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是該給“高燒”不退的藝考熱降溫了

2019-1-12 09:15:42

來源:東方網 作者:劉天放 選稿:鬱婷藶

  近日,本報持續關注美術專業藝考報名難的事件。1月10日,“藝術升”所屬公司——杭州亦閒資訊科技有限公司發佈公開信表達歉意,並表示將永久下架VIP服務並退款。在網路上,不少文章曾在事件發生時打出憤怒的標語——“70萬藝考生喪失報名資格”。這幾年,隨著藝考熱,考生數量幾乎每年都在增加。目前各省美術聯考已結束,從公佈的考生人數來看,依舊維持增長態勢。(1月11日《錢江晚報》)

  以浙江和廣西為例,2019年浙江美術生2.16萬人,比去年增加約2300人,增幅為11.9%;而廣西增長幅度最大,達到1.7萬餘人。再以山東為例,從2002年到2005年,山東省藝術類報考人數連跳4級,從3.2萬人一躍至14.6萬人,是1998年的12.2倍,幾乎每5個高考學生中就有一個藝術生。而從全國範圍來看,藝考生也是屢創新高。如中央美院,報考人數從2016年時的25000人次竄到40000余人次,錄取率僅2%。

  藝考“井噴”,考生流量太大,以至於“考生太多,連考場安排都成了難題。”每年藝考,不少院校都要臨時佔用體育館或操場。藝考熱“高燒”不退,是背後持續多年的“捷徑論”,是不少考生要抓住這顆“救命稻草”的緣故。競爭激烈的藝考,接近50:1的考錄比例,意味著平均一個考場才有一人能夠脫穎而出。而競爭最白熱的景觀與環藝類,錄取率不到1.2%。可為了“走捷徑”能上大學,仍有大量藝考生把藝考視為“稻草”。

  為了給藝考降溫,早在2014年10月,教育部就曾下發《關於做好2014年普通高等學校藝術類專業招生工作的通知》,提出逐步減少藝考校考數量、提高文化課分數線、規範藝考培訓等內容。從這年開始的藝考改革,使接下來3年的藝考人數持續減少。遺憾的是,最近兩年,美術生人數又開始大幅增長,尤其是山東、江蘇、湖北、湖南等藝考大省。河南、浙江、遼寧等省美術生人數增幅均超過10%,其中,河南增幅達到20%,山東增幅17%。

  再以播音與主持專業為例,近年來,隨著我國廣播電視事業的快速發展和社會對播音、節目主持人才的迫切需要,播音與主持藝術專業日漸成為廣大應屆高中畢業生踴躍報考的熱門專業之一,開設播音主持藝術專業或專業方向的院校也不斷增加。據不完全統計,全國舉辦播音與主持藝術專業的高等院校約有160余所,全國從事這一行業的在編人數約20000人,再加上不在編或從事著“另類”播音與主持行業的人,也不至於涌現出像中國傳媒大學播音與主持藝術本科專業,每年招生數量僅100名,但報名人數卻超過一萬人的反常情況。

  而其他藝術類專業也大體如此。可見,藝考熱不降溫,並非像有人言稱的那樣是“市場和學生決定的”,因為市場需求本就沒有那麼大。也不是“考試規範就行”那麼簡單,而是要根據市場需求,適當壓縮藝術類招生人數。眾所週知,藝考與高等院校其他專業考試相比,分數相對較低,是上大學的一個“捷徑”。對此,2018年年底,教育部辦公廳下發《關於做好2019年普通高等學校部分特殊類型招生工作的通知》,要求到2019年高校美術學類和設計學類專業一般不組織校考,2020年起不再組織校考。同時要求,高校藝術類專業逐步提高高考文化課成績錄取控制分數線。

  而減少校考,提高文化課要求,僅是給藝考降溫的一個方面,在藝考招生人數不減少的情況下,很難遏制藝考繼續“井噴”。其實,藝考高燒不退的根本原因,就在於招生的院校偏多,給藝考生留下一個很大的幻想空間。因此,若真想給藝考降溫,必須提高藝術院校或舉辦藝術專業類院校的辦學門檻,適當減少招生人數。否則,僅靠提高分數或取消校考之類,只能是治標不治本的權宜之策。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
推薦閱讀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