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封存未成年人“前科”,不妨擴大適用範圍

2019-12-9 09:29:07

來源:東方網 作者:汪昌蓮 選稿:鬱婷藶

  近日,浙江省檢察院聯合省委宣傳部、共青團浙江省委等12家單位共同出臺了《浙江省未成年人犯罪記錄封存實施辦法》,細化完善刑訴法規定的未成年人犯罪記錄封存制度。其中明確規定,對於犯罪記錄被封存的未成年人,公安機關應當出具無犯罪記錄書面證明,教育、民政等相關部門也不得將有關法律文書歸入學生檔案、勞動人事檔案。(12月8日《工人日報》)

  對有犯罪“前科”的未成年人,實行“檔案封存”,如“公安機關應當出具無犯罪記錄書面證明,教育、民政等相關部門也不得將有關法律文書歸入學生檔案、勞動人事檔案”等,顯然是一種司法制度改革,體現了教育為主、懲罰為輔的原則和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針。一些涉案未成年人家屬,擔心違法記錄,會影響升學、畢業和就業,甚至影響孩子一輩子。可見,封存未成年人“前科”,不讓這些孩子背上歷史的包袱,實現“無痕”回歸社會,體現了司法制度對未成年人群體的人文關懷。

  未成年人在成長階段,心理叛逆、心理不健康,導致其實施違法行為,多是因為缺愛或者疏于監管導致,且在已滿14周歲不滿18周歲的年齡段,對自身行為所導致後果,尚不能完全承受。而未成年人一旦有了“前科”,其升學、畢業、就業就會有種種障礙,不能因其一次失足便終身背負“罪犯”標簽。可見,不能將失足未成年人“一棍子打死”,封存未成年人“前科”,使他們放下包袱,以積極的心態融入社會,對本人、對家庭、對社會,均利大於弊。

  眾所週知,未成年人犯罪記錄封存制度,是2012年《刑事訴訟法》修改後增設的新制度。然而,從執行情況來看,顯然不盡人意,現實生活中,還存在一些未成年人犯罪資訊被不當洩露的情況。究其原因,主要由於有關犯罪記錄封存、查詢的規定可操作性不強,特別是,對2012年前未成年人犯罪記錄追溯封存、電子記錄封存、監督追責等規定不明確。

  基於此,浙江省出臺新規,進一步細化完善未成年人犯罪記錄封存制度,旨在幫助曾經犯罪的未成年人更好地回歸社會。比如,對犯罪記錄封存的內容、犯罪記錄查詢程式以及監督追責機制,均做了進一步完善。特別是,對封存的電子犯罪記錄作了明確規定,提出相關電子資訊系統中要加設封存模組或專門標注,實行專門的管理及查詢制度,電子資訊未經授權不得查詢使用。因此,各地不妨借鑒浙江做法,出臺封存未成年人“前科”地方法規,從未成年人身心尚未發育成熟的特殊性出發,用最大限度的封存,給犯罪未成年人最大程度的挽救。

  然而,必須正視的是,早在1985年,我國便在北京簽署了國際公約《聯合國少年司法最低限度標準規則》,該規則要求對少年犯罪檔案嚴格保密,而且該規則還將適用範圍擴大到了青年罪犯。可見,封存未成年人“前科”,不妨擴大適用範圍。首先,應嚴格執行《聯合國少年司法最低限度標準規則》,並對《刑事訴訟法》中的未成年人犯罪記錄封存制度進行修改,規定適用檔案封存制度的人群為“青少年”或“在校學生”,使其成為一項全國統一的司法制度。特別是,封存未成年人“前科”,僅是一種手段,對他們進行幫教和轉化,才是根本目的。應對失足未成年人,全方位開展思想政治、道德法制、心理健康和文化知識幫教,引導他們重樹信心,走出違法陰影。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
推薦閱讀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