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職場碰瓷”其實是“以惡懲惡”

2018-6-13 08:47:56

來源:東方網 作者:何勇海 選稿:鬱婷藶

  換了11家公司,申請仲裁11次,提起訴訟8次,訴訟請求都是索要加班工資——一年間,聶某沒少打官司。47歲的聶某先後在11家公司擔任駕駛員,在每家公司工作的時間短則3天,長的有33天。每次辭職後,他就向當地勞動仲裁委員會提出仲裁申請,要求原“東家”支付加班工資。福建晉江法院近日認定,聶某的行為是濫用訴權、惡意訴訟,屬於“職業勞務碰瓷”,駁回其訴訟請求。(6月11日《燕趙都市報》)

  像聶某這樣的“職場碰瓷”近年來並不鮮見,勞動糾紛頻發的中小企業更容易中招。“碰瓷”者往往具備一定的勞動法律知識,有的故意不簽勞動合同,有的在領工資時有意逃避簽字,有的特意不要社保,事後卻高額索賠……總之,這類勞動者並非真正意義的勞動者,其尋找工作崗位的目的並非想為企業、為社會創造價值,而是借機牟利。比如一位人稱“跳槽叔”的“碰瓷”者,兩年告15個“東家”,13次勝訴,光經濟賠償部分就拿到了6萬元。

  因此,我們理應譴責“職場碰瓷”行為。在勞動關係中,勞動者確實普遍處於天然的弱勢地位,但這並不代表勞動者可以違背誠信原則、相關法律法規,對用人單位的工作秩序、經營管理造成惡劣影響,給用人單位造成不同程度的經濟損失,以及給其他勞動者維權造成不良示範。像聶某那樣一年間申請仲裁11次,提起訴訟8次,也是在嚴重消耗行政資源、擠佔司法資源,擾亂正常的訴訟秩序,是會影響甚至拖累其他勞動者正常依法維權的。

  那麼,“職場碰瓷”因何出現?表面看,當然是利益驅使所致,一些人為牟取個人利益而弄虛作假、鋌而走險。而法院在發現勞動者惡意訴訟時,懲處手段非常有限,“職場碰瓷”的違法成本低,從而有恃無恐。從根源看,“職場碰瓷”有增無減,還與部分企業用工不規範有著直接聯繫,它們侵犯勞動者權益的做法有增無減,在勞動爭議案件中仍呈現出高敗訴率。比如不跟員工簽勞動合同,不繳納社保,任意加班……給“職場碰瓷”留下了生存空間,換言之,有些“職場碰瓷”其實是以惡懲惡。

  要消除“職場碰瓷”,有關部門要呼籲每個勞動者誠信勞動,還要對勞動者加強職業道德教育;司法對“職場碰瓷”的懲戒功能薄弱、“碰瓷”違法成本低的局面也要改變;尤其是,要下猛藥整治侵犯勞動者權益的企業,通過公正的司法監督構建守法自律的、和諧的勞資關係。“蒼蠅不叮無縫的蛋”,如果企業嚴格遵守法律規定,勞動者的合法權益也不會受到損害;如果企業侵害了勞動者的合法權益,一些勞動者便會選擇“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