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智庫丨“情況非常嚴峻”,日本究竟發生了什麼?
東方網 東大觀察
2019年12月08日 08:56

  今年,日本的“大事喜事”接連不斷:啟用“令和”新年號,新天皇繼位即位,美國總統特朗普再次訪日,二十國集團成員國領導人齊聚大阪……吸引了世界高度關注的目光,展現了日本人對民族傳統政治文化的認同,讓不少日本人倍感自豪。但臨近年底的一些統計和評估,卻讓很多日本人變得焦慮不安起來。

  

  視頻截圖:日本獨居老人(來源:央視新聞)


  日本共同社6日報道説,政府相關人士驚呼日本的“情況非常嚴峻”。究竟是什麼樣的“一些統計和評估”,讓日本為之“焦慮”呢?

  少子數量創歷史新低

  少子問題和老齡問題,是日本社會面臨的兩大棘手難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曾多次發表講話,指出問題的嚴重性,並也為此採取了很多措施。但最新情況表明,這兩個問題依然情勢嚴峻,並在“空前嚴重地惡化”

  據共同社從日本厚生勞動省獲悉,日本2019年出生的嬰兒數,自1899年有統計以來首次跌破90萬人已成定局,將創歷史新低

  這些年來,日本的新生兒數量一直在減少。2016年,日本出生人口降至97萬多人,首次跌破100萬。2018年前9個月,與上年同比降幅為2.5%,今年同比降幅翻倍。厚生勞動省的研究機構此前預計,要到2021年才會跌破90萬,結果比估算提前了兩年。政府相關人士擔心會給日本的社會保障制度等帶來影響,成為超級嚴重問題。

  日本的少子化問題,有多方面的原因,但不得不説與日本的未婚化和晩婚化社會問題直接有關。日本厚生勞動省管轄的國立社會保障與人口問題研究所,2018年發佈的數據相當驚人,據統計日本的終身未婚率,男性高達23.4%,女性為14.1%。未婚率的增加是日本社會面臨人口危機的主要因素。每當調查機構發佈日本的終身未婚率,都會引發一陣軒然大波。

  目前日本的GDP位居世界第三,在美中日三大國中,日本的經濟增長緩慢。2018年日本的GDP總量約為4.97萬億美元,相較于2000年的4.89萬億美元,僅漲了0.08萬億美元。安倍政府很著急,多次採取“增長戰略”,但見效不大。最近日本政府又要推出10萬億日元的大規模刺激經濟計劃,但能否見效仍是未知數。

  由於日本人普遍感到經濟壓力大,越來越多的日本人選擇先工作,不結婚,結果不少人錯過了結婚的黃金年齡。有些人年齡偏大後,對結婚成家也不再在意,尤其是在日本男性中,有不少人主動選擇或者被迫成為“獨身主義者”。

  “終身未婚率”在日本是指年滿50歲尚未有過結婚經歷的男女人口比例。據2015年的調查,日本終身未婚者,男性多達23.37%,女性為14.06%,較2010年的統計結果有迅速上升的勢頭。這幾年來雖然增幅沒有前幾年那麼大,但仍在增長。按目前的比率,日本約4個男性中就有1人終身不結婚,7個女性中也有1人終身不婚。

  如果延續目前的“單身貴族”勢頭推算,到2030年前後,日本男性中的大約29%將在沒有婚姻經歷的情況下度過一生。這不僅是他們個人的問題,也必定成為日本嚴重的社會問題。

  有分析認為,日本男性獨身主義者增多的原因很多,除經濟壓力外,還包括不少人樂意當“工作狂”、“沒有機會結識異性”、“找不到理想的結婚對象”、“乾脆隨大流”等因素。

  據説,在過去的日本,職場的上司和 “媒婆”等對結婚發揮了重大作用。但在現代日本社會,如果勸説他人結婚,搞不好會被視為“精神騷擾”甚至“性騷擾”,因此周圍的人一般對“單身貴族”也不願意多加勸説。

  少子化的另一個重要因素,是很多日本家庭特別是日本女性,選擇少生育甚至不生育。據統計,處於25歲至39歲生育年齡段的日本女性人口,在大幅減少。截至2018年10月1日,日本30至39歲的女性為696萬人,20至29歲女性為578萬人。其中20至29歲的女性,她們的精力主要投入在事業上,或者喜歡有自己的個性追求,不願意早生孩子,甚至不願意生孩子,以免自己的自由活動和休閒娛樂被束縛。

  1999年4月,日本《男女雇用機會均等法》在修改後開始實施,進一步擴大了日本女性不斷走向社會的比率。女性對工作和事業的追求,已經不同於以前。而日本經濟的失速,又進一步加劇了社會問題,許多人不願為未來投資,而立足於面對現實生活問題。

  老齡化問題日趨嚴重

  

