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教材配發“磁帶”鬆綁當剝離利益關聯

2018-6-14 09:23:52

來源:東方網 作者:堂吉偉德 選稿:桑怡

  隨身聽、錄音機已經瀕臨絕跡,復讀機也在市場上漸漸淡出人們的視野,但記者發現,在全國多數省份,靠著與英語等教材的“捆綁”,部分中小學教材同步配發磁帶、光碟,這些“塑膠語音教學資料”每年製造了“海量”的電子垃圾,産生了巨大的資源浪費。不少受訪人士表示,教材與磁帶、光碟的“解綁”、錄音學習材料多元化開發已迫在眉睫。(6月13日《新華每日電訊》)

  教材配發“磁帶”已有很長的歷史,在錄音機、復讀機盛行的年代,聽著磁帶學習是一件很時尚的事。不過隨著社會的發展,隨身聽、錄音機已經瀕臨絕跡,取而代之的是數字化音頻文件,既環保又經濟,品質與效果都比傳統的實體磁片和光碟更好。令人不解的一幕是,“人手一碟”拿著磁帶後,“上哪兒找錄音機”成了最大的困惑。

  播放工具已邁入了智慧化時代,而配發的磁帶等學習工具,還停留在模擬機時代,如此滯後與原始很難與時代相容,格格不入的結果則是,配發的大量磁帶從流水線上下來就完成了其使命,成為毫無用處的電子垃圾。2017年全國共有在校初中生4300多萬人、高中生2700多萬人,還有數量更多的小學生和學前教育學生,購置成本累加起來並非小數,而由此造成的浪費讓人難以接受。

  問題在於,明明知道磁帶屬於落後産品,何以依然要實現“人手一帶”,表面上的理由有三個方面,一是教材等聽力文件使用磁帶是按照教育部門制定並沿用下來的政策,屬於“政策慣性”。二是主要便於照顧落後和貧困的地方,因為購置錄音機更加便宜;三是按照相關規定將磁帶的錄音內容擅自複製改為數字化文件等進行傳播均屬於侵權行為,沿用磁帶是基於産權保護的需要。

  仔細分析不難發現,以上理由很難自圓其説,一者,政策應根據實際情況進行調整,沒有一成不變的政策,也沒有一項政策可以長期堅持不作任何改變;二者,智慧化和數字化是大趨勢,落後地方也會有先進的播放工具,以照顧落後和貧困地區為理由,是對實際情況的漠視,更是對落後地區的固有偏見;三者,格式轉換和載體改變涉嫌侵權,那只是一種私自行為,公共採購條款議定足以解決。事實上,音頻資料電子化更有利於傳播和産權的保護,比如“一品種一提取碼”的技術措施——每個品種的外語教材封底均有本教材的提取碼,學生和家長在下載時必須輸入教材對應的提取碼才能下載,也就是通常所稱的付費下載模式。

  在文字、音樂等已基本實現付費下載的背景下,用傳統的實體磁帶來進行産權保護,類似于開了一個很低級的玩笑。真正的誘因在於,小小磁帶蘊藏著巨大的商機,龐大的利潤培植了根深蒂固的既得利益者,若沒有相應的糾正或者干預機制,利益獲取的方式就很難實現自我調整和優化。磁帶明明採取“自願購買”為原則,然而但在實際過程中,要麼將其納入教材價格捆綁銷售,要麼教材的配套錄音文件只有磁帶或光碟載體,沒有其他獲取途徑,要麼實行名義上的自願購買,實際或指定或推薦變相強制銷售。

  這種做法跟教輔行銷的模式極為相似,除了各教輔出版社外,當地教育行政部門、新華書店、學校也在理所應當地分食著其中高額利益,面對數百億龐大的市場,治理起來自然就異常困難。如此情況下,就必須進行強有力的行政干預,有效剝離利益關聯,一是根據形勢的發展的要求進行技術創新,先淘汰“落後産能”;二是真正實現自願購買的原則,讓市場歸市場、行政歸行政,而不能運動員和裁判員混為一體。三是應從減輕學生負擔的高度入手,對典型案例應當給予嚴管重罰,真正從源頭上規範教輔市場秩序。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