博物館,各自相距不到一公里,還出現了一家涵蓋失戀話題的“分手照相館”。在不到半年的時間裏,寧波居然出現了近10家以失戀為主題的商業機構。到了年終,記者再次走訪這些失戀博物館卻發現,經營情況可用慘澹來形容。昔日的網紅打卡地如今已經倒閉了不少。(12月10日《現代金報》)

  位於寧波東部新城宏泰廣場二樓的失戀博物館,曾經在朋友圈掀起一股熱潮,開業之初日流量超越千人次。但現在門口售票處空空蕩蕩,由於長期無人購票,打理失戀博物館的團隊在11月份已經撤離。在寧波出現的10家失戀博物館,倒閉的已經不少,目前還有2家苦苦堅持。應該説,失戀博物館的無人問津、經營慘澹是註定的結局。“上錯花轎嫁錯郎”當然沒有好結果,最終失戀于市場,失戀于理智,是必然。

  首先來説,創辦“失戀博物館”的都想依靠這種方式吸引更多市民光臨。其次來説,都是“賣票”屬性的,雖然價格不高,終究擺脫不了“賺錢為王”的商業屬性。總體而言,“失戀博物館”就是商業和金錢的一場戀愛,説到底是為了利益而創辦的。

  “失戀博物館”算不上是什麼新生事物。世界上第一家“失戀博物館”是克羅地的“亞薩格勒布博物館”,誕生於2006年,已經遍佈近30個國家和地區。在國內,第一家“戀愛博物館”出現在北京,而如今在全國很多地方都已經出現。但是,“戀愛博物館”也顯然是存在一定問題的。據了解,在全國各地的“戀愛博物館”展出的“失戀物品”,很多都是沒有獲得授權的,也就是説展出的“失戀物品”是商家自己想辦法收集的,在一定程度上存在侵權行為。

  一段愛情故事的演繹,不是一個人的事情,而是兩個人的事情。那也就意味著無論是“情書的告白”還是“失戀的紀念”,無論是“開心的回望”還是“苦悶的過去”,都不只屬於“情感的一方”。儘管説他們提供的“失戀物品”、“戀愛情書”是授權給了商家的,問題是“情感的一方”有沒有這樣的權力?

  比如説,一封情書,其是有落款的;比如説,一張照片,其是有“另一方”的。那麼,只是“一方允許商家使用”,是不是就是對“另一方”隱私權的侵犯?假如説,一位市民伕妻到“戀愛博物館”裏去轉轉,恰巧看到了自己丈夫或者妻子的“失戀故事”,是不是也挺尷尬呢?

  只靠售賣情懷和新鮮感的商業模式,根本無法讓失戀博物館在後期的經營中有穩定收入。扎堆跟風經營,只會形成一陣風的網紅模式,難以為繼也在情理之中。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
推薦閱讀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