  視頻截圖來源於央視


  日本的老齡化問題日趨嚴重。據共同社報道,日本總務省2018年9月發佈的國內人口推算數據顯示,日本70歲以上人口較上年增加100萬,達2618萬人,首次超過總人口的兩成,約為20.7%。如果把65歲以上的老年人口也計算進去,去年統計約有3557萬人,佔日本總人口的比例高達28.1%,創歷史新高。今年的統計還沒有公佈,但大多預料將比去年又有新的增長。在65歲的老年人口中,日本女性的比例更高,約有2000多萬人,大大超過男性的約1500多萬人。

  由於生活、醫療和保健水準提高,日本的人均壽命也在提高,其中80歲以上的老年人口在不斷增加,據估計目前有1100多萬人,其中90歲以上的就有219萬人,長壽化可見一斑。人均壽命的提高固然是好事,但老年人口的大量增加,也難免給日本社會帶來了很大壓力,享受老年保障與提供老年保障者的比例在失衡。

  面對“超級老齡化”的社會現狀,日本政府提出進一步延長老年人口的繼續工作年齡,將繼續雇用的年齡上限再提高,由目前的65歲逐步提高到70歲以上,當然前提是這些老年人本人有意願,且有被繼續雇用的能力。

  日本的勞動力市場,較長時間以來一直都很緊張,為此日本適當放寬了對外籍勞工的限制,但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最新統計顯示,日本65歲以上人口中,男女就業率連續6年上升。

  為鼓勵企業,日本政府對積極雇用老年人的企業提供了支援。如在2019年度的政府預算案中,首次安排了給招聘老年人就業的企業增加補貼的費用。這對廣大日本企業來説,解了招工難之燃眉之急。

  而日本的很多老年人,也相當樂意繼續工作,這樣一方面可以增加收入,另一方面可以充實自己,充分發揮餘熱,免去孤獨的痛苦。在日本的一些服務行業,近年來老人現象越來越明顯,不少老人既有工作經驗,又耐心細緻,服務可靠老道,受到消費者的歡迎和好評。有統計表明,在世界發達國家中,日本老年人口繼續從事工作的比例較高。

  科技競爭力下降

  

  視頻截圖來源於梨視頻


  除了少子化和老齡化問題,近年來,日本社會對科技競爭力出現下降也表示了普遍擔憂。日本的先進科技在世界上是眾所週知的,無論是在基礎研究還是産業方面,也無論是在傳統産業還是高科技領域,日本都令人刮目相看,日本的産品在世界市場具有很強的競爭力。特別是,進入21世紀以來,日本已有19人斬獲諾貝爾獎,這些都是不爭的事實。

  但日本國民的憂患意識比較強,不少人喜歡居安思危。輿論明顯感到,日本社會正在從過去的大街小巷到處都充斥著“日本很了不起”的自誇聲,以及媒體上、網路上紛紛“誇讚日本”,開始變得低調、謹慎甚至沉默起來。不少日本輿論認為,雖然日本與中國不少國家相比,在很多方面依然保持著科技領先和競爭優勢,但差距和劣勢也變得越來越明顯。

  日本政府每年都會發佈一份《科學技術白皮書》,總結日本的科研實力和存在的問題,並與全球主要國家進行比較。日本近年來發表的《科學技術白皮書》,接連稱日本的科技創新力正出現衰退。如2018年度的《科學技術白皮書》,對世界主要科研大國科研人員發表的論文數量進行了比較,結果發現日本已從最高年份2004年的約6.8萬篇,減少到了2015年的約6.2萬篇,近年來論文數量出現了進一步下滑,尤其是在被全世界引用次數排名前10%的高品質論文中,日本已從世界第4位下降到了第9位。

  不少日本輿論認為,這與日本政府在科研預算方面的投入不足有很大關係,據説,與世界主要科研大國比較,日本科研經費的投入增長是最少的。日本2016年諾貝爾獎得主大隅良典等人呼籲,如果日本政府不能增加科研經費投入,“如果日本不能形成培養年輕研究人員的體制,日本的科學將空心化”。

  12月3日,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公佈了以79個國家和地區15歲學生為對象,于2018年實施的“國際學生評估項目”(PISA)結果。評估顯示,日本高一學生的閱讀理解能力排在第15位,較2015年調查時的第8位有明顯下降,分數也下跌了12分。

  共同社報道説,這與排名靠前的國家和地區之間的差距拉大了。其中數學應用能力,從排名第5退步至第6;科學應用能力,從排名第2退步至第5。日本文部科學省對評估結果進行了分析,認為重要原因是日本學生在測試辨別資訊真偽能力等的新題型上,回答正確率特別低,因而對排名産生了直接影響,而其中一個因素是“在OECD成員國中,(日本)在教學中使用數字機器特別少,學生不習慣與書、雜誌形式不同的文章”。

  儘管如此,一些日本媒體認為主要還是日本學生比較保守,著力於“守勢”,但開拓性不夠。這些變化,讓不少日本人自我感覺不佳,無法再“居高臨下”。有日媒指出,當日本人沉迷于“日本很了不起”而沾沾自喜時,世界正在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本文作者為東南大學國際戰略研究院資深研究員)

  東方智庫原創稿件受法律保護,轉載請聯繫電話即微信號19916759390。本文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東方網立場。

選稿:鬱婷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