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重獎一線教師”當成高校改革風向標

2018-8-10 09:50:49

來源:東方網 作者:張西流 選稿:桑怡

  近日,浙江大學公佈了2018年永平獎評選結果,該校電腦科學與技術學院翁愷獲得浙江大學永平傑出教學貢獻獎,獎金為100萬元人民幣。這也是繼去年空缺這一獎項後,又一次迎來“百萬”大獎得主。百萬元重獎優秀一線教師的“永平獎”,已成為浙大求是園中的風尚,更是全國高校中激勵一線教師的響亮品牌。”(8月9日《科技日報》)

  浙江大學設立百萬“永平獎”,重獎從事本科教學的優秀一線教師,乍一看,這個獎項的“含金量”,令人艷羨。殊不知,獲獎者不會歡呼雀躍,因為這是其數年、甚至數十年寂寞堅守教師講臺的結晶,凝聚了太多的艱辛和孤獨。可以預料,教學的上臺領獎,搞科研的可能在一旁偷笑:就這點獎金,還不夠他們塞牙縫哩。然而,有獎總比沒獎強,不設這個獎,從事教學的將與搞科研的差距越拉越大;有了這個獎,表明高校向公平邁出了關鍵一步。

  想必人們不會忘記,2014年12月23日,四川大學教師周鼎在網上“酒後吐真言”:“相信講好一門課比寫好一篇論文重要的人,今夜死去了。”其曝出了當今高校中許多不是內幕的內幕。如教學不如寫論文,寫論文不如搞科研,搞科研就是報賬“領補貼”。事實上,周鼎透露的僅是冰山一角。在當今高校,“學術GDP”不僅主宰著職稱評審,而且左右著高等教育的價值取向和利益分配。特別是,在狂熱追求“學術GDP”的背後,凸顯出的是教學邊緣化、學術功利化和高校行政化。

  不可否認,高校“重科研、輕教學”,已成一種潛規則。以職稱評審為例,因教學成果短期內無法出數字政績,而在考核中被弱化、甚至忽略;代之以學術GDP“唱主角”,申請多少項目,發表多少論文,獲得多少經費等,成為考核的主要指標。比如,在四川大學,周鼎雖然在上公選課時“擠爆選課系統”,並獲得“名師”稱號,但因工作經歷短、發表論文少,而在副教授評定中落榜。以至於,越來越多的教師變成科研的“打工仔”,越來越脫離教師教學的本質,也脫離了大學育人的本質。更為嚴重的是,量化的數字指標所帶來的焦慮,卻可能會使一些教師冒險在數字上造假,甚至剽竊學術論文,不惜惡化高等教育的生態環境。

  可見,百萬重獎一線教師,當成為高校改革風向標。高校首先應摒棄對“學術GDP”的盲目崇拜,改進考核方法,建立綜合評價體系。比如,學術和教學,只是考核的一個方面,不再具備決定一個教師職稱晉陞的壓倒性重要性。德才兼備是理想的晉陞標準,且“德”應在“才”之先。“君子不器”,為師者不必是“學術專家”,但必須厚德載物,授業解惑。特別是,在高校去行政化,已成為教育改革方向的當下,只有讓教學的歸教學,學術的歸學術,行政的歸行政,才能讓教師回歸教書育人和學術研究並重的本位。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