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永寧墜亡案警示直播平臺吸粉要有底線
東方網 左崇年
2019年11月25日 08:54

  極限運動第一人吳永寧攀爬高樓墜亡,其家人以網路侵權責任為由,將北京密境和風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花椒直播)訴至法院。11月22日,北京四中院二審宣判,維持一審結果,花椒直播需賠償吳永寧家人各項損失3萬元。(11月24日《新京報》)

  新京報此前報道,曾在浙江橫店影視城擔任演員的吳永寧,從2017年開始,在被告旗下的花椒直播等平臺發佈大量徒手攀爬高樓的視頻,總瀏覽量超過3億人次,擁有上百萬粉絲,被稱為“中國高空極限運動第一人”。2017年11月8日,吳永寧在攀爬長沙華遠國際中心時失手墜亡。北京四中院認為,花椒直播作為網路服務提供者應當根據對吳永寧上傳的視頻是否違反社會公德進行規制。但直播平臺卻未進行處理,因此其對吳的墜亡存在過錯。判處被告應賠償原告各項損失共計3萬元。

  被稱為“中國高空極限運動第一人”吳永寧墜亡,法院認為,花椒直播平臺起到了一定的誘導作用。因此承擔一定名師賠償責任,這也是直播平臺被判第一案,具有一定警示和標本意義,值得其他直播平臺引以為鑒。

  網際網路時代,讓中國的輿論格局發生了巨大變化,科學技術的發展改變了新聞輿論的生成機制和傳播機制,帶來了一個“人人都有麥克風”,個個都是傳播者的時代。網路直播的營運而生,是社會進步的標誌,網路直播成為“第361行”這是必然趨勢。社會在發展,觀念在進步,有需求就有市場,網路直播成為新興行業應成為不爭的事實。

  近年來隨著網路直播的興起,網路直播由此呈現在大眾視野之中,並成為網路行銷的一種趨勢。直播給人帶來了更多真實的一面,也給人們在休閒放鬆時更多選擇。從經濟學角度來看,利益的追逐,讓網路直播有了更大的市場空間。有人説,“網際網路+”下的“荷爾蒙經濟”,燒旺了網路直播産業。的確,網路直播的市場需求不小,催生了網路直播産業鏈。網紅為“吸粉”實則就是吸引人氣,最終是為了吸金獲利。但是由於市場的不規範,網路直播平臺的門檻太低,由於利益的驅使,其實不少網路直播平臺都充斥著所謂的“勁爆直播”的旁門左道,為了“吸粉”,沒有了底線,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已經成為妖魔化傾向。

  吳永寧墜亡案警示直播平臺吸粉要有底線。縱觀當今那些無底線的網路直播,雖然內容和形式不一,但其目的很明確,就是以獵奇、裸露博取點擊率,進而轉化為收益。瘋狂的直播、不設防的平臺,不僅頻頻出現直播性行為、裸露、飆車的視頻,甚至還有用低俗、淫穢的語言挑逗未成年人。這本是一種畸形的行銷模式,但在眼球經濟下,它卻“昇華”成了一個受人追捧的社會現象。很多時候,“網紅”靠的是旁門左道“得來全不費工夫”的歪門邪道,靠“另類”手段,想“網紅”想瘋了的不擇手段。於是各路妖怪都想利用網路直播分得一杯羹。如今網路直播也是“廟小妖風大,洞前毒蛇多”。

  因此,筆者以為,要讓網路直播能這個“第361行”的新興産業,首先必須儘快通過立法形式,加強對網路主播這一行業的規範化管理,給網路直播立規矩,做到有法可依,有章可循,而不是讓其野蠻生長。要讓網路直播長遠健康發展,一方面必須依法治網,進行行業規範化管理,實行嚴格的準入制度,抬高進入門檻,網路平臺應做好自律、不打網路色情擦邊球,厘清網路直播和網路直播平臺的法律責任。一方面加強網路直播的嚴格監管,對網路直播的妖魔化現象,必須依法嚴厲打擊。網路空間是億萬民眾共同的精神家園。我們要本著對社會負責、對人民負責的態度,依法上網。

  網路主直播可以有,規範化管理是前提。這塊“新疆域”不是“法外之地”,同樣要講法治,同樣要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不能為了吸粉而沒有規矩,沒有底線,誘導他人冒險或者游離監管之外,為了吸粉而什麼事都敢做,沒有安全底線。同時網民也需要守規矩。全體網民都應該成為社會主義法治的忠實崇尚者、自覺遵守者、堅定捍衛者。牢固樹立有權力就有責任、有權利就有義務觀念。努力培育健康向上的網路文化,營造一個風清氣正的網路空間。

選稿:鬱婷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